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什么会有人相信骗子的话去缅甸找高薪工作呢?

被骗去的大多是什么原因动了去缅甸的心思?

822 个回答

3大约20年前,在《小小说选刊》上看过这么一篇小说,大概意思是这样的:

最近城里很危险,很多男人都被人骗得一毛不剩,据受害者介绍,就是那天在街头被人拍了一下肩膀,然后就稀里糊涂的像中了催眠术一样,乖乖地把自己身上所有的钱都交给对方,后来的事情就什么都不知道了,过了好久才醒悟过来,太神奇了。

越来越多的男人都经历了这种事,大家的说法都出奇地一致。

老李不信这个邪,他活这么大了,就没见过还有能一拍肩膀就能让人乖乖掏钱的人。

这天傍晚,老李像往常一样在街上溜达,突然身后有人拍他肩膀。老李还以为是哪个老朋友,回头一看是一个妙龄女郎,明媚皓齿、烈焰红唇,老李乐得心里头开满了花。

妙龄女郎说她想请老李帮个忙,老李乐不可支“妹妹你说,什么忙”,妹妹指着一个小巷子,说“到我家慢慢说”。

老李心说没想到我一把年纪了还能有这种艳遇,连忙答应,然后跟这女郎往小巷子里走。

进了家门,女郎随手把外套一脱,贴身衣物衬托着婀娜的曲线,老李看得心都醉了。女郎双手勾着他脖子,老李开始毛手毛脚。

突然咣地一声,门被人踢开,进来两个彪形大汉,其中一个大汉大喊:“好啊你,光天化日调戏良家妇女,跟我到派出所去!”这变化太突然了,老李吓得魂都飞了,连忙解释“不是,我······是她让我来的”。

大汉扭头看女郎,女郎说:“我下班回家,他就跟着我闯进来了,要不是你们回来得及时,我已经被······”

大汉一听,就要扭着老李去派出所,告他强奸未遂。老李连忙求饶。

大汉说“那你拿点精神损失费吧”,老李抠抠搜搜地,把身上的钱包掏了出来,大汉一把夺过去,把钱拿走,钱包扔回给老李。说声“滚”,老李立马灰溜溜地跑了。

后来别人再讨论起这种事,老李便搭茬道“以前我也不信,那天不知道怎么的,有人拍了一下肩膀,我就晕晕乎乎地跟着走了,还心甘情愿把身上的钱都给了他,你说神奇不神奇?”

本答案适用于几乎所有骗术。如果能读进去,那你未来很难上当受骗。

------------------

我小时候也天真地认为骗子一定发明了什么高深的骗术才能骗到人,太蠢的话术怎么可能骗到人。其实不然,骗子们行走江湖的普世骗术都极其简单,仅仅是擅长抓住人的心理痒点。

骗术的关键在于,只找那些生活没得选择的人下手,这些无所适从的人没得选,他们只能赌一把,看它到底是不是真的。反正自己已经烂命一条了,输了又能怎样。

市面上的大多骗术的逻辑并不高明,仅是它太懂人性,抓住了人的痒点。

人的种种欲望就像是水痘,只要完全地体验过几次,水痘就消了,它未来就不再是痒点。但如果一个人的痒点没被满足,那这人就会不惜成本地满足自己的欲望。

「不惜成本地尝试」就是被骗的关键,如果不试,他的痒点就要跟着他走入坟墓,他这辈子都没机会,所以他只能赌。

那些去缅甸的人心里都明镜去那干嘛,都是在「风险」和「收益」之间做赌徒,那不叫被骗,叫赌博失败。

「一个人得了癌症还有半年的期限,哪怕北京协和都给他判了期货死刑,但他仍然奔走在各大江湖郎中渴求一丝丝生存的希望。如果站出来个郎中说他能治好,这时候在理智上病人知道对方大概率是骗子,但情感上它没办法说服自己,“万一治好了呢”是病人唯一的希望,因为他已经没得选了」

「一个黑胖花被一个高富帅追求,说要好好爱她。理智上她明白对方就是想在床上体验一把愉悦而已,但黑胖花没得选。被这个级别的男神骗钱骗色已经是她最好的结果了,要么她一辈子都不可能跟高富帅谈恋爱。所以她背水一战孤注一掷,决定赌一把,输了也没啥亏的」

