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我喜欢看《名侦探柯南》也喜欢他的推理,但却很讨厌柯南常在推理结束后对犯罪嫌疑人进行批判,这正常吗?

我会因为犯罪者的犯罪动机,及其人际关系等因素而对其同情(但不过分,三观正常,该死就死),同时我也比较讨厌柯南只批判一个人的行为

68 个回答

正常。

相当一部分看柯南的观众提过,自己虽然支持柯南揭发任何凶手,但很反感他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指责部分凶手。提出该想法的观众认为,柯南的说教诸如“为什么要用杀人这种方式解决问题”、“我不能理解或是接受你剥夺他人生命的想法”、“他要是地下有知,你觉得他会高兴吗”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生硬且毫无说服力。为什么会这样?因为柯南的说教过于高高在上,缺少人情味。

大家都知道,无论有什么理由,杀人都是不对的。但面对类似于家人挚友被害,元凶却逍遥法外的情况,极少有人能完全放下心中的伤痛并压制复仇的怒火原谅仇人。佐藤警官也曾差点在愤怒之下开枪射杀害死松田阵平的炸弹犯。曾有人提到,在推理作品中,如果复仇的凶手的目标在面对凶手时说“求求你别杀我,你要多少钱我都给你”之类的话,那他几乎是死定了。有的人觉得,比起向仇人复仇或是将仇人的罪恶公之于众,从仇人那里获得经济补偿更划算。但正如雾切响子说的那样,“人类不是光靠算计和利益行动的”“要是太轻视人的感情,总有一天会吃亏的”。再理智的人,碰上这样的遭遇,他的理性也多少会被情感动摇。

《地狱少女》第一部第13话中,柴田一找到曾在五十年前召唤地狱少女,把仇人大河内送进地狱的福元,柴田一认为地狱少女毁掉了福元的人生,而福元则说,毁掉自己人生的不是地狱少女,而是大河内。部分复仇的凶手的心理恐怕和福元一样。在外人看来,复仇杀人葬送了他们的未来,但在凶手看来,不是杀人复仇毁了他们,而是在此之前自己的人生已经被被害者毁了。柯南作为和凶手体验过的痛苦无缘的人,经常只有对凶手的谴责,却少有对被害者带给凶手的痛苦的思考,这样的强行说教显得柯南不近人情。另外也有动画原创的锅,原作漫画中柯南的说教倒没那么让人难以接受,让人反感的说教主要在动画原创集数中,典型代表就是早期的《爱犬约翰杀人事件》。

不少人讨厌柴田一的原因也是这样,柴田一只是以旁观者的角度看问题,认为少一个人下地狱更好一点,便站在道德制高点劝委托人不要送人下地狱,却没有真正理解委托人的心理。他只是阻止人使用地狱通信复仇,却不能给出解决问题根源的方法,所以他的劝说大部分都失败了,唯一一次成功劝说也没有真正解决问题,最后委托人依旧活在痛苦之中,目标对象依旧逍遥法外,在这种情况下即使有一天委托人重新燃起怒火,再次选择召唤地狱少女也不是不可能。

另外,大部分有意见的人只是针对柯南的说教,而不是揭发凶手。毕竟大家都不希望因为放过某个悲惨的凶手而导致之后出现“居心叵测的坏家伙在犯罪后通过卖惨逃过法律的制裁”的情况。即便是柯南同人界也是更支持“在令人惋惜的凶手作案前用合法的方式解决他们的遗憾”而不是“帮助已经作案的凶手脱罪”。


相比之下,我觉得金田一在这方面的处理更好。金田一也有不少悲情的凶手,且金田一早期的凶手结局大多是自杀或被杀。不同于柯南没能拯救的犯人只有麻生成实,金田一没能拯救的犯人有很多,他作为一个普通高中生面对残酷的世界经常无能为力。金田一经历过很多残酷的案件,他的内心也因此留下了不少阴影,37岁系列初期金田一不想再推理的心理大概也多少和这些经历有关。一般人经历这些很可能会出现心理问题,金田一也因为和泉樱等人的死一次又一次地陷入哀痛,但可贵的是,他没有一蹶不振,而是逐渐用更加人性化的方式规劝凶手,并且比起过去更加奋不顾身地拯救想要自我了断的凶手,因此后期凶手结局是被捕的情况相对更多。

