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什么现在的喜剧小品到最后都会强行煽情?

我本人是一个非常喜欢看小品的人,最喜欢看赵本山的小品,从小一直看到大。但是最近几年的喜剧小品不知道受到了什么风气的影响,题材或者剧情都很不错,但是每当…

1,103 个回答

戏剧来源于矛盾,喜剧尤其如此。

但如果你仔细琢磨就会发现,曾经的小品,是只提出矛盾、而不负责解决矛盾的(我再强调一次,这个说法不是批评以前的小品,相反,它恰恰是最大的肯定。依然有很多人看了这句、直接懒得读后文就开始在评论区杠“喜剧为啥非要解决矛盾?你凭什么要喜剧解决矛盾”,真的是烦死了)。

“不负责”三个字好像有点贬义,那换种说法,曾经的小品,是不会刻意追求解决矛盾、不会强行想要解决矛盾的。


《主角与配角》的结尾,陈佩斯依然在执着地高呼着“演错了,我是主角”,未曾恍然大悟“每个人都有自己适合的角色、不必非得成为英雄和明星、在平凡的岗位上演好自己同样值得赞颂”。

(关于这个小品,笔者曾经写过详细的个案分析:)


《姐夫与小舅子》的结尾,陈佩斯依然在“妈,姐”地震天价呼救,朱时茂则斩钉截铁“我就算打一辈子光棍也不能放了你”,前者并没有被姐夫的铁面无私感化、认识到聚众播放黄色录像的错误与社会危害、主动伏法接受惩罚,后者也并没有因自己的铁面无私而受到女友家人从道义上的由衷钦佩与认可,执法如山的代价,依然是要承受“打一辈子光棍”的失恋可能。


《产房门前》的结尾,高兰村颓然跌坐,任由郭达喜气洋洋地显摆“同志,你看你说话就是有水平,你生了个女娃,我生了个男娃,这下咱俩就平衡了啊”,而不是自惭形秽地反思“计划生育,千秋大计,作为国家干部,我言不由衷、觉悟跟这位农民兄弟一样,岂不是笑煞旁人,以后务必要痛定思痛、自诫自勉”,至于郭达,喜得贵子心满意足的他,更谈不上对“男女平等”的大道理产生啥新的体会——这个大道理的代言人,不是刚刚在面前被打脸了吗。


《打工奇遇》的结尾,巩汉林面对“货真价实”四个大字,还在死不悔改地追问“这是什么意思”,物价局也许很快会上门,但贼性不改的奸商即使经受了一次查处,也完全可能换个地方另起炉灶、让下一位扮演慈禧的老太太上门上当,拒绝合作的赵丽蓉高歌着走四方回到家乡,对她来说,来去梦一场,什么都没有改弦更张。


《牛大叔提干》的结尾,赵本山带着一串甲鱼蛋失望离开,孩子们的学校大概依旧没有玻璃,马经理继续顶着胃下垂的肚子吃吃喝喝,“学会扯淡了”,那又怎样。


《超生游击队》的结尾是“你先撤,我掩护”,而不是“媳妇儿啊,这样子害人害己害国家,也害了这几个娃娃啊”。


《卖拐》的结尾是“回去改副担架,明年还卖他”,而不是“咱靠这坑蒙拐骗弄来的钱,用起来也不踏实啊”。(其实卖拐卖车卖担架那几年里,春晚小品的整体套路早已时移世异,赵本山更像是凭着当时至高无上的江湖地位,强行保留了一些旧日的遗风遗韵)。


即使是表现“纵观世界风云,风景这边更好”&“人民安居乐业,齐夸党的领导”的、从头到尾情绪都非常正面的《昨天,今天,明天》,在“每位到场嘉宾用一句话总结一下自己的内心感受”时,白云大妈也还在犯“我十分想见赵忠祥”的花痴,黑土大叔也还在耍“来前儿的火车票谁给报了”的鸡贼,他们依然没有懂得什么叫拍电视、什么叫现代传播、什么叫视听媒介,我们预期中那一段耳熟能详又让人犯困的“我和我老伴今天能来到那么大的城市、那么大的演播厅、上那么大的节目,这说明咱农民富起来了、抬起头来做人了,说明有咱祖国咱政府给咱撑腰了”的架空抒怀,也并没有如约出现。



