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电影《灵媒》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登录后你可以
不限量看优质回答私信答主深度交流精彩内容一键收藏

距离《灵媒》(The Medium,2021)上映已近一年的时间,关于这部影片的讨论与评判早已尘埃落定。近两个月有超过五位知友私信给我,想要我写一篇关于这部影片的解析影评,尽管对这个故事的解读文章已经成百上千,但影片中毕竟蕴含了丰富的细节与留白,宗教信仰的相关底蕴也十分深厚,因此仍有不小的剖析与探讨空间。

关于影片的制作背景大家已经聊得足够多了,在此我就不再赘述。

由于这部影片是大家熟知的两位电影大师,泰国导演班庄·比辛达拿刚(Banjong Pisanthanakun)与韩国导演罗泓轸(Hong-jin Na)的合作之作,影片由班庄·比辛达拿刚担任导演,罗泓轸担任主编剧,属于强强合作,再加之两位导演都已有数年未出电影长片,因此这部作品上映前影迷们对于本作普遍抱有很高的期待和遐想。

然而影片公映后,电影中一些富有争议的故事情节和创作手法让这部作品的口碑毁誉参半,并未达到影迷们原本预期的高度,不得不让人感到十分惋惜和遗憾。

尽管结果并不完全尽如人意,但不可否认的是,这部影片所拥有的独特气质与复杂的故事剧情决定了它仍是一部十分值得一聊的作品。

下面我们就一起来发掘这部电影故事中有着哪些值得关注的线索与细节,相信了解这些信息后,对大家重新审视与理解这部作品也有着很大的裨益。


(大量图片预警。图片上的字幕若看不清楚,可点击载入图片放大观看,本文将占用您约十八分钟,若耽误了您的时间还望见谅。特别说明,如若未看影片,请不要阅读本文,否则将严重影响日后品味影片神髓的观影体验,也无法体会本文精髓。)



创作不易。本文已进行版权确权,并已授权委托维权骑士进行版权监控并维权,未经授权不得转载,请勿抄袭、洗稿,违者必究。




《灵媒》的故事发生在宗教历史悠久且信仰氛围十分浓厚的泰国东北部伊善地区。

在伊善,这里的人们从久远前的古代就已经开始信奉鬼神,那个时候甚至连宗教的概念都尚未成型。

不过,这片区域的人们对于神鬼的认知与其他地方并一样。伊善地区的人们普遍相信世间的万物都有灵,包括那些通常看起来没有智慧意志的动物、植物,乃至于昆虫,都有着灵魂。在这里,人死后诞生的亡灵只不过是万物之灵的其中一种而已。

由于信仰万物有灵,因此在伊善地区出现了各式各样的神,其中有善神,也有恶神。

善神会保护人们,而恶灵化身的恶神则给人们带来各种痛苦。

这便是《灵媒》故事的重要背景。

久远以前的不知何时,一个名为巴扬神的祖先神出现在了伊善地区,并受到了这一区域人们的信奉。

没有人知道巴扬神的来历,但长久以来大家都相信巴扬神是是一位善神,始终保护着他们生活的这片地区。

自从巴扬神来到伊善地区后,通瓦利家族就成为了巴扬神世代相传的神降家族,通瓦利家族的每一代后人中都会有一位女性被巴扬神选中附身,并成为巴扬神的灵媒。

因此通瓦利家族世代都一直供奉着巴扬神。

最新一代的巴扬神灵媒妮姆·通瓦利自出生起,她的祖母就已经是当时的巴扬神灵媒了。

由于巴扬神只附身于通瓦利家族后代的女性身上,在祖母去世后,巴扬神转而附身在了祖母的两个女儿之一,妮姆的姨妈身上。

随着时光流逝,姨妈也渐渐老去。

姨妈可能没有生育女儿,因此当她老去时,巴扬神选择了她姐妹的女儿,也就是妮姆的姐姐诺伊。

妮姆家一共有三兄妹,分别是哥哥曼尼、姐姐诺伊和妹妹妮姆。

诺伊成为了新一代被巴扬神选中的人,可是她却并不想成为灵媒。

刚被巴扬神选中附身时诺伊刚满二十岁,她向往着无限可能的未来,然而神降让她出现了各种难受异常的身体症状,头痛,精神涣散,连续五个月不停的例假,这一切都让诺伊不堪其扰,更重要的是她不想年纪轻轻就被灵媒的身份束缚决定自己的一生。