「有的人从小缺爱,他看别人家庭幸福,情侣恩爱,他就一直痒。所以哪怕是碰到渣男渣女的谎话哄骗他也必须试一试。因为这是他目前低成本解决痒点的唯一途径。但押一次,输一次,押一次,输一次」

「进传销组织的人,家庭普遍都是一地鸡毛,没有和睦的亲人、没有工作、没有学历、没有持之以恒做基础工作的恒心和毅力。突然出现个人告诉他,你现在只要能拿出来18万,2年之后就有888万,不过有一点风险,你要试一下吗?因为他烂命一条,有20万块钱对他的人生也起不到什么翻身作用。为什么不拿18万出来试一试呢」

----------

所有你能看得到摸得着的普世骗术,没有任何一个是高明的。

世界上最成功的骗局,庞氏骗局,它高明吗?你给对方1万,过两天对方给你2万,没有任何拐弯抹角的逻辑陷阱,但就是有人被骗。

为啥被骗?因为只要是人类,就有情感和欲望的弱点。有情感弱点,就一定会有某个节点放下理性的防备。

被骗的人是没得选,面前的这个骗子哪怕有90%的几率都是骗人,都有人愿意赌上自己的钱和心去试试那10%。

因为如果他这次不赌这10%,那他这辈子怎么努力都不可能实现那10%可能下的美好生活。

所以说,多数人被骗不是脑子不行,也不是理性层面的逻辑捋不清,而是摆脱不了一个困境,「由于感情和钱的匮乏,在缺少获取它们途径的情况下,将所有的赌注押在一个低成功率的骗子身上,因为这是唯一的途径和机会」

----------

因此,不想当受骗人,就得明白骗子怎么骗人。

骗人。不能让对方大脑装备起理性,而是要通过各种手段让对方卸下理性的防备,找到对方情感上的软肋,再强烈唤起对方对欲望的贪求,让对方变成欲望的奴隶。这便是行骗的窗口期。

在窗口期,要根据群体去挖掘对方欲望。

「想骗宅男老实人的钱,就要营造一个他这辈子都没可能在一起的女神形象,其他同级别女的不会正眼看他,只有你可能跟他在一起」

「想骗怕贫穷的中年男人,就要给他营造一个暴富的机会,别人没可能让他赚大钱,只有你能帮他实现财富自由」

「想骗老人,就要给他营造一个治病的秘方,别的主任专家没可能给他看好病,只有你能帮他实现长命百岁」

首先,要把他向「运气」方向指引。告诉他“你虽然很普通,但你真的是天选之人,比你优秀的人很多,但都没有你这个运气”。

然后,把自己塑造成实现对方欲望唯一途径的人。告诉对方”你不跟着我做,你这辈子就没机会了“。在他的社会关系中,建立自己的稀缺性。

最后,将这个他认为是10%可能性的赌局,吹的天花乱坠,通过语言和虚假的例子,侧面告诉对方这个事不止有10%的可能性,吹成40%甚至60%的可能性。

这时候对方会逐渐从防备的态度中走出来,转而变成激进和勇敢,表示“快!咱们的赌局什么时候开始,我等不及了”。

当然,这件事连10%的可能性都没有,骗子知道是0%,但被骗的人仍抱有一丝幻想。

----------

因此,想要不被骗,就要理性上认清楚自己几斤几两,在心理层面破除自己的痒点。

然后带着自己的痒点10年、20年、甚至带进坟墓。

诚然,要逆转生理的欲望,克制基因本能,这非常难。

也正是因为它难,才有那么多人被骗。

----------



当然我也在骗您,我在开头说「本答案适用于几乎所有骗术。如果能读进去,那你未来很难上当受骗」。

这就是告诉你在冥冥之中看到我的答案是你的运气,别人没这个机会,您想要提升自己的思维,而我能帮你实现愿望。所以你认为这个答案很珍贵,你读进去了。

挖掘欲望,制造低成本尝试机会,制造稀缺性,制造运气。

郝振东就是被骗到缅甸的失足男人

他会被骗是因为真的走投无路了

一张去云南昆明的车票钱已经是他的全部积蓄......

如果能重来他肯定不会去

在缅甸被暴打关水牢剁手指螺丝刀插头这些都是他的日常......