它们既然搭起了误会,便不会在十来分钟后就稀里糊涂地躲开与消泯了误会。

它们既然揭出了丑恶,便不会在十来分钟后就一厢情愿地抚平与教化了丑恶。

更不会在十来分钟后,就用一场避重就轻的温存,忙着宽容与原谅了丑恶。




但是如今,情况早不一样了。

你可以说是宣传需要,可以说是教化企图,可以说是审查尺度,甚至可以说是一个起自地方曲艺和电影学院教学工具的、先天不足的艺术形式,在登堂入室过程中,向主流价值的不自觉趋同,为自己赋予的超出自己承受范围的文以载道任务。

先不管原因,我们只看结果。




误会,当然是可以存在的,但这种存在,必须是善意的谎言、美丽的曲解、无心插柳的弄巧成拙、因爱而生的幸福烦恼。

去年(2019)春晚之后写的:

父母出国做生意(《真假老师》)、老夫妇想要自驾游(《学车》)、领导转变生活作风(《提意见》)、台胞探亲团聚(《回家》)、对外援建非洲(《同喜同乐》)、老龄社区的智能银行(《为您服务》),甚至那两个相声:文化复兴(《我爱诗词》)、健康出行与共享经济(《单车问答》)。

试问,以上哪一个不是经济腾飞、国力提升、新的生活方式和新的生活要求所带来的“短暂的不适应”和“快乐的自嘲”?

在“又要寻找笑点、又要躲开阴暗面”的两难悖论之下,如今语言类节目的逻辑,就是一部老电视剧里的一句歌词(《上错花轿嫁对郎》片头曲):好日子里出了错,错也不算错。

参见拙作:





丑恶,基本是不能存在的,就算存在,也必须尽快被感化到弃暗投明、改邪归正。

也就是说,矛盾,必须被尽快解决,还要以皆大欢喜的、各得其所的、邪灵退散的、洗心革面的方式,彻底解决。

这个故事里没有坏人,就算有一二不太坏的坏人,也会迅速地变成好人。




怎么让丑恶被感化到弃暗投明、改邪归正?怎么让误会被证明是好日子里那不算错的错?

怎么让那些负责撕裂日常生活的,营造起荒诞结构的,重置了人物关系的矫饰、虚伪、弄虚作假、官样文章,统统遁形于盛世的阳光里其乐融融的永恒征象?

这一切还要在十分钟左右的篇幅、两三人左右的阵容、没有刀光剑影、没有王侯将相、没有生离死别、甚至也基本没有俊男靓女的限制里完成?

说服教育苦口婆心讲道理,肯定是来不及的,讲了观众也不爱听,何况,喜剧意味一起,真道理也容易被视作正话的歪道理。

唯一的办法,只有使用情绪。

而且是来不及铺垫的、没时间经营由头的、直接突转的、空降于前的情绪。

只有情绪能罩住观众,让你在鼻子发酸、眼角泛红的设身处地里,暂时忘记这里面的逻辑漏洞。




这也是现今的小品为何如此喜爱“家庭内部”这个情境。

把误会的来由,放在婆媳、父子、母女、妯娌、毛脚女婿和丈母娘、孤独的阿尔兹海默症老人和调皮厌学的熊孩子身上。

因为抽离了背景与前文本的家庭,可以孤悬于社会的复杂性之外,也就总能归结于家和万事兴的浪静风平。

因为“一家人之间,本就不该也不必讲道理,要讲的,是感情”。

因为这种感情,是最为观众熟悉的,是最能让观众代入的——它的承载主体,此时刚和你一起吃完年夜饭、正和你一起坐在电视机前,一年就那么一次,你要相信你会和他们相看两不厌。