为了不做巴扬神的灵媒,诺伊不仅拒绝了巴扬神,并且彻底放弃了原本家族传承的对巴扬神的信仰,改信了基督教,并且一直向基督教的上帝祈祷不要让自己成为巴扬神的灵媒。

此后,果然如她所愿,巴扬神转而附身在了她妹妹妮姆的身上。

但这一切其实只是诺伊表面上冠冕堂皇的漂亮说辞,实际上为了不做灵媒,并将巴扬神的附身转移到妹妹妮姆身上,她在背地里使用了很多肮脏的手段,比如把自己的内衣送给妮姆穿,偷偷在妮姆的鞋子里藏了写有咒语的符纸。

最终诺伊的计策成功了,当时正在学裁缝的妮姆突然晕倒,毫无缘由地失去了意识,巴扬神被诺伊驱逐出体外,转而附身到了妹妹妮姆的身上。

当时年轻的妮姆其实也不想成为灵媒,也同样不堪忍受被巴扬神附身初期带来的各种身体上的不适症状,为此她曾数度自杀,并一度被为何偏偏自己成了巴扬神的传承者所困扰。

可是后来妮姆放弃了抗拒,最终选择了接受巴扬神,选择了成为巴扬神在人间的使者。

由于姐姐诺伊在她面前始终表现得很自责,她也不知道姐姐背后玩弄的手段,因此妮姆并没有因此怪罪过姐姐。

然而,毕竟巴扬神最初是从姐姐诺伊体内转移到妮姆身上的,为此改变了她的人生,所以虽然妮姆没有责怪过姐姐,但她心中对诺伊始终有着一根刺;而诺伊是靠肮脏手段将巴扬神转移给妹妹的,再加之被她驱逐的巴扬神从此依附在了妮姆身上,因此她的心中对妮姆也一直有着难以化解的愧疚、忌惮与芥蒂。

这样的背景下,妮姆与姐姐诺伊的关系一直很差,多年来甚少来往。

另一方面,诺伊在驱逐巴扬神后不久,就嫁给了一个名叫威洛·雅珊提雅的男人,并生下了一儿一女,儿子名叫迈克,女儿叫敏。

在嫁给威洛后,诺伊一家继承了婆家开的狗肉店。

泰国的宗教信仰中普遍认为狗是一种通灵性的动物,因此杀戮、买卖、食用狗肉则是一种充满罪孽的行当。哪怕政府已经明令禁止售卖狗肉,可是诺伊一家却始终在继续偷偷售卖。

对于自己狗肉生意引来的非议,诺伊向来不以为然,而这也为后面的故事埋下了伏笔。

在妮姆带着纪录片拍摄团队前往姐夫威洛葬礼的路上,就遇见了一条开肠破肚横死在道路中间的狗,鲜血流满了一地。

妮姆皱着眉头一直看着后视镜中那条狗的尸体,心中顿时泛起了隐隐的不详预感。

狗尸体出现,暗示了诺伊一家长年杀狗的罪孽即将遭受的报应,而此后报应的惨烈程度远超所有人的想象。

嫁给威洛后,包括诺伊在内的通瓦利家族成员全都不知道雅珊提雅家族的背后其实隐藏着一个危险的秘密。

雅珊提雅家族的祖先曾在伊善地区屠杀过无数人,其中一个遭难的濒死之人,付出巨大代价后,带着无穷的仇恨向雅珊提雅家族施下了一个极其恶毒的诅咒,这导致雅珊提雅家族的后人全都笼罩在诅咒带来的悲惨宿命阴霾之中。

