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2022 年大规模裁员后,计算机专业会成为下一个土木吗?

2023年跨考生逐渐觉得自己是49年入国军…

648 个回答

先说答案:不太可能。现在的大部分小程序员呀,题做得是够了,就是年龄小了,网也上晚了,我来给你讲点过去的故事你就大概有数了。我也没有给你分析寰宇国际经济形势的能力,只是用我个人的经历给大家说一下为什么计算机的发展和土木这种专业有本质性的不同。我个人经历参考价值业有限,如果有更深刻的理解也很欢迎大家分享。

我05年考上哈工大,当时上计算机学院分数是整个录取段吊车尾的,我记得很清楚当时是我把机械,自动化和土木都填在前面了,结果一个都没给我,录取书发家里我打开一看计算机科学与技术,我傻眼了,这是学啥的?我当然知道什么是计算机,我家03年的时候有的电脑,但我只用来偶尔拨号上网(那会儿上网还要输用户名密码登陆个一分多钟)来学英语查单词,完全没想到这玩意儿还能有技术。

我当时第一念头就是遭了,肯定找不到工作,我从来没听说过哪个大人说计算机吃香。进了哈工大之后这种感觉更明显了,当时开大会,我当时女朋友是航天学院的,我去接她吃饭顺便听他们大一宣讲,我靠,太牛了,毕业生居然能99%立即就业,月薪最低都是5000,有的还能接近10000(05年你想想),还是带编制的,那个羡慕啊。后来土木专业的老乡跟我打球的时候说,今年大四的土木学长,被中建几局领导过来打包要走了,都不用去什么招聘会,寝室里面睡觉就找工作了。然后我一看这还了得,我得转专业啊,当时想的是转去自动化或者机械,土木不用想了,大基建时代,顶流分数,转不进的。但是很“不幸”,大一成绩太差了,没转走,只能心有不甘的继续待在计算机学院了。

到了大三的时候,我是没想过读研的本来,尝试过去找工作,问学长就业的一些建议,那会儿最好的就是去外企,比如Oracle,微软还有那会儿还没跑路的谷歌,再来就是爱立信,诺基亚还有冉冉升起的华为,再差一点就是什么东软,浪潮了。但是薪资方面,除开外企,基本都不咋地,而且一样加班,那会儿虽然没有996成风,但是一样有“日本人来中国企业上班说大家要努力加班最后被中国人的加班程度吓跑”的笑话,那会儿大家不觉得加班是多大个事儿的主要原因是真的在遍地捡钱。但是这个钱,计算机是捡不太到的,主要就是土木和制造业老哥在发财,一个项目下来几万十几万的奖金,考虑到那会儿的房价,你不眼红是不可能的。

网龄比较大的朋友应该是认识下面这个图的,这位老哥是很久以前一个身患重病很有名的乞丐,因为极其糟糕的程序员就业形势,这张图很多计算机Q群里都有,你看现在还有人敢发这玩意儿不?以至于当年甚至有家长在我妈面前骑脸嘲讽我说“IT人才?我看是挨踢人才”,当然,十余年过去,那位家长变成了我的笑话。

别问为什么没有python,09年有几个人在写python?

当时一想,既然掉到坑里了也没办法了,读个研吧(那会儿很不流行读研),考研已经晚了,美国太贵了,就欧洲吧!向学长打听了一下有个法国工程师项目,好像还像那么回事儿就去了。但是在临近出国的最后半年学语言的时候,我就发现事情好像有点不对劲。

航院作为工大工科王冠上最大的钻石,一直是录取线霸榜的存在,我记得还有过上清华线的同学不去清华选择来了哈工大航院,我在大学三四年级的时候就发现他们的新生欢迎会上吹的东西在发生改变(我在学校里干学生工作,经常组织会场)。我大一的时候,他们吹的是高收入+高地位+编制+理想;大三大四的时候就不太谈收入了,主要是说编制,因为当年金融海啸,大家对稳定收入看的比以往更重了,等我法国毕业了之后回来看老师的时候,打听了一下,说现在已经开始主攻谈理想了。。。土木的情况我也就不说了,我那批同学倒是基本都赚到钱了,后来都当成了某总或者某高工,但是无一例外,同学聚会都在说一天不如一天。问了一下,说能接到的项目和条件都越来越差了,航天口的朋友也说国家的投入力度已经在下降了,我那会儿还在跟他们开玩笑说别装逼了,你们至少挣到钱了,我这还是穷光蛋哦。