当然,古今中外,喜剧与家庭之间的联系,从来都很密切,很多时候,喜剧与其说是在卖情节,不如说是在卖氛围:《成长的烦恼》、《我爱我家》、《老友记》、《武林外传》、《爱情公寓》甚至《家有儿女》和《炊事班的故事》,都有一种“我仿佛就生活在这些人当中,我陶醉于这些人所组成的家庭或者像家庭一样的关系,我看到他们就仿佛回了家”的松弛与温暖。

以及,多少年前,莎士比亚就开始这么写了:




这就是煽情的作用,把丑恶教育好,把误会调理顺,把坏事儿短时间内变成喜事儿,把符合喜剧规律的“竞相失措”,短时间内变成符合晚会主题和意旨的“皆大欢喜”。

谁都知道它不好,可它更像所有办法里,最简便可行的那一个。




因此,要讨论煽情该不该存在,重点不在于“有没有比它更好的矛盾解决方案”,而在于“我们能不能不要去解决矛盾呢”。

喜剧,为什么非要去解决矛盾?

这,已经是另一个维度上的命题了。





P.S:为什么留言里有那么多人觉得我是在否定以前的小品而肯定当下的煽情呢?为什么那么多人认为“不会刻意追求解决矛盾、不会强行想要解决矛盾”是一种批评甚至是一种罪名?这篇文章的倾向性难道还不明显吗?算了,大概真是我的表达能力有问题吧。





欢迎大家收听订阅我的音频课程(关于好莱坞电影):



作者信息:

微信公众号:邵邵的私人书斋

新浪微博:

豆瓣&搓米问答&头条ID:聆雨子

不知道你们喜不喜欢吃海鲜。

吃海鲜有一个特点,越是新鲜的海鲜,越是不需要什么佐料。我住在汕头海边时,5点多去找出海回来的渔民买海鲜,虾、鱼、蟹全是活蹦乱跳的。回到家,甚至连盐都不用放,上锅直接蒸,鲜美无比。

相反,越是不太新鲜的海鲜,才需要重油重盐重辣。这样你满嘴都是蒜和辣椒的味道,味蕾被麻痹,来不及尝出来食材本身的那股怪味。

以前有一次上完课我跟崔凯老师(写过过河、牛大叔提干、红高粱模特队、相亲、不差钱等一流作品的剧作家)讨论过这个问题,崔凯老师说了一个很好玩的事,以下还原下对话:

崔:当年过河里那首歌:哥哥面前一条弯弯的河,这个不是改编啊,这是我原创,差一点拿下当年歌唱类的大奖,为啥没拿下知道吗?

我:为啥?

崔:他们说我这歌有特么性暗示。。。过河啊。。你听听。然后不够主旋律。我当时就想啊,这帮人简直。。

我:胡说八道!

崔:这帮人简直太了解我了。

我:啊?

崔:连我自己都没想到的东西都替我想到了。

我:……

不过为了主旋律这只是一方面,更多的作品强行煽情,只是因为:

他们写不好不煽情的呗。

毕竟煽情好写,这就像我们看某些影视剧的煽情部分,明知道很假,但是音乐响起,还是很容易感动。虽然过后像是被喂了屎。

这里说一个崔凯老师提到的当年过审的事,当时他写的牛大叔提干非常有讽刺意义,当时结尾那个“扯淡”的包袱(在这啥玩意没学会就学会扯淡了),是没过审的,但崔凯和本山都觉得这结尾太给力不说可惜,然后表演之前,本山大叔决定现场兜出来。