其中残忍血腥程度简直让人不敢想象......


01

东子我这有个活日结两千包吃住要不要来一起干

两千这么多什么活你说清楚

游戏客服陪玩家聊天就成一点不累

2020 年晚秋的一个深夜郝振东站在公司顶楼平台翻看几天前的微信聊天记录

鬼信他骂了句把手机摔在地上翻上围栏望着楼下的点点灯光

但凡向前再跨一步老子就万事解脱了……他想

今年 37 岁的郝振东河南洛阳人原本是搞网游代练的工作室开得有声有色没想到 2016 年游戏内严打外挂令他的业务大受打击生意惨淡无比

郝振东欠了一屁股债房子车子全卖了还没凑够只能每天喝白粥过着有上顿没下顿的日子

老婆气得大骂他窝囊废一年后带着六岁的女儿跑了

如今催债的人又上门了还三番五次谩骂他

一分钱难倒英雄汉的滋味他深刻地品尝到了纠结再三他还是颤巍巍地爬下了天台围栏捡回了手机

小叔你在哪

缅北佤邦

那边很快就回复了

看到佤邦俩字郝振东心头一震两年前他就听说有个哥们去了缅北搞什么大生意赚了不少钱买了好几套房

而这个对话的小叔听说去了缅北也发财了经常在朋友圈晒他左拥右抱的缅甸美女……

第二天清早走投无路的郝振东就用最后的积蓄买了张去云南昆明的高铁票

抵达昆明后马不停蹄地坐大巴到了西双版纳又在山沟沟里颠簸了一天一夜终于到达了中缅边境

在这里他没有见到小叔却见到了不认识的接头人

是带去干游戏客服的吗郝振东不放心地问了句

走吧接头人脸色很不好看把郝振东带到了一个很偏的路口俩人在这里相对无言等了三个多钟头才终于等来了一台破旧的面包车

上车后郝振东发现车里已经坐得满满当当

他点了点少说十来号人有男有女

他明白了这些人都是偷渡客就像自己一样没有护照也可以到缅甸留下来接头人就是传说中的蛇头

一路向西车在茂密的丛林里七高八低颠了半天郝振东胃里翻江倒海都快颠吐了……好不容易才到了座山脚下一车人都被蛇头赶下了车

现在把随身行李都扔到山沟里

为啥啊郝振东不解

让你扔就扔不扔就自己回去

郝振东不敢顶嘴依言把行李包甩进了几米深的山沟他隐约感到这会是一条不归之路……

一会上山都别大声说话……蛇头再三叮嘱道然后带队往山头爬

沿着山路爬了两个多小时郝振东手臂腿上全是被植被划伤的血口子人也累得气喘吁吁但他一个字也不敢抱怨

此时天色已是黑压压一片蛇头望了几眼朝山顶打了个暗号从林子里冒出个人影

现在已经是缅甸境内了那个是接头去公司的剩下的路你们跟他走就行蛇头指着对面走过来的人

好在下山走了没多远就听见远处有引擎轰轰作响

一台更加破烂的军用卡车把全部偷渡客接到了一座小镇上后来郝振东才知道此地就是缅北的孟包

很奇怪这里看起来穷得叮当响但镇中央居然有好几栋高楼大厦甚至车子还开上了一条灯火通明的大道两旁都是大酒店

孟包街景

酒店上巨大的中文招牌却令郝振东倍感亲切加上耳边传来的中文令他觉得这里像极了国内的县城

下车后郝振东迎着晚风中掏出一支烟大吸了一口

望着灯红酒绿的那一刻他似乎还觉得有点暗爽居然咧嘴笑了

然而接下来的一幕就让他再也笑不出来了

所有人被领队拉去了孟包产业园的一座高楼这座 7 层的建筑外观看上去很像国内的写字楼但进门后立马不对劲了——门廊阴森森的居然还有人守着大门站岗

7 层办公室实地拍摄

更揪心的是站岗守卫居然人手一把 AK 步枪腰里还别着电棍……

02

全部进去今后你们就在这上班

领队的语气已经不只是命令而是呵斥

他把郝振东他们分成男女两队女的带去楼上男的全部赶进一间办公室样的房间里面全是小隔间工位——有些隔间里还有人在工作桌上铺满了手机电脑

领队离开前的最后一件事是把所有人的手机身份证全部强扣由公司代管

搜身完毕郝振东已经感到脊梁骨发寒

这时有个自称总监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这是公司制度化管理的一部分只要大家遵守规则就不会为难你们