雅珊提雅家族后世的男人们无一例外,全都不得善终,死于非命。

威洛的祖父被手下干活的工人拿石头砸死。

威洛的父亲经营的雅珊提雅纺织厂倒闭,为了骗取保险,他纵火焚烧了自己的工厂,最终东窗事发,面临牢狱之灾,他在绝望之际服毒自杀。

威洛本人年仅四十余岁就罹患癌症,确诊仅一年时间就突然间匆匆离世。

威洛的儿子迈克与自己的亲生妹妹敏居然相爱,两人跨越了伦理道德的界限,竟然发生了道德败坏的乱伦之举。

最终两人间的不伦关系被家人知晓,迫于全家的眼光、内心的煎熬和伦常的压力,迈克终日抑郁难解,最后在父亲威洛离世的前一年,选择了在森林里上吊自杀,结束了自己年轻的生命。

由于涉及不可告人的家族丑闻,为了避免家丑外扬,全家一致对外宣称迈克丧生于摩托车事故。因为妮姆甚少与姐姐诺伊来往,因此全家一直将此事对她保密。

身为两个极其特殊家族结晶的女儿——敏,从此承担了两个家族不可逃避的宿命,她自己的命运也走到了人生的十字路口。

母亲这边的通瓦利家族世代都是巴扬神神降的灵媒家族,而其母亲诺伊曾经百般拒绝驱逐过巴扬神。

父亲那边的雅珊提雅家族则遭受着恶毒的诅咒,后世无一例外都被厄运缠身,不得善终。

曼尼、诺伊、妮姆三兄妹中,曼尼只有一个未满周岁的儿子;而妮姆无儿无女;只剩诺伊拥有这么一个女儿。

因此,敏成为了通瓦利家族新一代里唯一的女性,而根据传统,巴扬神又只选择女性后人附身,这也就注定了敏是唯一能够接受巴扬神神降的人选。

可是,敏是受过高等教育的新时代年轻人,现代文明让她根本不相信宗教传统的那一套说辞,灵媒在她眼中也是如同玩杂耍的跳梁小丑一般的存在。

敏对信仰的轻视,不仅仅针对家族传承的巴扬神,母亲诺伊信奉的基督教她从未认真对待过。

和母亲一起参加教堂的礼拜集会时,其他人都在仔细聆听着神父的讲道,唯有敏在一刻不停地开心玩着手机,直到母亲提醒她,她才不耐烦地停了下来。

对于敏而言,宗教只是旧时代的迷信,灵媒则是滑稽可笑的骗人把戏。深受现代科技文明熏陶的敏,心中毫无可供信仰生长的土壤可言。

此外,敏的母亲诺伊作为当年驱逐了巴扬神的人,自然也十分抵触与反对自己的女儿成为灵媒。

即使在女儿已经出现各种和当年自己一样的神降症状而痛苦不堪时,诺伊的第一个念头则是绝不能让敏成为灵媒。

心底不屑于宗教信仰,也完全不相信巴扬神存在,灵媒的概念自然也成为了敏的眼中无比抗拒的存在。

如此一来,敏无形中就和自己的母亲达成了一致,两人都心意坚定地认为绝不能成为巴扬神的灵媒,因此她和当年的诺伊一样对巴扬神心怀强烈的抵触。

信仰的缺失,母亲的影响,对巴扬神的抗拒,都让神降不能顺利地在敏的身上完成,这让敏的身体成为了一种危险又特殊的存在。

母系家族的神降传统让敏拥有常人所不具备的通灵体质;父系家族遭受的恶毒诅咒让她被恶灵环绕。

如此一来,敏的身体实际上就成为了一个吸引着各类灵体觊觎的容器。

由于敏对巴扬神的抵抗,加之信仰的缺位,这位神降的传承者对世代供奉的神毫无敬畏之心,这些最终都让巴扬神的力量不断被削弱,他的神力在敏的身上无法施展。

而此时,敏的通灵体质又在不断吸引着各类恶灵上身,丧失力量的巴扬神在保护敏的身体不被恶灵篡夺时遭遇了惨败与重创。

敏日复一日做着一个相同的噩梦,在梦中,一个穿着传统红色衣裤,全身画满符咒的魁梧男人,拿着一把巨型的长刀斩断了巴扬神的头颅,而巴扬神的头颅则在地上试图向敏诉说着什么,可是因为敏缺乏对巴扬神的信仰和敬畏,她始终无法听到巴扬神的言语。