除了拯救试图自杀的凶手外,后期金田一也经常在破案后再去监狱探望复仇的凶手,温和地开导他们,鼓励他们在赎罪之后重新面对未来的人生。对犯人的开导更完善了金田一的形象,如果说破案、找出凶手反映了金田一的理性和正义感,那么对犯人的开导则表现了他的感性和善良。我们能从金田一的各种表现看出,他是真的在为他人的不幸遭遇感到悲伤。不少人喜欢金田一,对他有亲切感,正是因为他同时拥有对死者的同情和对凶手悲惨身世的共情。(不过早期没有让警方深入调查那个长相酷似远野英治的失忆人确实是黑点)

我想,如果多年后接受金田一开导的凶手在出狱后和他重逢,他们不会怨恨金田一揭发他们,反而会感谢金田一帮助他们重新站起来。


现在认为柯南质量下滑的读者观众早已不是少数,质量下滑的表现其中之一就是凶手的动机。

柯南最经典的案件凶手动机大多和复仇有关。柯南世界和现实世界一样,罪恶只能由法律制裁。然而,不少选择复仇的凶手,他们杀死的被害者的罪恶逃过了法律的制裁,甚至还有凶手不动手反而会被被害者杀死的情况。在这样的情况下,凶手和被害者都同时拥有“被害者”和“加害者”的身份。凶手杀人的行为是对秩序的破坏,对被害者的恨又反映了对家人挚友的珍视,这使得观众对凶手会有较为复杂的情感。凶手的复杂经历,某些被害者展现的人性阴暗面,还有法律的正义与一般人的正义的不可兼得能带给观众人性的讨论和对法律完善的期望,希望能在不破坏秩序的前提下让那些可恨的被害者得到惩罚。

除复仇外,也有不少凶手动机是利益(比如金钱)或灭口。由于现实中的大部分犯罪分子就是为利益而作案,因此这种类型的凶手更加接近现实,一定程度上也能反应现实社会中的问题。

但是,就像不少人说的“柯南的经典案件大都集中在前300集”,柯南的复仇案件大多是在前期。后期不光复仇案件占比更低,因利益而杀人的案件也逐渐变少,取而代之的是有不少因为误会而杀人的凶手,包括因误会导致“错误的复仇”的,让人想吐槽“你们就不能好好交流,把话说清楚吗”。2019年时,我的室友在玩某个同人游戏,到最后发现凶手是因误会而杀人时,第一句吐槽就是“这凶手是柯南片场来的吗?”可以说现在更多的凶手是因为莫名其妙的理由杀人,这样用轻浮的态度写出的案件无法像前期那样带给观众人性反思,也不会让观众产生对生命的敬畏,只能让人无语。


说到生命,记得前两年有人说“生命至上是柯南最令人称道的地方,也是最令人诟病的地方。”

后半句会出现,主要是因为青山自己犯蠢,画出了不应该让某某人和其他人的生命平等的情况,还硬要“尊重生命”。为什么很多观众对工藤在纽约救银发杀人魔和《侦探事务所挟持事件》中小兰拉窗帘意见很大?因为以大部分人的朴素价值观来看,让不少人失去生命的穷凶极恶的杀人魔的生命不应该和救下杀人魔后可能被杀人魔杀死的无辜路人的生命平等,正在用炸弹威胁事务所内包括毛利父女、世良真纯在内的人质们的生命安全的绑架犯的生命不应该和人质们的生命平等;而男女主认为即便对方是杀人魔,他的命也应该救,即便是《侦探事务所挟持事件》中的极端情况,绑架犯的命和其他人的命也应该平等。

