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经济学人》采访自媒体人赛雷后,污蔑其为极端民族主义者,并高度赞扬回形针等,如何评价该报道?

赛雷:去年,11月,经济学人,说要采访我。但是两个月之后,我才知道我被骗了。虽然我被人网暴过无数次,但只有这次最让我伤心。 曾经我抱着友好交流的心,真…

684 个回答

谢邀

经济学人早就和“经济”不相关了,我一直吐槽经济学人应该改名叫“键政学人”

在他的中国部分里,第一页全部12篇报道有中美关系、抗疫政策、地区局势,就是没有一篇和经济相关,没有哪怕一篇。

而采访赛雷的经济学人北京主编任大伟(David Rennie),家世更是“显赫”。

他父亲John Rennie是军情六处第六任主任,也是专门对外进行假新闻宣传的“信息研究部”负责人。

这个部门最广为人知的“功绩”就是强迫乔治奥威尔交出了一份涉嫌通共的英国文化界人士名单,也就是臭名昭著的“奥威尔名单”;然后将奥威尔的《动物农场》翻译成了20多种不同的语言发行到全世界,可以说动物农场有现在的文学地位,任大伟的爸有一份“功劳”。

任大伟在最新的文章里说“中国人现在把每个外国人都当做潜在的间谍”

这句话从一个英国情报机构主任的儿子笔下写出来,莫名有些黑色幽默。

1.敌方认证的爱国主义者,和上“实体清单”有异曲同工之妙。

2.今天热搜第一那个翻车的最美支教,也是哥伦比亚大学毕业后回国搞公益组织,可见赛雷抨击的都是些什么货色。

3.赛雷刨根问底的这件事情深究下去,其实对我们国家倒没什么影响,真正能让西方媒体恐慌的是万一这把火烧到国外,那可能真会天翻地覆。

任何资本如果无法转化为权力,那么就仅仅是账户上的一串数字,如何把钱变成权力,尤其是变成最重要的权力——话语权,设立公益组织、把权贵子女安排进公益组织,通过公益组织经历和推荐信设立高等教育壁垒和政治入场券,把社会精英吸引到公益组织,迫使中产为维持子女所在阶层不得不参加公益组织活动..反华仅仅是副业,真正的目的其实是为权贵子女的发展提供渠道和保障,团结社会精英,剥削中产阶层,愚弄底层民众,这是现在西方政治、媒体和教育的最核心玩法。

赛雷敢对这刨根问底,无异于挖人祖坟了。

有一说一,看完赛雷的视频以后,天眼妹觉得学会录音真是一个好习惯0-0

不知道大家了不了解《经济学人》这个杂志,《经济学人》是一本由英国经济学人集团创办的杂志,创办于1843年9月,创办人詹姆士·威尔逊。

从名字来看,经济学人似乎是一个商业类杂志,但实际上,《经济学人》是全球阅读量最大的时政杂志之一。

《经济学人》杂志是从2012年开始,单独开辟了中国专栏。但实际上,早在2008年,《经济学人》就已经入驻中国了。

《经济学人》杂志关联的公司为易科美思(上海)商务咨询有限公司,注册时间就是2008年10月,目前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吴晨,不过企业性质一栏,显示的却依旧是港澳台法人独资。

公司的股东只有一个主体,主要人员中看起来也只有两个中国人,突然也能理解为什么采访赛雷的分社长中文不好了,估计也是没什么学习中文的环境…

易科美思(上海)商务咨询有限公司名下还有一家分公司,应该就是北京的分社。

这…负责人也不叫任大伟(David Rennie)啊…可能换人了?

天眼妹还看到,其实早在2021年2月份的时候,我国驻英使馆发言人其实就曾驳斥过《经济学人》在涉疆文章上的错误言论。

而赛雷接受采访的时间其实是2021年11月份,大胆猜测,赛雷这波…不会本身就是想反钓鱼叭?

国内自媒体的朋友们要注意了:接受这些境外媒体的采访其实跟撸狗是一回事


很多人说“你不接受他采访不就完了?”这就是相当于你面前有一条憨态可掬的修狗勾,你却一脚踢开,固然绝对不会挨狗咬,你却也就撸不到他软糯Q弹的小肚肚了。


那么怎么既不被狗咬,又能撸到它软糯Q弹的小肚肚呢?