崔凯老师就说,就怕事后有麻烦。

本山:都播了他们能咋滴,没看黄宏他们也改词了吗。

于是就坚持演了出来。

为两位艺术家的执着鼓掌。

——

没想到这回答有人看。那就顺便说点。其实老百姓真不反对煽情,只要你前面铺垫的好,煽情处理的恰到好处,例如当年看过的一个军旅小品,几个军人轮流打电话拜年,前面几个各种乌龙,笑料也充足,最后集体给一位妈妈拜年,喊出“过年好”三个字,煽情吗?真煽情,但我相应大部分人看完都会很感动。

还有就是上面提到的牛大叔提干,这个小品是我看过的讽刺意味最强的一个,后面有一段本山盯着一桌子山珍海味,听范伟一边白活“最近经费紧张,玻璃的事我知道了,等有钱了就解决”之类,末了指着饭菜,手指颤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的那种感慨,相信看到这里的人,都会被情绪带动,这也是煽情啊。

再看现在很多小品,人物处理苍白,情节一点没有,有时候看到这样的小品,我就等着看他怎么结尾,会不会有个反转什么的,结果好嘛,人家话锋一转,角色说哭就哭,这里提名举例冯巩那个,名字忘了,内容是第一次见女婿,剧情逻辑不通,内容笑点全无,三个人全程尬聊,最后突然一家三口就哭得稀里哗啦,真是莫名其妙。

所以说到底,文艺不是不能煽情,你得把内容处理好了,起承转合,到最后真情流露……你不能啥玩意没有光煽情啊。

这里要说明一点,不一定讽刺小品就都是好的,现在有些小品的确也讽刺,但一看就是奔着讨好观众的目的去的,常见的套路就是树立一个有小问题的人,然后主角跟他斗智斗勇的过程,最后借主角的口吻,洋洋洒洒讲出一堆大道理,然后对方醒悟,皆大欢喜。

认为这种小品足够主旋律正能量的,建议看看陈佩斯朱时茂的《姐夫与小舅子》,《警察与督查》,《羊肉串》等等,好的作品,不会直接给你灌输道理,而是把一切融入到角色的表演之中,在搞笑的基础上进行讽刺,这才是高手高手高高手。

然后……可能是我老了吧,相声小品这种,没事吃饭的时候就播放一个老的,有些都看了几十遍了,但每一次都还能看的很爽……

————

再回复下,关于《过河》为什么会有性暗示这个,很多人好奇,其实不是“过河”这两个字有性暗示,而是里头的歌词,例如“哥哥心中燃起红红的火,妹妹快快让我度过你呀的河”。当然,这是得站在专家的角度,使劲解读,才会得出这个结论。

突然想起来崔凯老师还提过《牛大叔提干》里被删掉的一句台词,应该是本山拎着一串蛋(三个)说:我们这四个领导三个王八蛋,这也不够分的啊。这句被删掉他表示挺遗憾的。不过这句话尺度实在太大。。

菜是原罪

谁见过赵本山老师强行扣你眼珠子?

赵本山老师那些最巅峰的作品几乎不煽情,但毕竟是春晚,后期或多或少涉及了煽情,但也不是主旨。

称霸春晚十余年的小品王赵本山,需要煽情?

陈佩斯朱时茂顶峰期谁煽情了?从头到尾包袱衔接紧密,节奏极好。数个经典作品时隔二三十年依旧脍炙人口。

优秀如这二位需要煽情?

谁见过郭德纲扣你眼珠子?他恨不得让你笑抽过去他才算完。岳云鹏偶尔玩煽情也是立马转为贱样。

全国各地商演赚的盆满钵满的德云社需要煽情?


沈腾大部分作品也不煽情,除非是那种反战题材或者是一些必须煽情的,但那也不是主旨,离了沈腾,有的麻花小品就有了煽情了,为什么呢?


归根结底就是菜,就是没能耐,包袱不好节奏不行。

一个喜剧作品,靠喜剧内容撑不住,就只能靠往里放悲剧来绑架观众,真是讽刺。

就好比鼎香楼的菜不够多,只能使劲加盐,不然这盘菜怎么送上去?