当晚郝振东就接受了部门入职培训

他被分配到一个狭小的工位办公桌上有一台电脑三台手机

更离谱的是还有一本打印装订好的本子每页都是各种网络土味情话

总监告诉他要从新手业务员干起工作内容就是在各种社交平台陪女性聊天让她们迷上自己并最终获取她们的信任

这时他才明白自己根本不是来干游戏客服而是要当狗推也就是搞杀猪盘式的网络诈骗

每个狗推总监都会量身打造一个虚拟身份郝振东的身份是个帅气的成功人士他的照片等资料都搬运自某个小网红

从这天起郝振东在公司正式上班吃住睡都在这座 7 层小楼里外出也被严格管制

没有同事知道他的真名大家都喊他的外号豹子

郝振东就像一头潜伏的豹子在社交丛林中寻觅合适的猎物

丰富的感情经历帮了不少忙他很快就加上了不少女网友大部分都和他聊得火热此时他觉得这份活还挺有意思

后来他才知道他干的其实就是杀猪盘中的养猪

郝振东从老员工海哥那边了解到杀猪是一个持续放血的过程被骗的女性从第一次投钱开始就会进套狗推的推波助澜下她们会不断往里扔钱直到倾家荡产

接下来更无耻的是狗推还要诱骗她们卖房子四处借钱直到血本无归……

这不中啊……这不把人往死路上逼嘛郝振东想起几天前的自己忍不住说道

那些个拜金婆娘本来就是活该海哥一脸不屑

郝振东试着骗了一个女孩只骗了百来块但他依然觉得良心不安夜里睡不踏实

第二天他就找借口把钱给退了

从这时起他打定主意一定要辞职走人

没想到总监一听说张口提出要交一笔赔偿金才能放人郝振东问多少总监让他去找财务过了老半天财务递给他一张单子

接到单子扫了一眼郝振东头都炸了——杂七杂八居然要几万块还有很多莫名其妙的离谱费用键盘磨损费海景空气费……

他明白了这玩意就是个赎身费此地就是个监牢进来了就难逃

某天他在园区走廊抽烟见几个河南老乡蹲一块儿偷偷聊着什么郝振东凑过去一听原来几个人居然在策划逃跑

虽然只干了几天但郝振东已经听说私自偷逃的可怕下场毒打水牢还有人被割了肾……

于是郝振东没敢吱声默默退开了

3 天后的一个深夜浅眠的郝振东听见楼下有人大声吼叫紧接着还有数声枪响他猜测是那几个老乡逃跑了却不知道成功了没……

划破夜空的枪声令人毛骨悚然

整个后半夜郝振东压根无法合眼整个心都揪着

第二天清早总监挨个宿舍敲门通知所有人开会说有重要的事情要公布

今天凌晨有三名员工违规逃离公司居然冲出了安保的设防……他们以为真能逃掉园区外面是哪里是佤邦的军事管理区严禁非法通行

总监猛地拍了拍桌子

三个憨包统统被军方视为可疑分子当场击毙脑水爆了一地哈哈

排成一排接受训话的郝振东此刻吓得冷汗直流差点摔倒在地上

总监盯着他的脸轻蔑地笑了

03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郝振东被安排了第一个目标川妹子李晴

这个女孩正在某平台发帖征友郝振东便用一个叫关尾的 ID写了满满一通表达自己多年来寻觅真爱的坚持

他自称自己是新一线土著游戏公司策划身高 183爱好健身做饭……

李晴瞬间对关尾充满了好感当下便加了他的微信

随便寒暄了几句后李晴就去翻看关尾的朋友圈

发现原来这个关尾不但长得不错还穿着一身范思哲感觉真的是个高富帅李晴干脆把对方的朋友圈全部翻了一遍越看越喜欢

郝振东也趁机大献殷勤李晴感觉一下子春天到了短短三天俩人的话题就火速升温并且确定了情侣关系

就在俩人你侬我侬的时候没想到某天郝振东却突然发来一句

为什么你那么信任我

这没头没脑的一句让李晴感到莫名其妙但她还是如实回答