其实究其原因,现在回头看来就是那会儿的计算机行业独立性太差了,依附于各个学科,比如通信工程,电子工程,航天甚至是土木机械。你说你会编程,然而编程本身并不是个创造价值的技能,就跟画画一样,是一种纯洁的智力活动,需要依附于实体产品存在。然而那个年代受限于硬件水平和金融发展,许多今天CS人从事的工作实际上是被外专业的人兼职在做,也就是所谓的我干着某个需要顺带编编程的工作。

这个现状其实感觉到了12年都是没有太大改变的,因为移动端还没有特别普及(无论是laptop还是mobile),互联网哪怕是硅谷都还处于蓄力的阶段,大家看Facebook甚至都是主要在电脑上看,偶尔用手机聊个QQ啥的就挺潮了(我第一部智能手机就是13年的小米2)。但是13年14年以后我在沃尔沃的时候就能明显感觉到元件水平在迅速提升,不只是车载设备,游戏图像渲染,移动端甚至通信设备的性能在那几年爆发得非常厉害。

然后就是一波薪资起飞的过程,我记得很清楚,我本科毕业的时候大部分同学找的工作在5000块钱这个区间,我硕士毕业的时候又看过一次国内工作,一线城市普遍能够给到10000左右或者差点了,我印象很深刻因为搞不懂国内的薪资制度,当时我还咨询过同学8000 x 16和10000x14有什么区别,这两个offer一个是中兴,一个是华为。再后来我读博的时候15年年末,能到14000这个区间,再往后就是一天比一天高,甚至开始有个“倒挂”这个说法。然而这种发展是在欧洲体现得并不明显,因为欧洲的计算机就业模式仍然是中国在15年以前的模式,大量依附在车厂,高端制造业和通信设备生产商中,很少有纯粹的互联网流量经济,所以薪资始终没有爆发式的增长。

就是大概在那时起,我开始感觉到计算机“火”了起来。哈工大的名声在东北是当仁不让的,我在东北坐出租车,说我是哈工大的,司机师傅有时候都会问我怎么教育孩子。。但是每次问我学什么我说计算机的时候,情商高点的就是嗯嗯两声说不错,情商低的就会直接问这是学什么的?我见过最离谱的是问我和计算机和计算器有啥区别(这问题其实硬要较真还真能说道一下)。所以虽然“贵”为工大毕业生,从未享受过什么专业上指导别人的乐趣。但是在16年之后,我收到过太多来自亲戚朋友小孩,学弟学妹甚至是网友的请教,问我怎么“转码”,“刷题”。我一方面当然是感觉很荣幸,另一方面也是很诧异,后来一想感觉可能真的是我们那个年代的CS人太少了。

甚至是我博士入学的时候,招生委员会面试我的时候,我的简历被主任看了,还在跟我说“Wow, we have a pure CS student here.”我还特别尴尬,没明白他是在说什么。后来老板跟我说选人的时候大部分人本科都是学物理数学的,好一点的做EE,EI的,就我一个本硕都是正儿八经的CS,直接一眼相中。现在呢?我帮我老板招PhD,我们这个方向如果本硕都不是CS基本直接拒掉,硕士转CS的也要细细把关,原因也很简单,太多转专业的人了,以至于有个CS本科学位直接在竞争中都高人一等。

直到2020年,所谓的迎来了国内互联网的寒冬,当时我就听到很多人劝退转码的声音,说别学CS了,时代已经过去了。我从未同意过这种想法,完全不同意。我见证过CS崛起的整个过程,它和其他专业的强势有着本质性的不同。

首先,CS本质是一门技术,而不是一个特定的行业。你学土木,学机械,虽然有一定的泛用性,但是总归就是那几个行业可以选择。然而,CS曾经经历过一段低技术力,低复杂度因而被外专业从业者简单习得运用的年代,然而随着问题的复杂化这个时代已经彻底过去了。现在的CS是一门被运用在各行业的辅助技术(甚至是关键技术),你将不得不聘请真正意义上的CS专家来解决问题,即使他们可能跟你的主业务完全不相关。比如曾经沃尔沃的车载互联网工程师,甚至许多人是车辆工程师出身,他们的主业是造车的,GPS报警,全球定位那套系统只是他们的副系技能树。然而如今的车厂,养着一大帮完全不了解车(比如我),但却做着最值钱的部分之一的技术部门。这和许多外专业有本质不同,土木老哥要融进外专业产业恐怕难度还是不小吧?