巴扬神的神降失败,让拥有通灵体质的敏彻底成为了一个能够被任何灵体附身的容器,加之作为雅珊提雅家族后人所遭受的诅咒,敏的周围早已聚集了无数的恶灵,她的躯体成为了恶灵们肆意玩弄的存在。

如此一来,敏的体内侵入了越来越多、无穷无尽的恶灵,这些承载着各种仇恨、怨念、憎恶的恶灵们,最终聚集在了一起,形成了一个无比凶恶的邪灵。

事实上,在威洛的葬礼上,多年未曾与敏见面的妮姆,首次见到她时就察觉到了异样。

当时敏无意间触碰到了妮姆的手臂,妮姆立刻感受到了难以言状的诡异邪气,发现了敏的不同寻常。

其实敏在巴扬神的神降前,就早已被恶灵附身,只是此时侵入她体内的恶灵有限,因此并不强大。

之后,妮姆在敏的房间中发现了避鬼驱邪的法器万帕塔巴,就是证据之一。

这说明敏在此前就肯定时常看到、听到、感受到过一些恐怖诡异的邪物,并且深受困扰,才会使用万帕塔巴来驱邪。

威洛的葬礼上,敏突然朝着一位男宾客发难,指责对方骂她像妓女,继而愈发情绪失控。而被她指责的男宾客却一脸无辜地不停解释自己从未说过这样的话。

当时妮姆看到这样的敏,更加感觉到了不对劲的气息。

搭乘公车时,敏突然朝着关心她的老太太暴力相向,粗鄙非常,诡异的状态进一步加剧。

喝醉时,在语无伦次的醉言酒语中,敏不断与一个看不见的人进行着对话。

这些都说明敏早已被恶灵入侵,她能够听到自己体内恶魔的低语。

和纪录片摄影师一起散步时,敏突然十分紧张地问起摄影师,是否能够看到远处站着一个人。当摄影师给出肯定的回答后,敏才如释重负地深深松了一口气。

显然,敏在从前就曾看到过别人看不到的诡异的人影。

在威洛葬礼当晚的守灵之夜里,一个盲人阿婆出现在了敏的面前,这一幕恰好被妮姆所目睹。

盲人阿婆用已经失明的双眼盯着敏看了很长时间后,才拄着拐杖缓缓离开。

第二天早晨就传来了这位阿婆离世的消息。

人在濒死之前是离冥界最近的时刻,肉灵将离,盲人阿婆虽然没有视觉,但她的感官可以看到眼睛看不见的东西,在死亡的前一晚,盲人阿婆的灵就已经被敏作为灵体容器的身体所吸引。

第二天,敏在阿婆离世的围观人群中再次表现出了明显的异样,随后在妮姆的呼唤中,她快步跑离了现场。紧接着就被妮姆和摄影团队所目睹,在附近的一幢房屋前,敏的身体发出了一阵异乎寻常的颤抖抽搐。

