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什么《肖申克的救赎》里面瑞德前几次老老实实回答问题都驳回假释,最后一次破罐子破摔却放了他呢?

如题。有什么监狱的规定或者哲学在里面吗?

237 个回答

和委员会成员的变动也有关

前两次都是中年男人,带着审视的目光,在瑞德进门前严阵以待,最后一次,委员会主审官换了年轻人,委员会里甚至有了女性的席位,1967年,时值美国第一波女性运动浪潮,社会风气开始呼吁平等和尊重,这样的变化让瑞德的剖白有了被倾听的可能性。而且最后一次的委员会成员们在瑞德进门前都在翻阅资料,而不是以自己的肉眼去审判即将进入的犯人,被看主体的变化或许也是尊重的映证

三次坐下段落的区别也很明显,最直观的是台词,最后一次加上了“请”字

如果从镜头语言角度来说,第一个镜头是假释官看向瑞德,瑞德的表情带有一丝不屑一顾,背后是一扇关上的门(这一段里直到开始问讯才给假释官特写镜头)

第二、三个镜头都是瑞德看向假释官,后面窗户的景色从模糊变得清明,假释官的面部由暗转明

这里暗示的可能是瑞德对假释的心态变化,从敷衍到真诚

导演对这三次假释问讯的精心设计和铺垫,让最后瑞德的假释获准合情合理,没有突兀硬凹之感。瑞德自己的优秀答辩前面的回答已经面面俱到地分析了,就不再赘述

从犯罪心理上来说,真正的罪行反思,不是对过去的悔过,也不是对未来不会再犯的保证,而是接受犯罪事实的存在,接受过去的自己和现在的自己,并真的在内心中有了善意。

陈述的言语具有欺骗性,而善意是能够被真实感受到的东西,善意不会骗人,人从恶向善才是真正的悔过。

瑞德前两次言之凿凿的表述自己已经悔过了,不会再对社会有危害了,这只是言语上的悔罪,是在强烈自由欲望的驱使下说出来的,带有目的性,所以言语的可信性不高,被驳回了。

你不能说自己老老实实说了真话,就一定得让别人相信。

悔罪说的很好,保证写得天花乱坠,出狱再犯罪的情况太多了,只有从内心真正释放了善意的人,才不会重蹈覆撤,不会再去犯罪伤害别人了。

第三次他是这么说的:

我没有一天不后悔,不是因为在监狱里,或者你认为应该这样,回首过往,一个青年……愚蠢的孩子犯了大罪,我想和他谈谈,和他讲讲道理,告诉他做人的道理,但已经不能了,那孩子无影无踪,只剩下这个老人,我得这样活下去……

这就是他真正释放了心中的善意,接受自己过去的罪行,接受现在垂暮的自己,如果能回到过去,他愿意劝自己向善,让自己真正做个好人,这才是真的悔过。

此时他的善已经被彻底激发了,只有向善的人,才会时刻提醒自己不要作恶,所以被通过假释了。

一部伟大的电影不仅是在批判反思,还告诉了我们真正的人性和道理。

补更:关于我说的这部分内容,在后面的剧情中,是有印证的。

瑞德假释后,住在了老布假释时住的地方,他和老布一样,因为被监狱体制化了,跟不上时代的变化,难以融入社会。

老布曾想过再次犯罪,好回到监狱里度过余生,他也是有机会,有能力这样做的。

瑞德出来之后,就说过,参加工作的地方对他管的很宽松,他想上厕所方便,给管事的打报告,别人告诉他你想去就去,不用打报告。

他选择逃走去找安迪,一路上忐忑不安,本以为当局会一路设卡拦截抓捕他,但都没有,他是完全自由自在的,这说明,老布当时也有和他一样自由的狱外生活环境。

所以老布是有机会,有能力再犯罪的,但他没有这么做,他选择了结束自己。

只有真正的悔罪了,内心真正的善良才会让他不忍再伤害别人,而结束自己。

伟大的电影永远是批判讽刺与真善美共存,引人向善的!

