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一瞬间放弃暗恋了很久的人,是什么感觉?

4,680 个回答

当时觉得莫名轻松。。。

然后,我还特别开心,因为终于和他告别,也等于和过去的自己告别了。。。


现在的话,我是要过很久一段时间才能记起来有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ω?`)其实当你知道对方没把你当成很重要的人,时间久了,你也会自然而然地觉得他也不重要了。。。

只是你需要时间,慢慢走过这个过程。。。

有时候失去比患得患失更加踏实呢

喜欢他这件事占据了我生命中太多的时间从大学开始一直到现在我也幻想过挽着他的胳膊向别人介绍我们

不得不承认他占据了我的全部让我没有办法再喜欢上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

但是时间长的已经让我开始已经怀疑自己对他的感觉究竟如何

所以这次我选择拒绝

1

最近秦沐有点儿怪他管我越来越宽了

就拿现在来说吧刚一进门暖气扑面而来我把黑色羽绒外套脱掉踮起脚挂到门口的挂衣架上背后忽然传来一句阴阳怪气的裙子挺好看啊你平时都穿这样

我问有什么问题

没问题吗他反问嘀嘀咕咕个没完纯欲纯欲越乖越容易让人想入非非真是不懂男人的傻丫头啊……

于是我低头审视了一下自己身上的白色内搭裙是我喜欢的法式复古风丝绒面料夹着白色蕾丝荷叶领上点缀着两个墨绿色的丝带蝴蝶结款式没毛病再看长度几乎及膝就算伸手垫脚最大幅度也只拉高到大腿中部绝对不可能露出什么不雅画面更何况我还穿着厚实的光腿神器也没毛病

结论是我没毛病是他又犯病了

出于对病号的关爱我拍拍秦沐的肩膀我知道你这回伤了脑子所以你要再老是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我会考虑把你送去精神科看看

有你这么跟哥说话的吗虽然我现在是寄人篱下但是你个小丫头我还是管得了的

我转身进厨房倒开水他跟在我屁股后面没进来站在门口伸出一只手等自己那杯

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

我倒水的手一顿忽然就不想再顺着他了直接当没看见转身出了厨房

说了几百遍了你不是我哥我也早不是小丫头了你能不能别管我了

躺到客厅的懒人沙发上我小口抿热水舒服得脚指头都酥酥麻麻地发痒在袜子里不安分地扭动

我不管你谁管你个没良心的这么多年我对你怎么样你自己说说说一句不是亲哥胜似亲哥不过分吧你小时候多乖啊什么都听我的现在长大了就不要我了他跟过来在我身边挤着坐下抱着胸一脸委屈忽而又扭头审视我你不会是在外头有了野男人听了人家的鬼话要跟我保持距离吧