无疑,前一晚早已盯上了敏的盲人阿婆,在离世后的此时,她的灵体已经侵入了敏的体内。

然而当事后,纪录片摄影师向敏提及此事时,她却完全丧失了相关记忆,对发生的一切毫不知情。

可见当时敏的身体已经被体内的恶灵所操控。

葬礼后的敏越来越不对劲,妮姆对她的担忧也慢慢变成了现实。

随着时间推移,敏体内积聚的恶灵越来越多,逐渐到了她难以承载的地步。

连好友都说她仿佛已经完全变成了另外一个人。

她体内的恶灵中,出现了爱美的小女孩。

顽皮好斗的小男孩。

邋遢而不修边幅的壮汉大叔。

荒淫无度的淫魔。

到后来,越来越多更加难以置信的灵体也侵入了敏的身体,那些人类灵体以外的各种恶灵都开始占据敏的躯体。

比如,无处不在的树灵。

凶残好斗的狗灵。

四处爬行的蜘蛛灵。

等等等等,不计其数。

由于敏的体内早已有恶灵作祟,不免让人怀疑她父亲威洛和哥哥迈克的死是否都与附身于她的恶灵有关。

毕竟威洛罹患癌症仅仅一年,就突然离世,而最先发现威洛尸体的恰巧就是敏。

而敏体内的淫魔恶灵时常利用她的身体寻欢作恶,那么敏与迈克之间产生的乱伦畸情,很有可能也是这些怨灵导致的恶果,最终导致迈克因为不堪伦理压力,自杀身亡。

敏体内的恶灵的确能够对他人产生实际的严重伤害。

比如驱魔仪式前的一晚半夜时分,敏只是用手悬空在舅妈潘的肚子上划了一圈,潘的腹部就立刻出现了无法忍受的剧痛。

随后敏便利用夫妻两人的分心,抱走了潘与曼尼的儿子,最终引发全家大乱。

由此可见,诺伊一家近两年来发生的种种匪夷所思的诡异事件,其中很多可能都是侵入敏体内的恶灵所为。

随着敏身体状况的进一步恶化,无法承受痛苦的她选择了自杀。看着自己仅剩的孩子陷入生命危险,诺伊再也不敢像从前那样阻挠敏成为巴扬神的灵媒了,她请求妮姆帮助敏让巴扬神上身。

然而为时已晚,妮姆告诉诺伊,敏体内的东西并非巴扬神,而是无数难以描述的邪恶存在。

在敏失踪后,曼尼,诺伊和妮姆在她房间里发现了大量被她捡拾回来的诡异物品,每一样物品代表了一个侵入她体内的恶灵。

妮姆利用这些诡异之物进行布阵,通过走不同的阵内路径用鸡蛋绕每件物品一圈,砸开鸡蛋,视鸡蛋的好坏来确定哪些物品代表了敏失踪的关键,再通过这些物品在阵型中的路径方位来判断失踪的敏之所在。

最后经过不懈的尝试,妮姆终于在威洛父亲开设的雅珊提雅纺织厂中找到了已经陷入昏迷多日的敏。

可是此时,不计其数的更多恶灵早已涌入了敏的体内。

也正是在找到敏后,妮姆对于巴扬神的信仰开始出现了动摇,直至最后的彻底崩塌。

在她找到敏后,上山向巴扬神的神像进行献祭供奉时,猛然发现巴扬神雕像的头颅竟然已经遭人砍落在地,妮姆在不由自主地惨叫声中,遭受了史无前例地震惊与悲伤,她趴在巴扬神的头颅前失声痛哭。

巴扬神雕像头颅被砍断,在敏的噩梦中早有预示,这代表着此时巴扬神的力量已经近乎彻底涣散消逝。

这是妮姆人生中首次对巴扬神的神威产生了动摇。

随后,在与敏体内的恶灵对峙过程中,妮姆知道了姐姐诺伊设计让自己代替她成为灵媒的真相。

直到此时,妮姆才终于知晓,自己竟然被亲姐姐欺骗了整整半生。

再加上迈克之死的真相揭露,全家都知晓的真实缘由,只有妮姆一人始终被蒙在鼓里。

这些都使得妮姆第一次意识到,自己不仅仅是家族里的外人,而且是这个神降家族中遭到至亲之人玩弄手段设计的牺牲品,因此才背负了神降的一切,原来她在巴扬神的面前也只是一个别无选择的替代品。

这一切让妮姆开始对整个通瓦利家族、对自己作为巴扬神灵媒的命运都产生了深深的怀疑。

此后与姐姐诺伊的一次对话,进一步动摇了妮姆一直以来坚定的信仰。

诺伊问妮姆,真的见过巴扬神吗?妮姆回答她没有见过。

诺伊便继续追问,既然没有见过,你如何能确信巴扬神真的存在呢?

