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如何看待美国政坛关于「反华和反俄哪个更有利于美国」的争议?

近日,美国政坛发生了一件恐怕会让中国和俄罗斯感到极为无语的事。 事情的起因,与美国政府最近决定往东欧增兵,支持乌克兰对抗俄罗斯,还有意想让乌克兰加入北…

212 个回答

支持高赞答案的观点,也就是:就目前的美国国内政坛来说,只存在“同时反华反俄”和“主要反华有力气了再反俄”两种观点,而不存在“反华或反俄”的选项

美国从地缘上来说,就是大号的英国。英国人玩了几百年的“欧洲大陆势力均衡”,当了几百年的欧洲搅屎棍。作为大号英国的美国,也是绝不能容忍欧洲真正统合起来。反俄是控制欧洲最重要手段,不反俄,美国对欧洲的控制就会出大问题。

另一边,中国也是在国力上真正威胁到美国的后来者。自从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国之后,还是第一次有一个国家如此接近美国。所以美国要保住美国第一的位置,也必须压制中国。

共和党的主张基本上是“主要反华,等有了力气再反俄”。说得更明白一些,就是先从欧洲收缩力量,集中到亚洲,等压制住了中国之后,再做打算。

这个想法当然很好,但是却有一个大问题,那就是如何做到收缩力量而不收缩利益?霸权国家的利益是依靠他们的力量来获得的。绝没有力量不在了,利益还能长时间保持的道理。不久前哈萨克斯坦的变故,就可以视为是美国在中亚的收缩的后果。

自古以来,帝国的收缩,被收缩的从来都不止是力量,同时也是利益。但力量也是要靠利益来支持的。没有足够的利益的支持,就无法支撑超强的力量。所以如果美国试图在欧洲或者中东收缩力量,那这个力量未必就能够如他们所希望的那样转移到亚洲来压制中国。更大的可能反而是随着力量的收缩,对应的利益消失了,然后这利益支撑着的力量也无声无息地消失了。很多时候,战略收缩的时候,想的是把力量集中起来,最后的结果却是,力量也在收缩中消失了。世界历史上几乎就没有哪个大帝国,能在力量收缩之后,再次扩张开的。

所以在民主党看来,“主要反华,等有力量了再反俄”,就是一套“七伤拳”,先不说最后的结果,首先它肯定会从整体上削弱美国的力量这是毫无疑问的。到时候很可能是既没有力量来反俄,也没有力量来反华。白白地损耗了力量,最后一无所得。所以民主党希望的是,能利用盟国的力量,把两头都按住。再看看能不能有转机。

谢邀

其实问题不是太准确,就目前的美国国内政坛来说,只存在“同时反华反俄”和“主要反华有力气了再反俄”两种观点,而不存在“反华或反俄”的选项

我们就从Hawley议员的信开始吧,他把共和党内部“主要反华有力气了再反俄”的观点表述的比较明确了。

我大致翻译了一下他信里问国务卿布林肯和国防部长奥斯丁的六个问题:

中国的崛起已经打破了美国外交政策的基本假设。拜登政府对乌克兰可能加入北约的支持,需要特别审查过去时代的遗产。因此,我要求您在2022年2月28日之前对以下问题作出书面答复:

1、乌克兰加入北约将如何按照《北大西洋公约》第10条的要求,促进北大西洋地区的安全,特别是考虑到乌克兰容易受到俄罗斯入侵?

2、你认为乌克兰加入北约会改善美国的国家安全,足以证明美国现在或可预见的将来承诺在乌克兰问题上与俄罗斯作战是合理的?

这两个问题都在质疑保卫乌克兰的合理性。到底保卫乌克兰能对美国和北约带来什么好处?还是只是被拉进有一个战争泥沼?

100年前美国的孤立主义就是这个心态:到底介入战争能给我带来什么好处?


3、如果乌克兰被接纳加入北约,你会担心美国有能力保卫乌克兰免受俄罗斯的军事侵略,同时在印太地区威慑或击败中国吗?