其次,CS是不太吃政策的且具有未来。大基建时代,航天补贴时代甚至是后面的电车,芯片时代,尤其是在中国,国家财政补贴是市场人才待遇的决定性因素。某些行业特别兴盛的原因甚至不是因为他们的技术能够大幅度提升社会生产力或者幸福感,纯粹只是因为目前金融市场的资金流向有利于他们。当然,计算机一样不能在金融市场中免俗,所以互联网经济也有周期性。然而,总体来讲,CS产业的独立竞争力是很强的,因为长远来看,计算机的技术进步幅度和加速度可以说高过绝大部分其他产业,我认为只有19世纪末的电机,20世纪中叶的载具(汽车,卡车等)可以相比,关键是计算机的泛用性和产业利润率比这两个恐怕还要强上不少。而且从长远来看,计算机技术还远远没有覆盖饱和,比如我从事建筑设计业的朋友,他提到现在建筑设计也开始用一些深度学习和VR之类的技术进行提升,这也就是这两年才开始的事情;至于我现在做的自动驾驶和车载人工智能,更是处于“绝对可行,只是时间问题”的掘金过程,其他行业里你很难看到这样的景象。

再者,CS专业就业梯度友好。这一点往往被人忽视,许多专业的就业曲线十分陡峭,往往要在付出大量学习成本后才能实现初步就业。比如极端的医学,就业者需要可能长达十年才能达到业界的基本就业要求,好一点的比如土木行业,我虽不了解,恐怕要能经手实际生产力项目也得要个几年的学习吧?毕竟房子这东西安全容不得马虎。但是CS就不一样了,从3个月培训班到30年科学家,整个业界的就业曲线是比较柔和的,这个给后来者比较好的入行机会。挣钱的行业远不止CS,像数学,医学,法律等都很挣钱,但是他们的入行门槛太高了。

最后,CS不等于互联网程序员,也不是青春饭。你觉得CS是互联网是因为中国目前的CS人才集中在互联网,但我站在欧洲我也会得到相反的结论,CS=高端制造业,这种推理都是有问题的,就像我之前说的,纯CS是没有什么产业的,编程本身只是个智力游戏,问题在于应用在什么地方。同时,CS是青春饭这个理由也不太站得住脚,即使是在国内,大面积CS人才投入到工业界中也就是近15年的事情,程序员35岁必然失业这个论断你得首先找到大量35岁以上的前程序员,然而在中国这个样本太小了,我大约就是这个岁数,我当年的同专业同学其实还在从事CS行业的人一点不少,不做的一般是09年那会儿就转行了。国内的程序员职业寿命确实目前看来有点短,但是主要问题我之前也回答过,跟CS本身没太大关系。

用一句话总结的话就是CS当年崛起的过程和土木崛起的过程完全不同,同样,他也不会因为土木衰败的原因而衰败。

PS:我始终反对无脑转CS,具体原因见我之前回答。但是我还是要承认,如果你面临选专业或者行业的情况,在智力达到要求,兴趣没有极大反感和偏好,爱情与理想比较懵懂的情况下,CS确实是最好的几个选择之一。然而我一再反对顶着自己的厌恶和在天赋极其糟糕的情况下强行走这条路,我这几年见过不少这种同学,下场都不太好,这个行业的先驱者红利已经被像我这样的人吃得差不多了,在信息差逐渐打开的今天,我建议要秉承“不一定要让自己快乐,但一定不别让自己难过”的思路选择专业。

这隔离时差我看是倒不过来了,写完又困了。。

计算机

  • 学习计算机基本没有门槛,学习资料到处都有,而且免费,只要你肯花时间
  • 提供计算机学位的学校已经多如牛毛,全日制的,非全日制的,自考的,函授的都有,基本上是个学校就有这东西
  • 没有“执业程序员”这样的资格认证,谁都可以转行
  • 计算机语言变革不算慢,几年下来就得重新学习一遍了,过去的经验基本归零
  • 至于35岁下岗魔咒我就不说了,在中国的就业市场那是客观存在的,欧美现在也在践行着这一套淘汰体系,不过温和些
  • 社会功能基本为零,社交圈单一,亲戚朋友更不会待见你,倒是会时时安慰,失业了也别想不开