青山在柯南中很注重保护生命(包括被害者和凶手的),但没有考虑某人的生存可能和其他人的生存产生冲突的情况应该怎么处理。这种情况的处理不是简单的“尊重生命”就能解决的,可他在极端情况下还让男女主“尊重生命”,这反而是对那些无辜的一般人不公平。正常人如果亲眼见证警方的狙击手击毙挟持人质的歹徒的一幕,反应一定是“警察做得好,救下了人质”而不是“警察对歹徒太残忍了”。

不过还是前半句说得更好,优秀的侦探最重要的品质正是对生命的尊重,就像越水七槻说的那样“在确定死亡之前,始终相信生命的存在,这才是名侦探之所以被称为名侦探的地方。

但可惜的是,在长期连载的过程中,后期表现和前期设定之间的矛盾越来越多,甚至出现像是拿命案当儿戏的表现。比如柯南和服部曾不止一次面对命案进行推理对决,在《柯南VS平次 东西侦探推理对决》中,我甚至怀疑他们到底更关心推理对决还是揭露真相。还有修学旅行篇在连续杀人还没结束的时候,大家都跑去抓戴天狗面具到处跑的人,却没人想过保护剩下的可能是凶手目标的人,结果凶手再次作案成功……不知道青山现在还记不记得侦探甲子园中那个比起保护现场,更重视可能还活着的被害者的热血侦探。

正常。并且这其实不是柯南这个角色的问题。

而是名柯整个作品道德观都有问题。

作者一味强调人命第一,人不能死,甚至不能害人,但他画的大部分被害人被杀,实际上都是罪有应得甚至死有余辜,鲜少有纯粹是误会、纯无辜被杀的。

特别多的被害人都是直接或间接杀害别人,然后逍遥法外,甚至全无悔意。

然后这个被害人被杀了,柯南出来抓了犯人。

说实话,这种剧情安排我觉得就不可以说什么人不能死,我就想问问作者:恶人当初弄死别人的时候,你的主角在哪里?哦,现在这个混蛋被杀了,你让主角出来破案了。

这种迟到的正义还算个啥的正义。

看名柯我会有一种感觉:霓虹监狱里关的大部分其实是好人,是被逼急了才会杀人的。

对着这些人说什么“杀人不是解决问题的方案”,说得轻松,你提一个解决方案来看看?

比如有自己成果被老板抢了的,而且事关自己亲爹一条命,那个犯人是可以不杀人,但恶人也就这么逍遥法外了,亲爹也白死了,于是这就是好的?

你像这种问题,不解决上游的“老板抢学生成果”、“权威压制真理”的问题,而来指责一个反复被坑的底层受害者杀人,根本就没意义。

而名柯里大部分都是这种案子。

说白了73在这种严肃的社会问题上就一子供向水平,不要指望他的作品里给你什么真正有效的解决方案。他根本就不会从多个角度看待问题,一味强调人命,非常极端,甚至让男女主去救杀人魔,他就不想想,被杀人魔杀的是不是人命?他的男女主这么干从另一个角度看不就是杀人魔的帮凶?

看73的作品你就看看日常酱油段子,调侃琴酒太惨了,看主角团男神耍帅飙车八百里开外子弹拐弯打人就完了。剧场版灰原倒是说过政治家的孩子还是政治家,医生的孩子还是医生,这才是指出根本问题,所以这角色人气贼高。安室透也是,虽然自己都尽可能不杀人了,但是不伤人是做不成事的,自己撞涩谷夏子也是可以考虑的。73的男主小柯要不是推理能力强得一批,确实能hold住场(偶尔不行就找神队友和老爹来hold住场),早就被喷八百回圣父了。

总之,说到道德观,我这个铁杆新迷都看不下去73的操作。人命人命的说了半天,小柯去哪哪死人,什么逻辑。


加一些东西算回这几天的评论区,我发现真有人看不懂话。这次改完答案之后不再多回了,说实话我也就是多年来的不满,不吐不快而已,刚答这个题的时候这题不火来着……

首先,按法律做事,这原则没问题。但我这次是想说,你官方的法律系统如果想让民众都听你的,那你这个法律系统得是个公平合理有效率的法律系统。

如果你把法律写成“失期,法皆斩”,还要陈胜吴广不起义,emmm,你咋不上天呢?