4、你是否承诺要求并接受国防部长的证明,即美国军方将能够与其他北约盟国合作,在不损害其同时在印太地区威慑或击败中国的情况下,在采取任何进一步行动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之前,保卫乌克兰免受俄罗斯的侵略?

这两个问题是下一个逻辑:目前美国是否有能力同时应对两场战争?如果没有的话,如何能让我们相信美国应该同时介入乌克兰的同时还保留有应对中国的能力?

这是目前共和党、特朗普等人的主要逻辑,认为美国目前其实是没有能力同时应对两场战争的。


5、你是否同意北约盟国未能在自己的防御上花费超过百分之二,必然会限制北约接受更多成员的能力,特别是在美国将军事资源转移到印太地区的情况下?

6、你是否同意,美国谨慎的做法是等到包括德国在内的北约盟国将超过国家GDP的2%用于国防,然后再采取任何进一步行动支持乌克兰加入北约?

这其实是共和党等人最核心的问题:北约已经够费钱了,再加一个乌克兰、美国的军费都花在驻军上了,哪还有空间去升级装备?

北约其实要求各个国家都能把军费开支提升到至少2%以上,但目前30个北约国家里、只有19个达到了、基本还是小国。真正的大国,比如德国,仅有1.4%。

当年特朗普要求德国法国把自己的军费开支直接提升到4%,让欧盟一片哗然。这其实是漫天要价就地还钱的思路,本质上还是希望“欧洲人自己出钱包围欧洲”,而不是美国人一直当保姆。


所以总结一下,目前“主要反华有力气了再反俄”的选项,主要逻辑就是:

我没那么多钱、我也缺少绝对实力,先应对主要矛盾、再解决次要矛盾


好了,看上去逻辑能自洽。

那民主党和传统共和党的思路是什么呢?

很简单,美国的世界霸权是不能出现松动的。

如果一旦这个霸权出现松动,那就是多米诺效应,一块接一块推倒下去,再也停不下来。

所以他们不是不知道美国目前实力不够、钱不够多,但还是高举“自由民主”大旗,说着一些假大空的口号,因为他们知道这些是世界霸权的根基。

一旦美国退回美洲大陆、回到孤立主义,那美国目前的金融霸权也保不住了,美国人再也没有这么好的日子过了。

阿富汗撤军乱局这种例子,出现一次就很要命了,绝对不能再有第二次。



所以你说这两个思路有错吗?好像都可以逻辑自洽,无非是观点不同,辩论下去是没有结果的。

就看谁上台了,现在是民主党执政、肯定是选择前者;而如果三年后共和党卷土重来,那必然会选择后者。

最有意思的是。

如果真要反华,

美国内部的高华和中国内部的汉奸是美国应该倚仗和大加利用的,按道理应该提拔重用。

结果每次反华高潮,伤了中国一些皮毛之后,

这些最卖力反华的蛆本身受创最深。

除了冲在前面当炮灰的伤亡,它们自己也被美国朝野当做弥补反华战果不足的添头,谁让你黄皮……

比如亚裔细分法案和限制中国人润美帝的政策。

贾队长在天有灵,不知道会怎么评价这些后辈

昭和参谋:南进和北进哪个更有利于带日本帝国的大东亚吉哈德?

乐呵的看呗,这帮政客可比春晚上那堆小品演员搞笑多了。而且是覆盖表演性和利益性(站在中国角度)的双重搞笑。

大国讨论对外战略,本来是个需要很高学术与实践水准才能上桌的高端宴席。

那曾经是基辛格,布热津斯基,乔治凯南,塞缪尔·亨廷顿级别才能上台讲话的地方。

可如今,这几位就算正直盛年,也别想上台了。因为他们一张嘴就会被扣上通俄亲华的大帽子。

基辛格和布热津斯基争论了一辈子,终于在要让乌克兰完全中立成为对俄缓冲区上达成完全一致。结果双双被无视。

乔治凯南算无遗策,结果被克林顿同时挑衅中俄底线的操作气的骂街,随后再没人鸟。

塞缪尔·亨廷顿不断的被证明他的预测是对的,然后继续被美国政客集体抨击或忽略他的下一个预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