临床医学,口腔,法学

  • 学习门槛很高,你只有被录取到相关院校才可以学习,否则就算你买到书也根本学不到知识,人家是需要“国家认证的全日制本科院校”提供的高等教育服务,什么非全日制本科,学硕,学博,函授,自考等牛鬼蛇神通通不被认可为具有专业资质,也就意味着不能考执照,你想转行到此只有高考一条路(特指临床口腔,法学估计也快了)
  • 有“执业医师资格证”“处方权”为你的稳定保驾护航,失业是不可能发生的
  • 提供临床口腔院校可是精贵的,基本上一个省就一所(还有一所中医),法学的我不大了解
  • 知识传承性强,学了基本上就受用一生,不会过时,偶尔会有边角料的革新,也是小打小闹
  • 35岁以下基本别想挣大钱,人生的顶峰在36-65之间,也是你人生最需要社会资源的时候,而这是你的社会资源也是最丰富的,基本上你每天都会有接不完的电话短信,微信和人情往来

这是我真实经历的,我们家族恰好聚集了医生和码农两个群体

计算机没有资格跟土木比,如果能重来,我肯定不会选择计算机。

第一,土木工作环境比计算机好。工地大而空旷,使人心胸开阔。计算机码农都在一个个狭窄拥挤的工位上敲代码,心理容易出问题,土木赢!

第二,土木比计算机健康,工地上免不了体力劳动,土木人在工作中就把身体锻炼了。码农天天坐着,容易出现腰肌劳损,土木赢!

第三,土木对国家贡献更大,一代代的土木人让中国获得了基建狂魔的美誉,一座座高楼一条条路,看得见摸得着。码农净搞些游戏和短视频软件祸害中国人的思想,早该图图了,土木赢!

所以,计算机没资格和土木相提并论,土木赢!


有必要说明一下,此回答是对 的拙劣模仿。详见zhihu.com/answer/244318

我学了10年计算机现在还在找工作,我爸干了一辈子土木现在也在找工作。我觉得计算机不会成为下一个土木。至于是不是49年入国军,我觉得楼主的眼光可以看长远一点,就是你这辈子到底想从事什么职业,或者干个什么事情。这篇相当于回忆录,供大家参考。

我12年高考完了那年选专业还十分纠结,我记得那年最好的专业是金融,其次是建筑,土木,医生这些。生物,化学这些更次,但这些分都还比计算机高点或者差不多。我爸就说让我自己想,学什么都可以。我爸倒是觉得干土木也不错,但是我高考太差了,国内最好的那几个土木专业都报不进去。一个18岁的无知少年,对专业选择能有什么想法呢。当时可以填5个专业,我前面几个都是填的金融管理这些热门专业,我最后填的计算机。为什么填计算机呢,因为我喜欢打游戏,我觉得学计算机的应该可以去编游戏,那我也挺喜欢的。最后,金融那么火,所以前面的都没录上,调剂到计算机。

从11,12年到最近这一两年,我想称之为中国互联网的黄金十年。如果进入社会就恰好在这黄金十年的开端,你可能根本意识不到有些精彩和癫狂只是短暂的。我上本科那会儿,你以为大家是想着去哪工作吗?不是的,我们很多同学都在想着怎么创业,有技术追求的都在想着怎么造轮子,或者出国读博士搞学术,只有躺平的人才想着本科毕业找工作。从大一开始就会有VC到学校劝人创业。那个年代滴滴和快滴还没有合并,美团也没有外卖,搓米问答过百赞都算非常热门的回答,短视频和直播更是连网速基础都还不具备。你能做出一个app 雏形,哪怕之后怎么赚钱都不知道,你都能拿到投资。所以有同学真的就拿着种子轮出去创业了。更有专业课老师原话:“你们这些搞计算机的,就是年轻的时候要想着几年赚个几百万几千万,把这辈子钱全赚够。” 可见当时的空气有多浮躁。工作很难找吗?你能想象有公司给大二的学生全职吗,有些同学课不上,出去工作,只来考试和交作业。我算是学的很渣的,因为我上大学一直在搞乱七八糟的东西,平均分不到80。好在我游戏打的多且好(多款游戏全区前10),面试反转链表都写的磕磕巴巴的,毕业依然进了某游戏大厂。我们本科毕业那年单说就业的人,工作最好的去了google,微软,微信总部,阿里核心电商业务,去腾讯当产品经理,或者知名PE,VC。对你没有看错,互联网全是热钱,搞投资的也需要招懂点技术的啊。技术学的不好怎么办呢,转产品经理呀,或者游戏策划,再不济运维测试。反正最后怎么都可以找到个工作。那时候工资最低的是去四大行总部做开发,但人家通常朝九晚五,有编制啊。毕业我去游戏公司工作了1-2年,感觉做的都是换皮游戏,和我理想中的游戏开发差距太大了,就去美国继续读书了。那时候工作一年就有猎头打你电话让你跳槽了。这有可能是我人生中的一个错误决定。