外国媒体就像是外面的狗子一样,你不由自主的就想要撸它,然而它也确实随时准备咬你一口,风险挑战总是与机会并存的嘛对不对?不能因为它成心要咬你就放弃撸狗,也不能因为它软糯Q弹的小肚肚就忘了它也有一嘴尖牙。

文明撸狗,利国利民。




自己家的修狗勾你知道它什么德性,咬你也不会下死手,外面的修狗勾撸起来就要刺激得多了,一方面有着陌生的软糯小肚肚,一方面又不知道脾气,不过也不是不能撸,只不过要掌握方法。


比如现在你面前有一条修狗勾,CNN也好,BBC也罢,华尔街日报、经济学人、泰晤士报,这都是既会咬人的饿狼、也有着软糯Q弹的小肚肚,我们不能仅仅当一个撸狗爱好者,更要当一个撸狗高手,既撸了狗,又不被咬。


首先是火腿肠管饱

陌生的修狗勾往往对你有很大的戒心,它不明白你的深浅,出于自我保护的本能都是防备着你的。有一些长期流浪的,尤其的贱皮子的狗勾,比如说BBC、CNN这种,会主动跑过来要吃的,这个没关系,你不能因为它是个贱皮子你就掉以轻心,火腿肠这一步必不可少。


尤其是贱皮子狗勾,这种看起来低眉顺目的,一上来就是“先生您好”、“先生您在中文互联网上有巨大的影响力”、“先生您的文章具有很高的价值”,迷魂汤给你灌个没完,哄着你抬着你。赛雷估计就是上了这个道,对于贱皮子修狗勾警惕性不足,在一场“亲切愉快的交流”之后喝了洗脚水。

去年《华尔街日报》跑来采访我,就是这个套路,尤其贱皮子的修狗勾那种谄媚低贱,脖子一缩尾巴一夹跟个丧家之犬没什么两样。你要注意这个姿态是人家的“职业化套路”,它的目的性跟它的套路一毛钱关系没有的。


这时候一顿火腿肠管饱就必不可少。


他抬你,你也要抬他,采访你的人也是一个活人,记住这一点。你一方面要捧他的平台,另一方面也要捧他个人。


捧平台就是捧贱皮子狗勾,说几句违心的话,“哎呀你们报纸享誉全球客观公正是历史悠久具有强大影响力的媒体”这种话,即使他狗屁不是满嘴胡话而且赔钱赔到老板拼命跑路,你就按照这么说;


捧个人就是捧贱皮子狗勾的狗腿子,关键在于把记者本人跟本次采访严密绑定,一定要问清楚姓名、笔名、栏目并且记录在案,顺便瞎JB夸他几句,什么“年轻有为视野宽广”之类的瞎话来一套。


这时候贱皮子狗勾就会引你为知己,觉得你是个“富矿”,松懈麻痹掉。




然后是一把摁住脖子


把话说死,把“采访”的基调定在你这里,他嘴皮子无论如何翻花都不能翻出你的这个基调,你不管他舌灿莲花还是撒泼打滚,一句话给他摁死了!


就像吃饱了火腿肠的贱皮子狗,多半会躺下挨撸,不然它图个啥?这时候千万不能直接上手撸肚皮,而是先要一把摁住脖子再说,摁住了脖子狗嘴就没地方乱咬,它真的要咬你,你大不了手上加一点劲,我就不信狗嘴里还能伸出象牙来?

采访基调必须要你定:今天就谈这个,结论我直接呼你一脸


有次《纽约时报》采访我,问我对中国疫情防控的看法,那段时间美国疫情还没有炸得像今天这么惨,大致意思应该是让我批判一把中国防疫措施过于严格“侵犯人权”之类的。我出手,那就是很快呀!


我直接说,“纽约疫情即将爆发,整个美国的疫情即将失控,美国将会迅速陷入一场严重的人道主义危机之中,建议美国政府迅速向中国求助,引进中国疫情防控的先进经验,避免美国人权遭到重大打击,避免美国人民陷入严重的人权灾难。”


当然了大记者、贱皮子狗勾的狗腿子怎么会这么容易就范?就像你撸狗的时候摁住狗脖子了,它不还有四条腿么?它一定会四条腿乱蹬,试图挣脱被你摁住的命运。


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三句话不离“美国人权灾难”就是了。


中国政府和人民已经在疫情防控上交上了一份合格的答卷,美国即将面对疫情挑战,你要是关心你自己的人民那你就照搬照抄这一套,你要是不照搬照抄这一套,那你就是放任人道主义灾难的发生、不关心你的人民。