妮姆看似平静地回答,自己能够感受到巴扬神的存在,只要相信巴扬神,它就一定会出手相助。

然而实际上,诺伊问出的两个问题,在妮姆的信仰中已经不动声色地撕开了一道无法弥合的伤口,妮姆心中坚信的一切也随之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崩解。

其实伊善地区对于巴扬神的信仰,多年来早已走向了凋敝,这一点妮姆心中早就心知肚明。

在妮姆祖母与姨妈的时代,每年村庄里都会举行供奉巴扬神的盛大祭典活动,每到此时便人山人海,宛如过节一般热闹非凡,无数人会来找灵媒向巴扬神询问村庄和家族未来一年的运势。平日里每日前往拜祭巴扬神的人也数不胜数。

可是到了如今的时代,每年跟随妮姆上山拜祭巴扬神的只剩下二三十人,并且大多都是已经上了一定岁数的老者,年轻人们甚至没有听说过巴扬神的名讳。每天登门供奉巴扬神的人也寥寥无几。

妮姆心中十分清楚,人们对于巴扬神的信仰,也在随着时间逐渐凋亡,而这不仅在持续降低巴扬神的影响力,其实也在一直削弱神的力量。

一切的一切,最终合起来压垮了妮姆心中的最后一线坚持。

在对妮姆的最后一次采访中,感到一切已经毫无意义的她把向巴扬神供奉的贡品重重地扔在了地上。

随后妮姆对着镜头说,她其实从来不知道巴扬神是否真的存在,也从未确信过他是否真的附身在自己体内,她甚至不确定即使巴扬神真的存在又究竟是善神还是另一个精心伪装的恶灵。

妮姆对于巴扬神的信仰彻底崩塌了,她哽咽着说出自己已经不知该相信什么了,随后便离开了镜头,接着镜头之外传来了妮姆宛如失去一切般的嚎啕大哭。

妮姆对巴扬神信仰的崩塌,使得神赐予她的信仰力量也随之消亡,神的力量正来源于信奉者对其的笃定敬仰与追随。而此时,妮姆的心中已经将巴扬神抛弃。

缺失了信仰的妮姆重归一介凡人,她再也无法得到巴扬神的庇护,也无法再使用神赐予她的力量。

最终,在与恶灵的殊死搏斗中,妮姆不出意外地遭受了失败。

已经失去力量的巴扬神出于妮姆忠心侍奉自己数十年的体恤,用最后仅剩的余力带着她一起在睡梦中神隐,没有让她承受更多痛苦,这是巴扬神对妮姆最后的保护。

妮姆家中满地散落的供奉之物,以及贡品中滋生出的恶蛆,都是她与恶灵经历过惨烈战斗最终战败的证明。

至此,妮姆与巴扬神在神隐中彻底消逝于人间。

在妮姆信仰崩塌与神隐之前,她已经找到了相识多年的驱魔师赛提帮忙。

原本计划两人合力对付敏体内的邪灵,只可惜驱魔仪式尚未开始,妮姆就已告别人世。

赛提的功力深厚,即便没有了妮姆助力,他也依然决定仅靠一己之力独自封印邪灵。

驱魔仪式选择在已经成为废墟的雅珊提雅纺织厂中进行,因为这里是敏失踪的一个月中最多恶灵侵入她体内的地方,当敏体内的众多恶灵融合为一个强大的邪灵后,雅珊提雅纺织厂中涌入的恶灵占据了邪灵的主体。

因此在这里举行驱魔仪式,就是为了召集组成邪灵的主要恶灵们,并加以封印,如此一来将彻底摧毁邪灵的力量。

由于此时敏已经彻底被邪灵控制,不可能听从赛提的指挥按计划参与驱魔仪式的每个步骤,因此赛提使用了大量符咒将敏封印隔绝在家中的房间里,阻断敏作为恶灵容器与外界的联系。

而驱魔仪式就必须安排他人替代敏的参与,并且不能让恶灵知晓此人并非真正的敏。

如此一来,驱魔成功的关键就在于如何欺骗恶灵。

将恶灵通过仪式召唤导入至它们误认为是敏作为容器的躯体里,然而真正的敏实际上被封印在家中的房间内,真正用来吸引恶灵前来的容器其实是敏的母亲诺伊。

在泰国,人们认为父母的灵魂和子女之间有着非常强烈的血脉羁绊。更重要的是,诺伊原本就是通瓦利家族曾被选中的神降人选,她也同样拥有通灵的体质。利用这两点,诺伊就具备了欺骗恶灵的基础条件。

