首页

现在房子产权都是 70 年,是不是就相当于我们花几百万租了 70 年的房子?

如果房子没到七十年就不能住了应该怎么办
登录后你可以
不限量看优质回答私信答主深度交流精彩内容一键收藏

亲朋聚会场景1:

某某在城里买房了,真有出息。

亲朋聚会场景2:

买的房子又涨了。

亲朋聚会场景3:

结婚要买房啊,看到时候能不能借点钱周转下。

亲朋聚会场景4:

想要托关系把孩子送到城里读书,那里教育条件好一些。

亲朋聚会场景5:

A:谁谁借我的钱好几年了,到现在还不还,也不提;

B:他有房贷最近又有了小孩,日子也难过。

A:但我也等着买房子,要不你给我周转下。

决策来源于生活,生活反映客观问题,我国经历了一个快速的城镇化,人们面临思维模式和客观问题的双重压力,房子是一个非常特殊的东西,蕴含了身份认同、金融投资属性、捆绑公共资源,有些是无奈的选择,明知道不划算,也要上。有些是对金融属性的贪婪,躺着就能赚别人几十年的劳动收益,何乐而不为呢?最后就是杠杆的应用,靠着几千平均工资购入大几百万的房子,必然是一个明面杠杆和亲朋隐性杠杆极限上车的游戏,直至现金流被榨干,亲朋违约在先,而银行断供在后。

这个问题其实还忽略了一些参数,一个是税,另一个是利息,还有一个不确定的变量是经济是否能够维持长期高速的发展,进而支撑普通人薪资收入不断增加。有人说超发货币会增加收入,掩盖负债成本,你确定超发货币所产生的货币能留到普通人手里,还是更多的承担了超发货币所产生的债务,很可能是普通人杠杆进一步增加,钱更多的流入到少部分人手里,疫情冲击下全球富豪数量激增,而我国也是最大的贡献者之一。

回归正题,我们的房产证上的产权确实不是私有化的产权,70年产权也确实是租了几十年的房子,此外,还要把税以及贷款利息算上,才是真正的支出。房子捆绑的公共资源让多数人没有选择,同时房子的金融属性会让资金流入和刚需抢房源,供需关系就会推高价格,先积累财富的占好有利地位,相当于垄断了后来者的公共资源,还没有房地产税这样的持有成本,后来者只有两个选择,要么加极致杠杆接盘,要么选择延后婚育甚至躺平,廉价劳动力还在,廉价工业产能也还在,后者除了亲朋间的身份认同和传统观念的约束以外,生活质量是前者的几十倍都是很正常的。

到这里,这个问题其实已经很清晰了,其实就是花了房价、税款、贷款利息“租”了几十年的房子,但房子又和纯租赁有其他差异,即是身份认同、又是金融属性和捆绑公共资源的集合体,让刚需和投资者趋之若鹜。核心问题是资源的分配,地方垄断土地供应、银行垄断货币供应、投资者站好位置等着后来者接盘,至今居民杠杆经济下行,疫情冲击下能不能顶住是个问题,70年?看不了那么远,毕竟这几年即使你交了70年的租金,房企拆东墙补西墙都未必能交房,陷入了一个死循环,地方等着房企拿地给经济风险兜底,而房企等着地方兜底,到底谁兜谁的底,搞不好都在盯着某一些群体的抗风险资金呢,看好自己的钱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