我就是相信你啊长得帅又有钱关键是……对我很好

你这么喜欢高富帅难道不知道他们很多其实都是骗子吗

李晴捧着手机突然咯咯笑了起来她觉得关尾一定是在逗她

能骗我的人还没出生呢哈哈

没想到郝振东什么都没回

李晴赶紧追问了几句依然没有回复

她觉得自己一定是什么地方说错了话赶紧不停地赔不是可一晚上都没等来任何回复

这个不知所措的姑娘急得哭红了眼守着手机昏昏沉沉地睡了过去

第二天一早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李晴赶紧抱起来看

关尾突然向自己大吐苦水

对不起晴晴昨晚心情实在太差了最近我策划的新产品搞出个幺蛾子怕是奖金要扣光了还连搭了三个哭脸表情

怎么回事是卖得不好吗李晴丝毫不再在意对方玩失踪的事反而关心起他的情绪

不是游戏内置有一个投资玩法但是我好像把算法弄错了一直在赔钱……

啊……那怎么办李晴也一下焦虑起来

挺难办的为这事我已经几天吃不下饭了

关尾发来的每一个字都让李晴倍感揪心眼泪又要掉了

晴晴要不这样吧我们刚刚重新搭建了一下后台需要测试一下你能不能帮我下公司内网测试不了……

好的李晴想都没想就回复了可我不懂这些技术的哎……

没事很简单我教你你先注册一个用户……然后我给你打一百块作为试验金

在关尾一步步的指导下李晴注册了用户账号又关联了自己的银行卡还用关尾给的钱买了 100 块的虚拟

然后李晴按了下投资按钮画面开始滚动大约 5 秒钟之后系统提示她收益 42 块

哎呀好像赚了 40 多块呢李晴补了个笑脸表情

看来算法还是有问题

那怎么办还会扣你钱吗

肯定会扣但我想到了一个办法干脆利用这个漏洞让你先赚一笔这样你到时再补贴我点就把扣掉的工资补回来了

这样会不会影响你的工作啊

不会的放心吧公司查不出你是我女朋友的关尾话锋一转不过我现在手头没钱了晴晴你可能得用自己的钱来投

04

李晴二话没说就打了 3000 块进去这一次还是只赚了几十块

关尾解释说有一个系统参数他忘记改了现在已经重新改回来他建议李晴再打多一点钱进去一次性赚够本免得节外生枝

虽然有点怀疑但李晴还是乖乖打了 10000 元这已经掏光了她的所有积

这一次收益更是只有少得可怜的几块钱

估计还是参数设置小了这样子你再想办法打点钱我把参数再改大一点试试

可李晴已经醒悟过来她在微信里痛骂关尾是个骗子

对方直接拉黑了她

就在同一时间远在一千多公里外的缅北某写字楼里几个男人笑开了花

而不远处的角落一个男人无奈而又愤慨地看向他们

原来从拒绝回复那天之后就是这些同事拿着郝振东的身份在诱骗李晴

他在养猪环节发挥上佳轻轻松就俘获了李晴的芳心但是到了杀猪阶段他却说服不了自己却欺骗一个素不相识的女孩

所以他想方设法话里藏话暗示对方希望李晴能够识破这是一场骗局

然而恋爱脑的李晴非但看不破反而越陷越深……

于是郝振东只好冷处理用不回复的方法来避免她进一步受害

没想到总监全程监视着每个狗推的诈骗进程他嫌郝振东动手太慢就强行把他的账号转交给几个老手让他们来负责杀猪

这几个混蛋果然毫不留情地骗走了李晴 1.3 万元

不过这个诈骗额在他们公司还只能算是个小数字就在上个月有个狗推在一个上海女人身上前前后后一共骗到了 292 万元成为全公司人尽皆知的名人

在公司只要有人能够骗到 5 万元以上总监就会带着他去大门口放鞭炮这些人拿着钱去外面赌钱挥霍一空

可郝振东始终无法做到心狠手辣而让他抗拒作恶的关键原因就是他的女儿——和前妻离婚后的四年多里他再也没能见到她一面