先搞笑吧,不搞笑就太好笑了。

只能靠煽情道德绑架你,你不说好那你就是没良心。

这我多感人啊!我多升华主题啊!我这作品多牛逼啊你怎么能不说好呢?


唉,官方也不知道是纵容还是没办法,这种破作品越来越多。心累


突然一下子这个回答有挺多人看,我就再多说两句。

题主的问题是强行煽情,不是煽情,煽情是可以的,如果真的一个喜剧作品又搞笑又煽情还能有点教育意义那是很棒的,不是非要纯搞笑。

我所批判的也不是带煽情的,而是你因为笑料不够去煽情的。那些人煽情不是为了煽情或者有什么深层含义去歌颂去批判什么,丫就是想不出好段子了。

其次,我只是举了几位演员的例子,没有分高下的意思,而且讨论一个演员一个作品,我们要看他是否优秀和受群众喜爱。

是否优秀,这是很主观的,而群众是否喜欢,是客观的。

你喜欢不代表别人喜欢,你不喜欢不代表别人不喜欢。

如今很多人喜欢拿着陈朱二位老师和其他人比,这个低俗那个不行,赵本山真正统治了春晚十余年,老百姓是喜欢的,你算老几?用《主角与配角》里面那句话,“你管的了我,你管得了观众爱看谁吗?”

拿着陈朱二位老师来贬低其他演员的人,你真的是白看了这二位的作品。


我再说一遍,煽情是可以的,如果煽的好是更棒的作品。我举的几个例子不是说不煽情,比如沈腾,我能看出他是要表达出一些东西的,比如反战等等,这里煽情就是手段,他就是为了能升华些,或许会有瑕疵但是是值得鼓励且肯定的。这不是因为他们喜剧能力不行,恰恰是因为很行,是因为他想有自己的表达与输出。

至于赵本山老师,他是需要为春晚服务的,也是有一定任务去宣传正能量的,所以他会为了审核原因加入一些合家欢或者是感动的桥段甚至于主线,但是赵本山老师并没有因此而减少喜剧内容,十年春晚,他都是压轴,我不敢说全国,但起码在我们这里,那个时候,没有赵本山,这个春晚,甚至是这个年,都是不完整的。

有人说是这个环境,要求演员们去添加一些正能量,煽情。

我再说一遍,煽情本身没有错!!!!

你没有控制好煽情和搞笑的比例,才是错,用喜剧作品煽情,本身就是一个很困难的事情,做不好就会贻笑大方,做不到就是垃圾,就算是官方要求,人家赵本山怎么就行?现在很多演员怎么就不行?

说白了还是那句,菜!


至于这个时代要求,如果现在再多几个沈腾岳云鹏贾玲,多到大家随便打开电视就能看见一个,那些只会强行煽情的演员还有生存空间吗?没有!

归根结底还是菜,而且菜的人太多了。


至于很多老一辈的喜剧演员,目前也经常出现在一些节目上,除了是老骥伏枥,也是因为新一代的喜剧演员跟不上了,蔡明冯巩潘长江等等等等,这是除了是因为他们本身资历深经验多,还是因为新一代出色且知名的喜剧演员太少了。

沈腾和岳云鹏,已经火的不行了,这俩压根就不需要上什么节目了,一个电影一个商演就足足够够了,其他喜剧演员上春晚是奔着能出名能火去的,他们这种上春晚是因为需要他们挑大梁,对他们来说属于常规操作。

再低一档就是贾玲大鹏和许多爱笑出身的,还有其他几波比较出名的喜剧演员,很多都是靠欢乐喜剧人等综艺有点观众,积累起名气。

说起来爱笑会议室真可惜啊,这里面出来很多不错的喜剧演员啊,包袱也好,剧本也不错,演的也很搞笑,大潘佳佳乔杉修睿肖旭肥龙张子栋张一鸣,都是我特别喜欢的。

可以看看我的另一个回答,欢乐喜剧人的变化和这些年喜剧行业的变化差不多,逐渐低潮,由神仙打架,变成了菜鸡互啄。

但这些还不够啊,都什么年代了,不再是一年看一次春晚小品,然后一年都得看快乐驿站的时候了,抖音快手b站微博,哪里需要什么小品喜剧?按照以前的路子早就饿死了,所以很多喜剧演员,很难出头,也很难有什么作品。



