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开心麻花是把一手好牌打烂了吗?

如题。

369 个回答

搓澡的郝建,

普通员工送礼的郝建,

骑自行车的郝建,

成绩普通,生活坎坷的夏洛,平凡的夏洛马冬梅夫妇,

不入流球队的守门员,

这些都是小人物的挣扎,这也是为什么观众缘好,因为大多数都是生活里摸爬滚打的普通人

打拳的艾伦,顶级记者的马丽,(羞羞的铁拳)

真亿万富翁的李茶的姑妈,

日不落酒店,

阳光劫匪,

钢琴师,(温暖的抱抱)

太子,

主人公的身份越来越高贵,

这已经与小人物无关了。普通观众谁和人上人共鸣。


就像周星驰一样

就像周星驰在《美人鱼》里主人公是资本家做了大善人,在香港很多人住鸽子笼的那种地方,说什么为了环保不能盖房子。董建华的八万五怎么失败的。 而更早拍《长江七号》的时候,主人公是住棚屋捡废品的普通的建筑工人。

周星驰拍《喜剧之王》尚且能拍底层人物的挣扎与奋斗,拍充满了灰色的演艺圈交易。尹天仇那么努力最后依然在社区训练班,不会突然变大明星。 拍《新喜剧之王》什么年代,是资本捧明星搞对赌圈钱的时代,在资本游戏的现实上虚构追逐梦想的童话,会感动谁呢?女主随便就拿奖,成为大明星。女主走的也不是杨超越的路啊。



其实总结起来很简单。他们都变了,有了名气,有了资本,就慢慢地远离了地面。

一句话,脱离群众了。

过去:

开心麻花=爆笑喜剧

后来:

沈腾主演=爆笑喜剧

现在:

真·沈腾主演=爆笑喜剧


但其实是:

闫非+彭大魔=爆笑喜剧

沈腾业务能力强毋庸置疑,但远远不到单扛电影质量的程度。只不过沈腾主演的许多高质量喜剧电影,都有强大的编导团队,让大家产生了“沈腾=高质量喜剧”的错觉。

电影质量取决于导演和编剧,而不是演员啊各位粉丝们

《夏洛特烦恼》、《西虹市首富》、《我和我的家乡·神笔马亮》,这些优质喜剧作品,尤其是在创作方面,归功于“炎魔”组合

所以并非是沈腾主演的少了,所以片子烂了;而是剧本菜了,腾哥就不演了。

包括大家诟病的黄才伦——不是黄才伦演的都是烂片,而是好本子轮不上他,上头为了保证战绩把好本子都交给大手子去输出了


听说,现在沈腾和炎魔有脱离麻花自立山头的打算,如果是真的话,那以后看开心麻花的片子更应该关注编导了

我最近连续挨了开心麻花两发暴击:?

先是冲着图一乐的心态,也冲着除沈腾之外全套麻花班底的噱头。

在2022年第一天的早晨,我去看了《李茂扮太子》。



等走出电影院的时候,我深感这是踩了2022年的第一个坑。

不是说它不好笑,影院里的笑声就没停过,我也一直在笑。

可走出影院之后,哎?我刚刚看了个啥来着?



这种感觉,像极了我半夜刷B站宠物区和抖音小剧场的样子。

至少在我看来,《李茂扮太子》透出一股浓浓的短视频气质。

也不是说短视频风不好,关键我大冷天花了80块钱,去看俩小时短视频段子。

它不值!它是真不值!



想达到同样的效果,我可以躺在沙发上看电视,更可以猫在被窝里刷手机。

我不光能笑,还能撸猫逗狗,并且一分钱不花。

当然,网上吐槽逻辑、演技、道具的人一大堆。

看在我暂时还是麻花团队粉丝的份上,我就不踩这一脚了。



不过,《李茂》毕竟不是麻花亲自投的,顶多算是“干儿子”。

于是我又看了麻花投资制作的综艺《麻花特开心》。



麻了!我真麻了!

这玩意儿还不如《李茂》呢!



连挨两发暴击之后,我也开始认真思考:

有没有可能,开心麻花真的出了什么问题?



开心麻花最早破圈崭露头角,大概得追溯到2012年春晚。

彼时,沈腾凭借“郝建”一角,第一次让大众记住了这位前“军艺校草”。



2014年春晚的《扶不扶》,更是一炮走红。

当时的麻花可谓风头正盛,大有接过赵本山钢枪,跟德云社平分舞台喜剧天下的意思。



时间来到2015年,这一年是开心麻花彻底起飞的一年。

在市场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开心麻花捧出年度爆款《夏洛特烦恼》。



电影用非常跳脱、荒诞、离谱的方式,把“屌丝意淫”四个字,展现的淋漓尽致。

《夏洛特烦恼》的成功,不仅让麻花以1000万的投资,换来14亿天价票房。

更是让开心麻花在极短的时间里,就登上了内陆喜剧片之王的宝座。



在那个大陆喜剧行业,要么狂洒狗血、要么刻意模仿欧美港台的年代。

开心麻花把舞台剧和电影结合,演员们用演话剧的方式演喜剧,确实让人眼前一亮。



此后,麻花又连续推出票房一般但后续口碑极佳的《驴得水》、



各方面都还行的《羞羞的铁拳》、



以及让麻花团队冲上票房巅峰的《西虹市首富》。



到此为止,在大众的认知里基本形成了两个共识:

第一,尽量不要跟麻花的电影抢排期、刚正面。

因为,麻花的吸金能力极强,很难抢的过。



第二,有麻花大将出演的作品可以考虑入股,如果沈腾出演基本就是爆款。

反正,经过这么多部爆款的筛选,麻花的演员们演技还是有保障的。

事实也确实如此。

像《疯狂外星人》、《飞驰人生》,包括去年的大爆款《你好,李焕英》,都有不少麻花演员参与。



不过,正所谓盛极必衰。

2018年《李茶的姑妈》上映,打碎了一切美好。

作为血统纯正的麻花出品,又有号称才气侧漏的舞台剧扛把子黄才伦撑场面,这片能烂?

何止是烂,简直烂到令人发指。



《李茶的姑妈》开了头炮,《温暖的抱抱》光速扑街。

对了,《温暖的抱抱》虽然也请到了沈腾等人,但出品方并非麻花。

毕竟当初打的全是麻花牌,这波扑街自然也会连累开心麻花。



《抱抱》之后,同样非麻花出品却猛打麻花牌的《日不落酒店》再度扑街。

当然,黄才伦和常远这种偏“特型演员”的主儿,撑不起场面可以理解。


*这个特别出演,算是年度宣发诈骗之王了


要上就得上主力,上沈腾和马丽!

哦,《阳光劫匪》也扑了?

那没事儿了。



再往后推时间线,就该轮到《李茂扮太子》出来丢人了。

又到此为止,开心麻花的神话破灭。

本指望大年初一上映的《超能一家人》,能凭借满血阵容赢回场子。

但一张跳票声明,让我只能等马丽的《这个杀手不太冷静》和沈腾的《四海》,看能不能找回感觉。



三言两语讲完开心麻花的故事,接下来该聊看法了。

前文我说过,当初看《夏洛特烦恼》时,觉得那种把话剧跟电影有机结合的方式非常有趣。

在我看来,也是开心麻花成功的重要原因。



但这话只适用于《夏洛特烦恼》到《西虹市首富》下映这段时间。

也就是2015~2018这四年。

因为这段时间里,开心麻花的体系,无疑是领先国内同行的。



当时的喜剧多集中于两个方向:

一种咱们可以笼统的叫赵家班体系,也就是赵本山老师带火的小品向喜剧及其衍生类目。

这类作品有《三枪拍案惊奇》、《乡村爱情》等。



特点是用丑角演员加大开大合的动作、语言作为笑料包袱。

这种形式的好处是理解门槛极低,能看得懂滑稽戏和小品,就能看懂这类作品。

但缺点也很明显,内容的尺度往往不好把控。



搞不好,就要变成闹剧和屎尿屁、荤段子合集。

进而让人在观影时,忽略了作者埋下的隐喻。


*冷知识:《让子弹飞》其实是一部喜剧


另一类,则更偏向情景喜剧那样的插科打诨。

关于这种形式,感兴趣的可以先留个在看,去瞅瞅我做的三期《中国情景喜剧发展史》。



总结它的优点,是成本低、对演员形象要求也更宽松。

但缺点则是“平”,有些包袱笑料有观影门槛。

懂梗的人捧腹大笑,不懂的人一脸懵逼。



这时候,拥有丰富舞台经验的开心麻花,就体现出自身的优势所在。

首先,就是对表演尺度的拿捏。

最好的例子当属艾伦,那种傻里傻气的状态,既是一种夸张的演绎,又没夸张到让人生理不适。



另外,就是选题。

如果你看遍了麻花的作品会发现,他们特别爱用“身份转换”梗。

夏洛是屌丝变明星、王多鱼是屌丝变富豪,艾迪生和李茶更是干脆把性别都变了。



身份一转换,本身就自带感官冲击。

再配合各种yy爽片剧情和密集的包袱,对比彼时还在洒狗血的同行,真是不在一个水平面。



但是,也是2018年,移动互联网全面崛起。

抖音、快手、B站等一众APP,以及优爱腾等视频平台自制内容铺开。

我不得不承认,这些东西在不断拉高我的快乐阈值。



也让开心麻花曾经依靠情节跳脱+段子密集建立起来的优势,一夜之间荡然无存。

反倒是碎片化的剧情、不一定连得上的逻辑、部分过于用力的表演方式,成了麻花团队、演员的软肋。

即很多人吐槽《李茂扮太子》时,说的“整部电影像个大号小品”。



我看喜剧属于那种标准的“不带脑子”选手,只要不是槽点太大。

或者像《热血神探》那样给我看出了生理不适,我一向非常宽容。



可如果只是看零碎段子,互联网给了我们太多解决方案。

同样的两个小时,我可以看100个短视频,也可以在家听20段脱口秀。



这些操作,可以给我即时反馈,并且不用花钱,甚至不用下床。

所以,在开头聊《李茂》的时候我就说了:

我觉得段子很好笑,只是不值80块的电影票。



同样的片子,如果上了流媒体,我大概还会看,也还会笑。

也可能花个三五块,买它的会员点映。

但是,花将近100块钱去蹲俩小时电影院,我可能真的得好好考虑。



想通了这一点,我也慢慢理解了麻花为什么口碑下滑的原因。

在我看来,演员非常卖力,不少段子也能逗笑我很多次。

只不过,面对如今的市场格局,麻花需要做一些补强。

简而言之三件事:逻辑!逻辑!还是TM的逻辑!



在全网搞笑段子已经卷成麻花的时候,开心麻花想继续维持行业地位,除了研究段子名场面,也需要进一步完善电影的逻辑。

让作品能摆脱“像小品”的诟病,变成更完整、通顺的电影。

怎么说呢?

希望跳票的《超能一家人》上映时,能让我耳目一新吧。



今天就讲这么多吧,如果大家觉得还有点意思,记得点个赞。

咱们明天接着聊。

拜了个拜。


本文图片来自网络

编辑:阿翟

开心麻花电影三大定律:

1 沈腾主角买票看

2 沈腾配角网上看

3 沈腾无角不要看

纵观回答这个问题的各色答案,可以看得出,相当一部分答主对于开心麻花的剧场了解其实非常有限(或者更准确的说,是因为只看过麻花几部电影,所以有一些不合实际的预期)。

一言以蔽之,作为小剧场走出来的麻花团队,无论外表上看起来比德云社、赵家班之类“高知”多少,但在其作品的底色和立意上,都还是极度向着市场和庸俗妥协的。看过三五场以上麻花剧场的朋友都该知道,媚俗、性擦边、无厘头、故事和人物的行为逻辑稀烂,几乎是存在于每一部麻花剧的普遍问题。看一场麻花,和小园子里听一场郭老板的三俗相声,本质上并无区别。无非是麻花毕竟是戏剧打底,影版改编的完成度远好于纯跨界玩票的德云社罢了。

以作品而论,夏洛特几乎是麻花名作里最合适改编的作品,虽然前述的各色问题都有,但其故事的工整度、对舞台感的不依赖度、魔幻与现实的平衡度(比它好的只有非麻花班子原创、“领养”还领出了纠纷、且很不对市场路子的异类驴得水),都在麻花剧中首屈一指,麻花用它开头炮,当然是综合考量后非常安全也明智的结果——即使如此,它还是在最后的收尾处遭到了极强烈的“三观质疑”,严肃电影评价与小剧场创作取向的天然矛盾,已露端倪。

而其他的麻花作品,则源于天然的“底子弱”,在改编上存在更多的水土不服。羞羞的铁拳在影评上已经受到了进一步的质疑,实际质地也只在平庸,但出于首部作品积累的良好口碑、以及三大主演“人保活儿”的出色表现,还是取得了市场的成功。西红柿首富在豆瓣、时光等相对硬核影评网站的评分进一步降低,但商业上依旧成功,这究竟源于观众惯性、不同人群的影评分裂、还是沈腾的个人魅力?众说纷纭,笔者也无意定性。但纯从剧作层面,西红柿中“立意创意上深度绝佳巧思不断”与“麻花套路式的无厘头三俗无聊搞笑”交叉出现,带给观影者的分裂感几是前所未有,能够商业大成已多少侥幸,再到李茶姑妈,主演咖位不足,改编质量偏差,剧本天然不足,观众疲劳反噬,几项因素同时夹击,商业上不及预期其实也说不上十分意外(考量投资,失败谈不上,只是确实远不及预期罢了)。

综上所述,麻花电影作品在评价上的一路走低,是其市场反响回归作品平均水平的正常反应,纯以剧场作品的底子而论,麻花从来就不曾有过“一把电影好牌”,走到今天,其实已经超出预期。网络时代,观众的口味日新月异,喜剧阈值不断提升,麻花在作品改编上,确实有不思进取之嫌,但群众基础终归深厚。姑妈的失利,许是转折,许是警钟,作为目下国内第一的喜剧品牌,一切后续还要骑驴看帐且走且瞧,一部作品的失利,直接上纲上线到“牌打烂”,思维模式似乎多少小学生了些。

以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