我握着杯子低下头淡淡说现在没有不过迟早会有的

什么意思你还真有这个想法

他气得差点儿原地跳起

不然呢迟早的事儿我冷冷地提醒他你又不能管我一辈子

以及还有半句还没说口的话最重要的是我再也不想被他的未来女友警告了

2

他一时哑住又冲动地张口我怎么不能你嫁我我娶你咱俩结婚搭伙过日子不就是一辈子

他说这话的时候一定没有想到我会忍心拿起旁边沙发上的鲨鱼玩偶狠狠锤在了他还包着纱布的脑袋上本是一句玩笑话但我突如其来的过激反应让事情发展变得有些尴尬

这玩笑开大了

暗恋他的第七年我终于被自己不受控制的行为出卖

那一刻我的羞愤暴露无遗他看着大大咧咧实则是个极其敏感的人若不是因为最近几年见面次数实在太少他又对我毫无想法我那点小心思一定早被他看透

天知道他住我家这些天我们日日相对我有多努力多警醒时时刻刻都得费尽全力演戏

演我不爱他

他怎么能突然跟我提结婚呢

我装了这么久装到自己都快相信我往后真的可以只把他当朋友相处他却猛的往我心上的荒原燃了一把火荒原积攒多年的枯草瞬间燃起火势连绵蔓延成灾

他那么聪明一定已经从我的表情窥见我封存已久的那张名为暗恋的旧纸张上面曾密密麻麻写满他的名字

如今再也藏不住了

在我不知道该松口气还是叹口气的时候他控制住我颤动不止的肩膀用我曾听过但不是对我的极尽温柔的语气轻声说晴晴抬头好不好

我茫然照做

你喜欢我他问

我竟从中听出几分欢喜

错觉一定是错觉

我继续砸他滚蛋我才不要做你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3

鲸鲸听我说到秦沐跟我提结婚的时候正在喝黑糖珍珠奶茶由于过于惊讶她嘴里还没来得及咽下的一颗珍珠直接以抛物线状态喷出尴尬地落在了原本干净到锃光瓦亮的玻璃桌面上

那你怎么说咳嗽了老半天好不容易呼吸频率恢复正常趁我擦桌子的期间刚刚还吼着要减肥让我监督的她就想拿起奶茶在我眼皮子底下不死心地偷摸着再来一口

我把她的奶茶夺过来她试图撒娇抢回我就再喝一口就一口

我像个老妈子似的替她轻抚后背我不是怕你喝我是怕你再呛着

什么意思难道你没有立刻拉他去民政局趁他头脑发热赶紧把他套牢

我傲娇地回答鲸鲸同学我不要面子的吗我揍了他一顿还让他滚蛋

她还是又呛着了

这次是因为冬天风大她嘴张得也大激动的伸手重重往桌上一拍夸赞道干得漂亮我们沐晴同学终于出息了

说完又盯着我上看下看半天问我你暗恋他这些年我用了九头牛的劲儿都没能把你拽回来现在机会唾手可得你居然自己放弃了到底为什么啊难道你不喜欢他了

彼时我们正坐在步行街的一家老式奶茶店步行街就在我们大学母校后面店铺收入来源基本都靠学生

店里还是多年前的装修风格除了把以前堂而皇之摆放出来的奶茶粉罐子藏进了后厨多添了两副供人休息的简单桌椅外几乎没有改变卖的也还是多年前的产品菜单畅销栏那里依然印着柠檬水烧仙草之类都是些早被淘汰的基础款

唯一的优势是价格极低服务员也是老板应该是个不愁吃喝的乐天派给我们端上饮品后就悠闲地坐回吧台追剧毫不在乎生意如何

显然现在的大学生生活费比我们当年富裕许多当年店里日日客满如今环顾一圈不过寥寥几人还图个便宜愿意买单

我和鲸鲸早已毕业多年刚刚陪她逛完学校恰好路过一时兴起便进来暂作歇息看着周遭朝气蓬勃的学生们她忍不住开始跟我八卦起大学同学来

鲸鲸如今一身精致的风衣长靴性子却还似当年她刚说到班里某个男同学又离婚了激动的要跟我分享八卦的时候我突然八卦起自己来倒是把她惊到了

我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啊我前不久见过秦沐看他也没长残啊她拧着眉揣着手看我一副不得原因死不罢休的模样

对啊我暗恋秦沐这么多年好不容易得一个机会

可他说出口的那一刻我却没来由的生气

不知道是气他太过随意还是气自己仍有幻想

醒醒神你要急死我啊鲸鲸继续刨根问底

我余光看到桌上剩下的半杯柠檬水拿过来对她说我想大概是因为他说出口的那一刻我忽然发现我对他的喜欢就像这杯水一开始是满溢的可是不知道从何时起被时间一口一口偷喝掉到现在就只剩半杯了

婚姻本就沉重只剩半杯的喜欢撑得起吗

我实在没有信心

鲸鲸与我相处多年点点头表示理解脸上表情很复杂嘴角是上扬的眼角是向下的

向上是庆幸向下是遗憾

4

出店门口的时候又看到熟悉的便利贴墙当年几乎每个奶茶店都有风靡一时不知记录了多少青春往事没想到老板还留着看来真是个很长情的人只是很明显新的便利贴已经很少了我仔细找了找终于在层层叠叠的彩色纸片下找到了我当初第一次为秦沐而心动后来留下的那张