恶法非法,这也是原则。

什么叫恶法,很简单,就是如果你的法律是让无辜善良的人苦恶人久矣也还得继续苦着,反抗就意味着犯罪,那你这个就是恶法,就是该改的。

至于法条本身没问题,实际执行有问题的,也是法律系统的问题,解决问题得有针对性地来。

你像警视厅1200万人质事件的犯人,抓了不赶紧判死刑,不赶紧执行,他越狱又在M25搞事,这就是法条写得有问题,法庭工作效率也有问题,甚至监狱的监管工作还有问题。上上下下都这样子,主角团居然没人指出问题,我只能认为是作者真觉得松田萩原这样靠谱的警察死不完,报复社会的犯人命金贵。

可是警校五人组就剩一独苗了哈,名柯宇宙里那个警察系统本来就饭桶一堆,像样的警察折进去一个少一个,这对社会上的无辜民众是好事还是坏事?

我就问问,这么侵害好人,算哪门子道德?

真正的道德应该是公平,不应该是只要求善良的人付出、忍受、牺牲、奉献,对作恶的人却给权利、给时间、给机会。

只要是人就不能死,根本就是自我满足的心态,说什么角色因为这个有独立灵魂的我就笑了。这么说吧,我现在管这种观念叫“计算机式道德”。

计算机你们都知道哈,好的机器,你让它往东它决不往西,你让它撵狗它肯定不抓鸡。

这种东西最适合执行“是人就不能死”的原则,只要是生物学上的人就一定救。

这不叫人的独立灵魂,这叫严格的算法指令。

问题是,男女主是人,这句话的“人”不单纯是生物学意义上的,还包括社会学意义上的。

我们平常说的要好好做人,基本都不是在说做生物学意义上的人,而是在说社会学意义上的人。

为什么我说73的观念非常极端?因为他混淆了生物学和社会学意义上的人,在他这里,一个人在社会意义上的努力和苦痛都没有意义,你只要维护生物学意义上的生命就是好的。

《网中谜》事件,犯人明明已经被那个被害人害死亲爹又杀害证人,不得已才复仇,作者却安排同伴说“这样你不就跟他一样了”——在作者眼里,主动害人和自卫反击是一样的。

问题是这能一样么?除了纯生物学角度,这得怎么看才能认为一样呢?

你像这种事,真正有同理心的侦探或是同伴此时应该说什么?应该说的是:真抱歉,我们没能帮上你,让你这么多年来自己一个人面对这些,也许我们早点遇到你,早发现真相,就不会变成现在这样,我们等你回来,以后若有需要,也请一定要开口。

也所以我反对救杀人魔的行为。

救一般的陌生人是好的,因为主角不知道陌生人啥情况,也不知道他未来会干啥,只是眼下陌生人有生命危险,自然没那个时间去判断,救人要紧;但如果明知道对方是杀人魔还去救,就算了吧。

比如你知道谷寿夫在南京刚杀了一堆人,恰好倒霉要被雷劈死了,你救不救?我反正是不救的,并且我也诚心希望你别救,南京会有很多人感谢你的。

我知道有些人要说法庭审判重要了,对,我也没说法庭审判不重要,但是第一,为了你的法庭审判重要,就要死更多的一票人,这是不是也算不尊重生命;第二,司法系统的工作要人要钱要时间,如果你的法庭本来就没啥效率,那少判几个显而易见的案子,省出工夫来判别的,可也不是坏事。

至于很多人也已经指出的,最近名柯的案子很多变成了纯粹的误会,当事人有话不好好说,这确实已经达到让人无语的程度了,我就不评价了。

很正常,柯南世界的部分警察属实有点废物点心,月影岛里诚实医生一个业余人士都有能力在多年以后查出来自己全家的死因,警察愣是当年直接以失火结案;雾天狗的和尚也全靠自己就查明了自己兄长的死因,警察也直接以自杀结案,更别提那些本来警察都被忽悠住、硬被侦探抢救回来的案子了——可以说,没了侦探代打,作品中的很多地区的警察的调查能力连警犬都不如,被各路牛鬼蛇神牵着鼻子走,搞出一大堆冤假错案来、放纵N多杀人凶手逍遥法外,这种执法系统已经崩溃的情况下,受害者家属以私力救济夺回正义非但不应该谴责、反而是应该鼓励的。