出国之后发现工作越来越难找,中国和美国都难,面试越来越难。头一年大家可能一般考个medium难度的题目,好家伙,第二年可能就直接变全考hard。好不容易找到工作,结果疫情一来offer直接取消了。本来国内公司也面了一下,给了offer但是一看工资,和之前猎头说的工资多不了多少。合着回国的话硕士两年相当于白读。于是不服,转了博士继续读。就算到了博士工作还是不好找,因为适合博士的岗位更少。面试机器学习要问,论文要聊,之前的实习经验会问,最后还要考leetcode hard,拜托我只是面个实习好吗。要知道8-6年前面试都只有easy,转专业刷50道题进美国大厂的人大有人在。我还认识一个年纪比我大很多的博士,他说10年左右那会儿,你要是学校招聘会去了Amazon的摊位,交了简历,那就可以当场拿到一个offer。看来美国也有就业市场十分疯狂的年代。

归根结底,还是因为移动互联网的红利消失。没有那么多业务扩张,不会每年扩招。工资依然高,但进入的门槛也越来越高。有逐渐精英化的趋势。也不奇怪,早几年不是就已经说中国互联网已经进入了下半场,对我们这些打工人来说意思就是变的更卷了呗。

接下来说一说土木。我爸工作那会儿80年代末,大学毕业分配去了铁路某局。那时候土木也不算最热门的。80年代末,90年代初最热的是下海经商。那会儿好多人从体制内出来经商。我爸当时比较怂,我爷爷奶奶都是农民,家里没有本钱和关系。另一方面铁路系统工作也是个香饽饽,看病铁路医院,学校铁路小学,吃饭单位食堂,基本上不花钱。我爸说小时候饿怕了,他觉得改革开放中国接下来几十年会修很多房子,很多路桥,所以他学土木完全是为了保证以后能长期吃上饭。他这话倒是没说错,从90年代初到20年,中国一直在大修基建和住房。直到最近房地产房子才真的卖不太动,高铁和高速也修的足够多了。但我爸并没有干30年,他40多岁就退休了,在单位挂职。中国土木最火的年代应该是2000年后到2015年左右,尤其是08年的四万亿,那时候很多包工头,建材行业的老板真的是在地上捡钱。但整个黄金年代差不多也就10年出头。还是以我爸为例,我上小学那年,我爸嫌弃铁路系统给钱少,跳到上海一个建筑企业管工程,3年之后居然在上海全款买房了。论买房速度,当年土木赚钱可能比现在互联网还多点。然后又干了几年在二线城市也买了两套房子,和一个商铺,我爸就辞职不干了。因为他根本不喜欢土木,他喜欢炒股和种菜。结果呢炒股这么多年了也没赚几个钱。反倒是土木行情不好,挂靠那公司不给他挂靠了,但是他又还没有到领退休金的年纪,还要找个公司交社保。所以他又开始找工作,可能也是因为太闲了。但是根本没有公司要他,现在年轻人都找不到工作,谁会要一个快60的老头呢?但是土木就业市场也有癫狂的年代呀,我爸的原话是2010年左右,“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工作”,你只要是学土木,专科都可以。现在土木凉了简单来说是国内建设搞的差不多了。美国也有基建浪潮,但是那一波过后,就不再需要那么多人了,现在美国土木工程师也不算高收入群体。