纸张可能是不小心沾了水有半边字迹已经模糊不清胶水经过多年的尘封也只是悬悬地还挂着我不敢伸手去摸生怕轻轻一碰就会掉下来再也粘不上去

不用凑近去看我还是一眼能认出就是我写的那张

粉红色的心形卡纸上没有对象没有署名

只有简单一句——我要永远待在他身边

那时候可真单纯喜欢了就自作多情的许下一生的承诺压根没考虑过对方的意愿

毕竟是第一次怦然心动啊

我和秦沐的缘分要算起来能追溯到我们都还是一颗胚胎的时候我爸和他爸是老友关系好到老婆都嫉妒不仅房子买在同一个小区给孩子取名也不忘把对方姓氏带上

命运好像在出生时便安排好了一切

他出生在最灿烂的盛夏天的正午满树的蝉鸣都在奏乐欢迎他的到来而我出生在同年寒冬的大雪纷飞的一个晚上哪怕妈妈生我前一星期就住进了医院保胎我还是以一种极瘦弱皱巴的样子好不容易才得以存活

除此之外我还天生缺陷

鉴于我是个女孩儿两家长辈又怕我因缺陷而自卑所以他叫秦沐而给我取名时特意改了个音近字叫沐晴

他们希望我能成为像太阳一样活泼开朗的孩子

可惜我没出息从未做到

那时邻里关系不像现在大家总是乐于走动顺便分享食物与八卦我们是名副其实的青梅竹马

秦叔叔是律师秦沐上高中前他特意带我们去旁听了一次现场庭审给我俩都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秦沐第一次见自己父亲严肃工作的状态明明没听懂几句但全程保持高度专注看得津津有味如秦叔叔所愿从此崇拜感一下拉满听他妈说自打回来后就天天喊着以后也要当大律师为弱小伸张正义而我一进去就大气不敢出仿佛自己才是庭下那个戴着镣铐接受审判的犯人看着平时穿着斯斯文文总是风度翩翩的秦叔忽然跟川剧变脸似的在法庭上跟人唇枪舌剑的样子吓得一惊一乍