我带这个问题去找体育老师。

她跟我讲,《肖申克的救赎》是故事片,所以其中与法律相关的片段都是为故事服务的,而非相反。因此,身陷囹圄时,千万不要学电影里瑞德的方式去回答假释官的问题,否则我们的律师会哭晕在厕所里。

从制造戏剧性的角度来看,“瑞德假释”与欧.亨利的《警察与赞美诗》采用了相同的套路。都是先使人物满怀期盼,然后再让人物的愿望落空。

例如《警察与赞美诗》中的苏比,一心想进监狱,为此极力犯罪,不断作恶,但结果却总是落空。当苏比放弃入狱,准备做个好人时,警察却突然出现,以莫须有的罪名把苏比投进了监狱。

这种“事与愿违”的套路,被广泛应用在文学、戏剧、电影等艺术作品中。别看它简单易用,一旦我们深刻理解了它,从此整活就会驴试不爽,如驴平地。

体育老师说完这番话,就搬起一块大石头放在我胸口上,还撒娇问我有何感想?

我差点没被她送走,拼命喘出一口气回答她:“对对对,你说的都对,简直就是金科玉驴。”


体育老师备受鼓舞,继续跟我讲,《肖申克的救赎》是一部有着浓厚清教徒文化色彩的电影。其中瑞德的三次面基假释官,在清教徒眼里就是入门版的“《圣经》看图说话”。

现在我们来看瑞德前两次面基假释官。

第一次。

假释官:你改过自新了吗?

瑞德:是的,完全改造好了。我是说,我吸取了教训。真的,我已洗心革面。我不会再做危害社会的事了。我向上帝发誓。

然后假释官驳回了瑞德的假释申请。

第二次。

假释官:你改过自新了吗?

瑞德:是的,我真的已经变好了。我完全洗心革面了,我不会再危害社会,我向上帝发誓。我绝对改过自新了。

然后假释官又驳回了瑞德的假释申请。

在《圣经》中,一个罪人若能得到宽恕,那么前提ta必须认罪悔改。而瑞德的前两次回答,只强调自己变好了,不会再干坏事了,但却没有表现出灵魂里的认罪与悔改。因此,在清教徒的心中,瑞德不能得到宽恕。

我们再来看瑞德的第三次面基假释官。

假释官:你改过自新了吗?

瑞德:改过自新?噢,让我想想。我不大明白这个词的含义。

假释官:就是说准备好重返社会......

瑞德打断假释官:我当然明白你的意思,年轻人。对我而言,这只是个术语,政客发明的术语。好让你们穿西装打领带,有活干。你到底想了解什么?我后悔犯罪吗?

假释官:你后悔吗?

瑞德:我没有一天不后悔,但并非因为被关在这里,也不是讨好你们。回首前尘往事,那个犯下重罪的小笨蛋,我想和他谈谈。讲给他,我现在的感受。告诉他还可以有其他的方式解决问题。但已经不能了,那个少年早就不见了,只剩下我垂老之躯。我得接受事实。改过自新?狗屁不通的词儿。盖章吧,老弟,别浪费我的时间。说句实话,我根本不在乎。

瑞德虽然对假释官不以为然,破罐子破摔,但他这段话即使翻译成汉语,我们依然能感受到他的认罪与悔改之意。更别提那些神神叨叨的清教徒了,ta们真的能看到瑞德内心中的痛苦与悔改。

瑞德在说这番话时,虽然脸上没有表情,身体没有动作,但语气与内容却异常忧伤。此时熟读《圣经》的清教徒们脑子里就会浮现出一句经文:“上帝所要的祭,就是忧伤的灵。上帝啊,忧伤痛悔的心,你必不轻看。”

因此,瑞德的这次自白没有被轻看,假释官批准了假释。在清教徒眼里,这是理所应当的。

体育老师说完这番话,又搬起一块大石头企图放在我的胸口上。

我立即临危不惧,义正严词地警告她:“若饶我一命,我就以身相许。”

体育老师却嫣然一笑道:“大可不必。”

不知你是否留意到这部电影的名字《肖申克的救赎》

其中的“肖申克”是监狱的名字,为什么是“救赎(Redemption)”呢?