想到如今已经十岁的女儿郝振东十分担心以后女儿会被别人指着鼻子骂你爹是个诈骗犯他同样不希望女儿长大后会被身边这些混蛋骗

所以呆在公司的一个多月里他一直和那些受害女性有所共情很难开口向她们骗钱

每到杀猪阶段他就会偷偷摸摸打电话给她们告诉她们真相并道歉并让她们立刻拉黑自己

我只能骗骗你们的感情因为如果我不骗就会被打死但我不会骗你们的钱希望你们牢记这个教训不要轻易相信网上的人

每一通电话他都会这样说讽刺的是有些人甚至依然不相信他是骗子哭着闹着不肯就此分手……

这一个多月里郝振东也不是没想过逃跑但那仨老乡的下场始终令他胆寒

而且还有老员工私下告诉他自己曾经蹲过水牢……

所谓水牢实际上是个不到面积一平米的四方水坑深度却只有 1 米 4 左右里面满是又脏又臭的污水

逃跑被抓回来的人都要毒打一顿然后关水牢

水牢顶上的盖子一盖人只能弯腰窝在坑里站也站不直蹲也蹲不下去——稍微蹲深一点脏水就会没过口鼻……

如果再犯就没这么客气了挑断手筋腿筋都是常事更残忍的还有剁手指螺丝刀插头等酷刑惩罚……

如果觉得屡教不改或是没有什么利用价值就会被直接一枪打死随便抛尸佤邦的野林里

而且当时恰值中国的春节所有口岸都已经关闭真出逃成功了也回不了国

就这样郝振东只好继续干着狗推

在绝境中这个不甘堕落的男人默默地坚持着自己的本心

虽然他一直学不会杀猪但是凭借网游代练的手速可以同时和十几个人打字聊天养猪所以总监也还没有过分为难他日复一日照常干活

这一切居然神奇般地出现了转机……

大部分去缅北的人。

我都不好意思揭穿他们。

他们被骗?

他们去缅北之前不知道在缅北干嘛的?

赚大钱的方式都写在了刑法上。

他们不知道?

他们出去本来就知道要做诈骗,要搞赌博。


活着跑回来的人敢说什么?

他们怎么能活着回来?

正儿八经被骗的,正义感满满的人,一开始就抵抗的人,早就被埋在缅北的大山沟里了。


我就搞不懂。

要挑战高难度,去夯欧美那些地方去啊。

去缅北算什么玩意儿?

比拿枪的狠?

比搞赌博,搞诈骗的奸诈?

还是想去骗一波中国人捞个提成再回国光宗耀祖?


能从缅北活着回来的人,身上都有屎啊,他们没搞到几个中国家庭倾家荡产能在缅北活下来?

他们敢爆什么料?

他们回来只能说,我被骗的,我拼命抵抗,我不搞诈骗。


在缅北,业绩做得好的,留下来了。

做不好的,三天一顿打。

没做业绩的,埋了。



缅北多混乱?

首先要弄清楚当地的武装势力就花不少时间。再弄清楚谁是在当地是最大的就花不少精力。

一个政权不稳定的国家,而且还在一个国家边境处,什么最来钱,赌博诈骗毒品。

在这里想赚钱,不搞黑的搞啥?

在缅北。

你不认识几个手里拿枪的大佬说啥都不好使。


现在他们更可怕了。

而且目标群体瞄向了普普通通的老哥们。

他们知道哪里流量最大。

现在资本打造着网红暴露在大家面前。

以前他们搞赌博搞诈骗,只能暗搓搓在小H网站给到链接各位老哥。

现在光明正大无法无天为所欲为令人发指!!!

1、视频中夹带干货,暗示大家可以来:


2、精准输出目标用户:

LSP们小心。

嗝屁一位老哥。


又嗝屁一个。


3、后台维护,拉人头。


我老早就知道他们老派拉人头的做法了,

去缅北找高薪工作的,都是老乡拉老乡,没得说的。

亨利高层有福建人在。

他们过去不沾点屎都不可能跑出来。

现在令我愤怒的是。

我不刷抖音都不知道。

他们很嚣张啊!!!