在此基础上,赛提还使用了第二重更加保险的欺骗策略。在泰国很多地区的宗教传统中,传说有个女性厉鬼会到人们的家中残害家里的男人,于是人们相信通过在房外挂上一件红色的衣服,衣服上写上“这户人家没人男人”以此来欺骗与驱赶厉鬼,保护家宅平安。

利用这样的宗教传统,赛提将诺伊的头部包裹在布中,用以遮挡她的面貌,并在运送诺伊的车后贴上了“这辆车是红色”的标签,用同样的障眼法来欺骗恶灵,让它们误以为诺伊其实是敏。

事实上,赛提的策略最初确实成功了,他的确利用障眼法和仪式成功将恶灵们召唤到了诺伊的体内,并将它们引入准备好的坛子中封印了起来。

只可惜哪怕做好了万全准备,赛提还是低估了邪灵的力量。邪灵在敏的家中同样成功利用了障眼法,欺骗了看守敏的人,最终让敏挣脱了封印。

由于此前已经入魔的敏曾抱走潘与曼尼的儿子于深夜消失过一次,当时这对父母担忧得撕心裂肺,伤心得欲哭无泪,苦苦找寻一晚,才最终在乱草滩上寻回了自己失踪的爱子。哪怕孩子已经抱在了手中,两人当时依然惊魂未定,心有余悸。

驱魔仪式当晚,邪灵正是利用了这件事在潘心中留下的深刻阴影,利用鬼遮眼再次让孩子在潘的眼中消失,并让敏在房间内模仿孩子的哭声,成功欺骗了心急如焚的潘,最终打开了房间,破坏了封印。但事实上,孩子其实由始至终一直安静地躺在摇篮中熟睡。

邪灵面对赛提的障眼法骗术,最终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方式完成了破解。

但事实上,即使潘没有破坏封印,赛提的驱魔仪式恐怕还是无法成功,邪灵还有更多招数能够应对他的驱魔。

因为邪灵的力量实在太过强大,赛提在仪式前就曾亲口说过,唯有妮姆和他一起对抗邪灵才有可能成功,并且即使两人共同作战,失败的可能性仍然很高,但无论如何他也愿意冒险一试。

然而当驱魔仪式真正举行时,妮姆已经神隐,仅凭赛提一己之力,其实从一开始就已注定了他的败局。

随着赛提驱魔的失败,他也随之惨死身亡。

在废弃的雅珊提雅纺织厂这个因为诅咒之源而怨灵聚集的地方,恶灵因此彻底爆发失控。

诺伊一家多年来一直杀狗、贩卖狗肉的报应也就此来临,狗灵附身在了数名协助驱魔的赛提信徒身上,将他们转化成了残忍凶暴,见人就疯狂撕咬与开肠破肚的人犬恶鬼。

而这些被狗灵附身的人犬最终全都臣服在了敏体内邪灵的脚下,开始对帮助诺伊一家的驱魔信徒们大肆屠杀,可谓因果报应。

与此同时,赛提死后,纺织厂内部的状况也随之失控。

诺伊转眼便被恶灵化身的伪神附体,她自认为是巴扬神上身,但她满脸污秽的鲜血,恐怖狰狞的笑容,已经揭露了附体恶灵的真实面目。

随着诺伊把香倒插进香炉,做出了在泰国宗教中宛如西方倒立十字架般无比忌讳的邪恶之举,诺伊体内的恶灵正式向正神挑衅。倒插香代表了邪恶对正义最大的亵渎与不敬,是属于地狱和魔鬼的标记。

在香倒插入香炉的一瞬间,在场的所有人随即都被恶灵附体,纷纷开始了邪恶诡异的疯狂之举,要么用头撞墙身亡,要么龇牙咧嘴地全身抽搐,要么对同伴展开了凶狠的攻击。诺伊的哥哥曼尼则直接扑向一名信徒一番凶残撕咬后,狂笑着从楼上跳了下去。