逻辑就这么简单,无论你多贱皮子的狗勾,你总翻不出这个花去。




剩下就是尽情的揉它软糯Q弹的小肚肚了

你可以先抓一把它护心毛:连捧带打。《华尔街日报》、《纽约时报》是具有巨大社会影响力的媒体,也是舆论的精华,是美国社会重要的舆论平台,有着历史悠久的社会责任与道义标杆,应当为人类普遍价值观和社会进步富有责任,你先把它捧起来嘛。您(记者)是一位资深媒体人,对于媒体与社会的关系有着比我更深层次的理解,作为一名正直的记者一定不会放任人道主义灾难发生而不管。


然后就是rua肚子:直攻要害。相信贵方一定会本着社会责任感,深切呼吁严格的疫情防控,为美国人民的生命安全负责,为美国社会的稳定繁荣负责,为媒体形象与媒体责任感负责,大力呼吁加强防控,充分借鉴中国经验,写出一篇合格的报道的。


像《华尔街日报》那位采访的是对特朗普和拜登竞选的破事儿,我直接说我不关心,因为美国的最终全集机构不在白宫不在国会山,而是在华尔街,是资本控制着美国选举,他们作为前台的小丑,谁上台也改变不了美国这场闹剧的本质。顺便小小的宣传了一把社会主义民主,进行了一下民主普及工作,指出了记者本人身为资本家控制的媒体工作人员的悲惨处境与尴尬地位。


或者你就直接说,你敢把我说的话原封不动放在报纸上吗


这是你一个记者的羞耻,是违背新闻道德的无耻行径,是你一个记者这一辈子毫无存在价值的绝佳证明,是你身为一个人道德沦丧与行为卑劣的证明。


反正火腿肠在它肚子里,脖子在你手里,软糯Q弹的小肚肚你想怎么揉就怎么揉。





前提是你要知道这些外国媒体都是不折不扣的贱皮子狗,这一点随时都要非常清楚,它绝对不可能给你带来任何好处,跟电信诈骗犯是一个意思。它既不可能给你带来什么“世界声誉”,也不可能提升你什么“国际形象”,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绝对不可能发生的,天上只会掉陷阱


任何一个自媒体人都绝对不要妄想着什么“我的社会影响力已经这么大了吗?”你扯你的犊子蛋呢!自我陶醉有意思吗?


我这儿给你讲一个“帕萨特”的故事。


我以前有个兵,有一天就接到个电话,说他“中了一辆帕萨特”,说得真真的,那还是2005年的事情,那时候这种骗局挺多的。小伙子就跑来找我请假,要去“领帕萨特”。


我说扯你娘犊子蛋呢。


他说真真的,就在哪儿哪儿,说是当面去取,一手交钥匙开走。


我说你是不是炊事班伙食开太好了猪油糊了心?他特么的中了一辆帕萨特,他为什么不自己开走拉倒呢?他不告诉你你不也不知道么?就像这什么《经济学人》,他看你赛雷影响力大他跑来替你挣面子?他特么的傻B么?他不知道给自己或者自己人?


信这个的都属于猪油糊了心。


完了小伙子生死要去,我们那儿到拉萨只能包车,一趟1000块钱,他一个月工资也才1800块。我说你小子要请假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必须要答应我两个条件:第一,你跟连队里要去拉萨办事儿的几个人一起去,平摊路费但是你不许自己一个人跑;第二,如果你没有领到你的那“帕萨特”,那么你以后外号就叫“帕萨特”了,给你长个教训。


他答应了然后跟个兔子一样往外蹦。


我叫来一个老兵,要去拉萨接老婆过来探亲的,把帕萨特的事情跟他一说,老兵眼睛都直了,很难相信这个年代还有这么傻的人。我说你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受骗,但是也要让他死心,允许不超过一个月的损失,抓住把柄能报警就报警。


果然小伙子去了拉萨被人一顿忽悠,一会儿要交什么“保证金”一会儿又是啥“物流费”的,他工资卡一直都在老兵手里也没招。最后这小子不晓得找了他什么“老乡”活生生借了两千块钱,拿去交了智商税。


从此被叫“帕萨特”一直到退伍


赛雷要引以为戒啊!

采访塞雷的那位,负责撰写中国内容的专栏作者chaguan(茶馆),老反华了。其父供职于政府情报部门,这反华反的也算是家学传承。

至于经济学人儿,无非收钱办事。我读了这些年,都是当乐子看的。这玩意儿的价值就是维持英文阅读水平,了解下西方喉舌当下舆论风向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