搞了这么新潮的拉人头手法。

现在是目标群体瞄准了普通人。

拉人头离我们一点都不远。


另外。

噶腰子只是一个梗。

东南亚最大的器官交易黑市在泰国。

目前我知道缅北根本没有成熟的技术去做噶腰子这么先进的手术。

基本都是打死了就埋。

我很喜欢用噶腰子这个梗,但目前不是真的。


还有。

大家不要去看什么很可怕的视频。

基本在交智商税的。

我们在说诈骗的事情,你花钱买了就是马上验证什么叫做诈骗了。


有时间再写其其它的。

某音这些缅北网红,给多一两年,绝B会被捉掉。

因为贫穷会影响人的判断力。

不要小看这句话,这个道理可以说是金科玉律。搓米问答上很多人没穷过,不能理解,真经历过就知道,人在穷的时候最大的感受就是焦虑。这种焦虑不是我们常以为的脑门一热,而是是无时无刻不存在的,如影随形,时时刻刻干扰着你的判断。让你在大大小小的事情上都时常做出错误判断。大到职业规划,婚姻爱情;小到待人接物,穿着打扮。各种错误积累起来,最后就是一个词:失败。

很多时候是贫穷导致失败,而不是失败导致贫穷。

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戒赌吧

戒赌吧为什么被封了?原意很好的一个贴吧,让沉迷赌博的人们互相鼓励,结果呢?骗子横行。

常上戒赌吧的人们都知道,发帖子的很多都是狗庄,也就是放贷的或者攒局的。戒赌吧老哥们明明知道那些人是狗庄,不是真帮忙的,但很多还是义无反顾就相信了他们,有的找他们借钱接着赌,还有的甚至直接投奔过去。都知道去了以后被卖进黑煤窑还是割了腰子的可能性存在,但还是会去。为什么呢?

因为穷,就需要救命稻草。老哥们也不傻,他们不是相信狗庄,而是选择相信狗庄,想着搏一搏。

因为穷,认识的就也都是类似的人,这些人聚在一起,往往会营造一种氛围,就是网络小说里那种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的氛围。有个特别有意思的现象,越是混得不好的人,聚在一起越是互相鼓励;相反混得好的人聚在一起往往是诉苦。你看广州茶楼里那帮子喝着功夫茶一聊聊一下午,愁眉不展的中年,身家往往都挺吓人。我看LADY GAGA的演唱会视频,她拿着麦克风非常激动地说:总有人说我一无是处,但我要告诉你们,你们都是独一无二的!现场的观众疯狂欢呼。但这种话就是毫无意义的屁话,偏生有人爱听,听完还信了。

咱们一个月几千块,觉得可以,过日子嘛。但他们不,他们不要过日子,他们最大的需求是翻身。越是没出息,就越是心高气傲。他们中很多人坚决不要进厂打工,因为一个月几千块对他们来说翻不了身。

买彩票的都是什么人?明知道中国的彩票有诈,还都去买。

借高利贷的又都是什么人?有几个借高利贷是正经用途的?

本质上和去缅甸的动机是一样的。

所以贫穷很可怕,可怕在贫穷是一个漩涡,你陷进去了,心态就变了。心态一变,就容易做出错误的决定。越想翻身越翻不了身。

而贫穷的人往往受教育程度有限,对世界认知有限,特别容易上当受骗。

所以画像就出来了:贫穷的,焦虑的,学历低的,年轻的,迫切渴望翻身的,拒绝稳定工作的,有赌性的……这种人,我们有个称呼,叫“韭菜”。

被噶是韭菜的宿命。

可是在国内被噶顶多也就是钱没了,这些人又没什么钱,自然不怕。他们用这套生存经验去理解缅甸,以为自己是去搏一搏挣快钱的,反正没什么好失去的。却没想到那种地方要钱也要命。

其实很多事情稍微打听一下就行,偏不。你跟他们说他们还跟你急。也是,你把人家救命稻草拔了,人家能不急么。

我平时刷抖音,总刷出越南姑娘倒贴中国人然后被抛弃的视频,视频内容一般就是一个漂亮姑娘在哭,文案永远是一样的,倒贴,被抛弃。在咱们看来那是教育意义,告诫我们不要始乱终弃;但在一些烂仔看来,那是在告诉他们赶紧去白嫖。

出发的时候都满怀憧憬,觉得广阔天地大有可为,那地方人傻钱多遍地黄金,自己这么精明能干,去了以后混几年肯定出头,然后衣锦还乡,没准还能泡几个当地妞然后始乱终弃一下。

结果去了可就不容易回来了。

劝君惜身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