诺伊自认为自己重新被巴扬神神降附身,岂不知当年正是她自己想尽各种卑劣手段背弃驱逐了巴扬神,之后又一再阻挠巴扬神降临在她女儿的身上。

且不说巴扬神遭斩首后,已经使用最后仅存的微薄力量带着自己最后一名灵媒一同神隐,即使巴扬神尚在人间也绝不可能再次重新神降在多次背弃驱逐自己的诺伊身上。

诺伊显然是在穷途末路之际,慌不择路,才饮鸩止渴,被体内的恶灵所欺骗,相信了恶灵就是巴扬神的谎言。

其实敏体内的强大邪灵此前就曾使用过相同的招数,它曾自称是巴扬神来以此嘲讽和羞辱妮姆。恶灵为达目的,障眼欺骗,无所不用,不足为怪。

另一方面,并非只有正神才知念咒驱魔,邪灵也懂得毒咒恶法。敏在此前向摄影师描述自己梦中的邪灵时,就描述他是一个全身写满符咒,手持长刀,舔舐刀口的恐怖男人。

诺伊对敏的施咒,只是两个恶灵间为了争夺敏这口特殊容器的斗争,最终诺伊体内的伪神不出意外地败下阵来。

诺伊以为能够依靠自己体内恶灵的力量就能对抗敏身上的强大邪灵,但她轻信恶灵谎言,走入魔道的举动,恰恰证明了她对信仰的无知与盲目,这也注定了她终将被恶鬼吞噬的命运。

雅珊提雅纺织厂本就是诅咒开始之地,是一切邪恶诞生的源头,随着敏所代表的邪灵的到来,这里的恶灵早已不计其数。

占据了敏的邪灵只是一个示意,地上瞬间就凭空涌现出了不计其数的脚印,盘踞于此的万千恶灵纷纷现身,早已急不可耐地一同朝着坠入地狱的绝望诺伊汹涌扑去。

针对雅珊提雅家族的仇恨从这里诞生,也在这里终结,一个诅咒的完整轮回就此结束。自诺伊舍弃巴扬神后嫁给威洛的那一刻起,最终的宿命其实早已注定。





其他一些回答,欢迎评价探讨:

1W赞回答:

如何评价电影《师父》?

《午夜凶铃》系列电影讲的到底是什么故事?

如何解读《咒怨》这部电影?这部电影单纯是为了吓人吗?

8千赞回答:

如何评价电影《守望者》?

4千赞回答:

一部电影会失传吗?

如何评价古装丧尸韩剧《王国》(Kingdom)?

看电影1000部以上,是种什么体验?

3千赞回答:

电视剧《甜蜜家园》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如何评价电影《X 战警:天启》?

如何评价漫威电影《美国队长 3》?

2千赞回答:

如何评价《丹麦女孩(The Danish Girl)》?

《回到未来》(Back to the Future)在科幻电影史上有着怎样的地位?

1千赞回答:

电影《咒》中有哪些细思极恐的细节?

《V字仇杀队》里有哪些暗藏的细节?

电影《花束般的恋爱》中,男女主真的是 100% 合拍的灵魂伴侣吗?

电影《教父》中有哪些易被忽略却令人深思的小细节?

《星球大战》系列的最佳观影顺序是什么?

《布达佩斯大饭店》这部电影是想传达什么?和茨威格又有什么关联?

你看过的电影里最绝望的死法是什么?

其他一些特色类回答:

B级片和cult片的本质是什么?如何界定两者?

动画里有部分成人题材,往往反映某些哲学思考或人性现实,为什么会有这种类型动画的存在?

《罗曼蒂克消亡史》中有哪些值得留意的细节?

是哪部电影开创了丧尸片的先河?丧尸片盛行的原因又有哪些?

如何评价恐怖电影《残秽,不可以住的房间》?

电影《闪灵》中有哪些细思恐极的细节?

有哪些吓死过人的鬼片?

跪求漫威大咖们总结一下漫威宇宙观看顺序。请总结所有电影电视剧,并按情节发展时间排序,别按上映时间排。?

有什么好看的赛博朋克风电影?

有哪些蒸汽朋克风格的优秀电影?

在电影的创作过程中「美术指导」的工作职责是什么?他们具体需要帮助剧组完成什么工作?

电影配乐对影片究竟有多重要?电影配乐是如何被创作出来的?

《命运石之门》除了游戏和动画外还有哪些衍生作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