我和秦沐的区别从小就这么明显同样的场景他代入的总是英雄角色而我永远是弱者

我本就性子内向又天生六指尽管三岁就做了手术摘除但在同小区一块儿长大的孩子里我是最受邻里阿姨们偏爱的也是最受孩子们讨厌的

小孩子哪分得清怜爱和宠爱的差别

只知道每每跟我吵架不管什么缘由回家都会被老妈赏一顿笋子炒肉

这搁谁能服气

奈何胳膊拧不过大腿于是转移火力来找我泄愤骂我是天生怪胎

记不得是几岁的事情了只能想起是被一群小孩围着高矮胖瘦男男女女都是嫌弃的模样刺耳的话语

畸形怪胎外星人……我被包围在中央瘪着嘴掉眼泪湟然找不到可以逃跑的缝隙只能捂住耳朵任他们辱骂

我懦弱的性子想必便是从这时养成

最后是秦叔和秦沐破开人群将我救出

秦叔本想把他们轰退了事毕竟都是孩子但秦沐是个天生的混世魔王堪比哪吒身子将将有父亲一半高却敢把周围一圈小孩儿指名道姓训斥个遍硬逼着他们齐声说完道歉才肯放人走

秦叔没有阻止孩群终于一哄而散后他蹲下身怜惜的摸摸我的头对我说别怕叔叔把坏小孩都赶跑了

秦小霸王在一旁立马不服气了你怎么还抢我功呢明明坏人都是我赶跑的

秦叔哈哈大笑拍拍他的肩膀好小子有你老爸我当年仗义执言的风范

秦沐得意的笑骄傲到下巴翘到天上

姜还是老的辣秦叔接着就坑了儿子一把既然你这么厉害我和你沐叔都忙以后妹妹就交给你保护了能做到吗

秦沐瞅了一旁还缩着肩膀眼泪汪汪的我一眼自信的说没问题不就多一个小妹妹嘛又抬头问他爸我这也算伸张正义锄强扶弱吧

秦叔亲昵地摸摸他的脑袋肯定的说那当然

秦沐一下嘴角咧到耳根转头冲我说小丫头以后你就归我管了要听话知道吗

我赶紧嗯嗯两声又怕声音太轻他没听见连连点头

从那以后秦沐身后就多了一个小尾巴他也不嫌烦把保护任务执行的十分到位方方面面尽职尽责一干就是好多年

5

开始我也是真把他当哥哥一样崇拜

直到上了大学我们一同离家去了陌生的城市虽是同城异校好歹身边还剩彼此陪伴和依赖他的小霸王威风收敛许多而我依然是只软弱无能的兔子谁见了都觉得可以任意拎着耳朵捏一把

我是个慢热的人开学几个月除了能和室友聊上几句日常几乎没交到什么朋友秦沐看不得我总是形单影只的在偌大的校园穿梭便拿了我的课表有空的时候会像柜子里的哆啦 A 梦一样忽然就从我身边冒出来

那时我有一个个性过分热情的舍友几次向我示好都只有淡淡的回应以为我是故意装高冷很是不喜欢我的性子

其实我只是不知道怎么回应她对等的热情

某天秦沐正好有空带着两杯热奶茶来陪我上晚课他来时我们那排已经坐满他便独自坐到教室最后等我

舍友正好坐我旁边下课时她从我桌旁路过书包带子不小心碰倒了我放在桌角装满热水的玻璃杯她被杯子碎裂在地的声音吓住知道闯了祸却不肯轻易认错尤其对象是我便假作什么都没有发生继续往教室外走

我看着一地七零八落的碎片呆愣在原地想叫住她让她赔却迟迟张不开口

见我这个当事人都不说话同学们也纷纷离开

我的胆子就这么小

可杯子是高中毕业后我和秦沐一起去迪士尼玩时买的同款纪念品我很珍惜

眼下哪怕碎了也不舍地包着眼泪傻傻的去搜捡每一块碎片

手指不小心被划破心痛加手痛泪珠子掉个不停的时候听见了熟悉的义正辞严的声音同学弄坏了东西要赔的转身就走可既不合理也不合法

是秦沐他又来给我撑腰了

你谁啊关你什么事舍友还在嘴硬

我是秦沐隔壁学校法学院的除此之外我也是她哥他指指我的脑袋把我的书包往肩后一甩故意恶声恶气地说我妹好欺负我可不是个好说话的人

舍友立马怂了

最终这件事以舍友心不甘情不愿的道歉并保证会赔偿我最后气呼呼的逃走收场

时间已经很晚秦沐陪我骑车回寝室刚得知我考上跟他同城大学他就陪着我去车行精挑细选了一辆最合适我的自行车又花了整整一个暑假的时间不厌其烦地教会了我独自骑行

他太迟钝没看出来我在装傻妄想着他的自行车后座

回寝室路上我一路都哭得很凶秦沐以为我是在为杯子碎了难过其实不是的是我隐隐约约的意识到不知从何时起我单纯的崇拜变质了

我不想让他当我哥了

第二天我第一次路过了那家奶茶店被下课后来光顾的汹涌人潮推进去顺手留下了我的第一张便利贴

那时我想一辈子待在他身边也坚信他身边的位置一定属于我

可事情永远不会按照我们计划好的那样发展就像我和那个过分热情的舍友也就是鲸鲸最后莫名其妙成为了最好的朋友而秦沐身边的位置多了一个人

那是比我更亲密的位置是作为妹妹永远无法企及的地方

6

那个位置叫女朋友更特别一点叫初恋

哪有什么一瞬间。

手指被纸割个小口,还得几天才能愈合。

不甘心到解放到释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