至于煽情是相关部门要求的这个文艺,我觉得很多老一辈喜剧演员已经给出答案了。

如果是在剧本大体完成的情况突然让你加些东西,那弄得不好情有可原。

但是如果一开始就明说了让你奔着某个宣传目标来的,那就看本事了。

我觉得有个很好的样板——《打扑克》。

侯耀文和黄宏二位的经典作品,这个小品很明显就是为了宣扬那个时代一种向上精神,顺便夸下马家军(虽然确实兴奋剂了)然后来个正能量的,很主流主旋律的小品。

但是这个小品,用一个简单的场景,两个人精湛的演技,加上出众的剧本,笑料颇多而且讽刺社会现象十分辛辣,这个作品在我眼里是很完美的。

你说它煽情吗?煽情了,煽起群众爱国热情的常见春晚正能量小品。

你说他优秀吗?优秀!包袱密集,有大有小,剧本也不突兀,讽刺还极为辛辣,用评论里的话说,在现在没准都过不了审。这么一个作品它就是奔着煽情来的,但是我也看着开心。这就是喜剧演员的功力和编剧的优秀了。

不同时代之间是不同的,审美和审查标准也不同,每个人的观点不同也是正常。就比如那句最经典的:“现在相声明显干不过小品。”

当时这句话可是对着侯三公子说的,偏偏还没法反驳。可转眼到现在,时代又不同了,风水轮流转,或许几年后,喜剧行业又兴盛了呢。


发现大家还是经常提到这个外界因素。比如当局要求啊广电过审啊正能量要求啊什么的。

这个大家不喜欢的原因在于,他这个要求把一些或许会好看的喜剧作品变得不好看了,导致强行拔高强行煽情强行正能量,让咱们观众很尴尬。

但你看奥运火炬手,昨天今天明天,卖拐系列(尤其是最后一部),赵本山老师很多春晚作品明摆着就是有正能量宣传或者煽情的任务在的,春晚剧组能不说吗?那为什么观众依然喜欢他的作品,这个我觉得不是先搞笑还是先煽情的问题,而是赵本山老师做到了足够优秀,足够棒的作品。人家只是牛逼而已。

正能量?都可以,但是不耽误我好好表现让大家开怀大笑。煽情?没问题,大家看完还是只会记得我的笑料,煽情就算要加,也只是边角料,这位小品王有着足够的演技实力让大家开怀大笑,不受强行要求的煽情宣传影响大家开心。

往近了说,开心麻花沈腾

欢乐喜剧人第一季第一集开心麻花的作品,不就是一开始本着去提倡反战来的吗?

煽情吗?煽情。

好看吗?好看。

搞笑吗?搞笑。

这不就得了吗?观众要的就是搞笑而已,我们大家就是来笑的,你无论想加什么,想教育什么,想宣传什么,我们只看笑料,只要让大家开心,其他都不重要,只要能做到让大家笑,一切都是次要,无论你煽情还是不煽情,宣传还是不宣传。

只要你能让我们这些观众笑,什么都可以。

不能?

那还不是菜?

活该不火,活该被指责。

我也有这个问题,但是也说不出具体原因。

赵本山,陈佩斯以前的作品好像从来就没有煽情这么一说。

赵本山的拜年,马大叔提干,红高粱模特队,把讽刺演绎到极致了

后来卖拐卖车系列也都是纯纯的夸张讽刺加搞笑,不玩情怀;

像钟点工,昨天今天明天这些会有一些煽情部分,但都是马上就用段子给带过去,从来不会消费感情,只是作为剧情的推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