为什么影片不叫作《肖申克的越狱》或者《肖申克的复仇》

很多人看到了主角复仇、出逃、惩罚作恶的狱长的快意恩仇,却忽视了故事的核心。

故事的主角不是兰博式的天然强者,他在监狱中完成了自己的成长。

这不是一个快意恩仇的王子复仇记的故事,这是一个犯人救赎自己的故事。

其实“救赎”这个词翻译的非常好,“Redemption”在英语里面有“赎回”的意思。也有“被谅解”“重新开始”的意思。

比如“past redemption”就指这个人是无法挽救,不可救药的。再比如No man is beyond redemption,意思是“没有人是不可救药的”。

瑞德这个人物很重要。是不亚于主角的,他的经历才是真正需要“被救赎”的。因为他的“罪”是年轻时确实曾犯下的。

当然,主角安迪同样有“罪”,在影片开头他因为被冤枉入狱而苍白的辩解,到了后来他开始因为诞生过杀死妻子的念头忽视了妻子的家庭需求,认为自己是有责任的。

他出逃前,匍匐的爬过肮脏的下水道,在大雨里面仰天跪地。一方面象征“自由”,另一方面也象征着“重生”。

这个“重生”不单是“重新做人”的意思,也有一种洗刷掉身上的罪,像新生儿从产道中再次降临人世一样,成为一个崭新的人。

在影片里面其实用独白做了清晰的解释。

所以,这部影片在安迪身上,实际是两种品质的穿插编织,它们分别是“希望”和“救赎”。

体现出来的就是人要先“自救”,然后就会得到“救赎”。

帮助他逃出来的工具——“地质锤”放在圣经里,逃出来方法则19年前就被人告知了——挖墙。这些都是非常明显的比喻。就像典狱长曾经对着安迪说的“救赎之道,就在其中。”

救赎的道路就在那里,没有什么投机的方法。人们面对的挫折和磨难就在那里,没有什么捷径和逃避的方法。

当你认清了自己,接受了现实,用你的毅力、乐观、坚韧等优秀品质,洗涤自己的精神和肉体,变的更强大,就能依靠自己得到救赎。

在瑞德身上则体现的也是类似的情况。

第一次见到假释官,好像是他入狱的20年,他发誓,他试图证明自己“改变“了,却不被相信。

第二次是第30年,他情绪是低落的,放任的,几乎没有希望,犹豫是不是要出去,依然被拒绝。

第三次是第40年,已经成为老人的他是平和的,接受当年自己坐的一切,也认为自己已经付出了代价。他不为了取悦别人而表演, 也不为了掩饰而辩解。甚至不在乎假释官给他什么样的评价。

假释官认为这样的人,情绪是稳定的,是坚定找到了自己定位的。不会轻易被诱惑,给自己找新的理由去犯罪,说服自己做出错误的行为的。

这可以看成一种对当年心智不完美自己的接受,是内心的忏悔和重生,坚定且能认清自我,这样的人反而对别人是安全且危害很小的。

当人失去了自由以后会被剥夺一切,除了自己的思想,没有了思想失去了希望以后就会失去坚持,变的和那些欺负新来狱友,或用生命取乐赌博的那些犯人一样的人。

而能坚持自己思维的人,能找到自己的希望。安迪是这样的人,他影响了瑞德也成为了这样的人,两个人都找到了“救赎”自己的方法。

有音乐才不会忘记,忘记这个世上,有些地方,是这些高耸的石墙关不住的,还是有些东西,在人们内心,是他们这些人,碰不到、夺不走的,完完全全属于你的,希望。

很简单,对于被假释的犯人,国家最担心的是什么?

最担心的肯定是是假释获释后再次犯罪!

瑞德老老实实回答问题,在狱方眼里这是很正常的表现。想出狱的人基本都会这么回答,服刑人员各个都说我要痛改前非,我再也不敢了,这种回答狱警估计已经听腻了,难道各个都给通过吗?!

你是否真的痛改前非,这不是狱方真正所关心的,他们最希望看到的是什么?是这个人再也没有犯罪的能力和念头!

影片里有个牢底坐穿的老头,从小蹲到老,获得假释后因为已经被监狱体制化,无法适应外界的生活继而自杀。

事实上监狱并不只是一个教化人的地方,更是一个把人彻底体制化的地方。

《大话西游》里唐僧被牛魔王关押的时候说了一句:离开这里,外面只是一个更大的牢笼,又有什么分别?

心中有牢,在哪儿都是坐监。

瑞德破罐子破摔的那几句话恰好是狱警最希望听到的,他已经被监狱彻底体制化,心中有了一把枷锁,当年的热血和冲动已经化为乌有,只留下一个垂垂老矣的身躯,无所谓能否被假释了,对他而言出去和坐牢没什么分别,并且已经彻底丧失了犯罪的能力和念头。

事实上瑞德确实在出狱后想过自杀,但是想起和好朋友安迪的约定,才动身去找他。

我想瑞德的晚年也没什么想法和盼头了,他会在海边悠哉地度过余生,让他去犯罪也是不可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