公道自在人心,如果规则总是恶人作恶时唯唯诺诺、受害者报复时重拳出击,总是帮助罪恶战胜公理,那这规则和为这条规则为虎作伥的帮凶就不应得到尊重。

未经他人苦,莫劝他人善。

但凡来一次柯南不杀犯人,犯人就会杀死小兰的剧情,并且这次没有主角光环保护,没有其他无伤过关选项,柯南的人设就毁了。

柯南主要输出的三观没问题,铁面无私的抓犯人更绝对是正确的。只是绝对的人命无价这一套东西并不能解决一切问题,甚至和现实状况有所违背。

就像小兰给人质拉窗帘那集。在现实中你去给挟持人质的凶徒打掩护,即使凶徒本身是遭遇了多大的悲剧才走上这条不归路,结局也只是极大概率出现更多伤亡。

当年他们救下贝尔摩德,背后会牵扯多少人命,当然主角光环发挥作用,贝尔摩德的存活在剧情很多时候都对主角有正面作用。但放现实中你救一个杀人魔结局会是什么?上次那个持枪杀人犯警方如临大敌还要专门派人守村,不应该是感化他么?

所以他只能是侦探,在大家都是普通人的现实里,真正的警察为了人民安全会适当的取舍,而他来到这个现实,更多时候只能无能为力。

不过这只是动画,接受这个动画设定不带到现实就行。真要带现实中,动画那些不合理的够人吵一辈子了,假如你要让我去到哪,哪里就有死人,还各种花式死法,没一两个月可能我就进精神病院了,哪会像他们还该吃吃该喝喝。


说到人质事件我想起当年有个香港旅行团在菲律宾被当地一个前警察挟持。这事发生的时候我放暑假,所以当时看了从白天开始挟持没多久到晚上歹徒枪杀人质的全程直播。

白天的时候,那个歹徒可以说还是比较温和冷静的,放了身体不适的人质和小孩,也和谈判人员那些看上去有说有笑,不像会有什么大事件发生,我当时还小,也真的以为事情会很顺利的结束。结果,晚上谈判破裂,8人被杀6人受伤。

菲律宾那堆特警菜是一回事,媒体干扰也是一回事。可回顾事件歹徒就一个人,而且一整天经常在巴士门口晃悠,几乎可以说一个靠谱的狙击手就能解决掉整个事件。(最后他也确实死在了巴士门口。)

虽然警方的温和对待在后来有很多阴谋论。但是,连一个看着非常温和的挟持事件最后都是惨痛收场,更何况更多时候挟持人质的罪犯都是更凶狠和情绪激动的。

正常

我觉得柯南最大的问题是缺少同情这一步,就像鬼灭中的碳治郎,斩鬼的时候不受感情影响,斩掉后也会同情鬼的遭遇,而柯南就是缺了这一步,每一次推理完都是摆出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不管犯人遭遇了什么,反正在他这就是不能杀人,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很多案件的动机都是警视厅办案不利,受害者才自己出手的,到柯南这也没见有过什么表示,真的就给人站着说话不腰疼的感觉。

给我印象比较深的一个案子是《网中迷》那个事件,三位小哥父亲的船被凶手撞沉了,但警视厅以意外结案,凶手在他们身边作威作福多年,其中一位调查多年,在找到证人准备带去作证的时候,证人又被凶手杀了,最后小哥才决定杀死凶手为父亲报仇,但最后其他两位小哥输出了柯南这整部剧的观点:“就算真是这样,那你也没有必要杀了他啊,那你不是也跟他一样了吗?”

啊?一样了?

后面柯南看着被众人一番话怼的哑口无言的犯人,也没觉得他的经历值得同情,也不觉得警视厅办案能力有什么问题,只有眼前的犯人被乖乖的被带回警局才是他想看到的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