所以我算是睥见了两个行业的黄金的年代。现代社会发展变化极快,一个行业要是能赚钱可以在3年之内迅速内卷。10年可能一整个周期就过了。所以你问要不要转计算机,我想说你喜欢编程吗,你喜欢用你的技术去解决问题吗?而不仅仅是因为赚钱,因为可能最好的日子也就那几年,但你需要工作40年(按法定退休年龄65)。大多数人都不能洞见未来,当初12年我说自己录了计算机专业,很多长辈还说你那个估计和培训班出来的工资差不多。谁又能知道,12年微信只用了几个月就成了国民APP,大家瞬间就进入了移动互联网时代呢?谁又能知道几年之后浪潮就已经过了呢。

所以现在这个时间节点我认为计算机只适合喜欢的人。

计算机我认为还是很好就业的,只是前几年找工作太容易。转专业,学两天java/python也没什么实际项目经历就可以找到高薪工作。世界怎么可能一直如此美好?但是你要是有个正儿八经的计算机学位,上学期间认真做了些项目或者有实习,找工作应该不难。前提是不要往头部大厂算法岗位去卷。至于裁员,你放心,你真要有技术,绝不可能裁员到你头上。我原来做游戏,一个组十几个人。一个主程,一个引擎程序员(看着40岁以上,头发都半白了),带着我们这些刚毕业1-2年新人做开发。整组平时有问题都是找他们两个。我相信就算裁员,也不会裁他们两个。就算公司倒闭,猎头第二天就会打来电话。裁的会是光写简单业务逻辑,既不能做架构,也没有在某一块有足够技术深度的人。因为可替代性太高了。实际上就算在美国,FB几年之内不能升资深工程师就会被裁,Amazon好像每年固定开除绩效末尾6%,有些公司更高到10%。为什么这些公司敢这么做?因为这些人可替代性太高了,招个毕业生培训一下就和他们干一样的活。

但是学计算机,做软件工程师依然是接下来几十年最好的工作之一。虽然上一个黄金时代已经过去,但是白银时代也香啊。说不定下一轮技术革命来到(元宇宙,通用AI,脑机接口,生物信息等等,太多了,都可以产生新的红利)大家又都进入了黄金时代。

现在这个时间节点卷cs的性价比依然较高。能和cs比工资的基本上也就投行。药厂研发,半导体,律师,医生可能都还差了一点。药厂律师医生这些哪个不要博士毕业?进美国法学院医学院比其他专业都难,中国医学法律高考分也不低吧。半导体行业总体收入还是比软件工程师少点吧。而且人家也很难啊,做实验要扛几十斤的示波器,焊板子一坐就是一天,人家也要编程修bug。至于投行,那必须要是名校毕业,各种社会活动,本科期间多个实习,或者家里有关系本来就不缺钱,甚至就我观察还要长得帅或者比较漂亮。至于cs,你只要卷出一个本科/硕士学位,和面试刷题这两关。职业生涯初期拿的更多。医生律师大后期会比较厉害,但是搞计算机也一样啊,走技术路线不说卷到60岁,卷到45+岁没问题的。主任工程师,资深科学家收入不比主任医师差。再者,工作多年后,收入很大一部分是投资性收入。这些个体差异更大,而不是行业差异。

最后说回土木,土木怎么就不好了呢?去非洲一年也好几十万呢。人除了为了事业(钱)而奋斗,更重要的难道不是为了理想吗?

有时候很多问题,正常的想没办法想明白,跨专业的思路一想就很受启发了。

现在的互联网为什么吃香?程序员为什么能拿到相较于其他职业更高的收入?这些知识是没有办法在任何一本计算机书上看到的。反而能在历史,马哲等书上看到。

现在的互联网行业的兴起,我认为是一场性质类似资本主义推翻封建主义的斗争。只不过斗争的角色换成了互联网资本和传统行业资本。而斗争的暴力,流血行为也变成了砸钱等非暴力的行为。

传统的售卖行为,被互联网的网购侵占。传统的人才市场招聘,被互联网的招聘平台侵占。传统的戏曲剧院,被互联网直播短视频侵占。这是在各方面夺取传统行业的利益空间。

那么为什么程序员能够拿到相对较高的收入?因为这场斗争还没结束。大家还在瓜分传统行业资本的利益。不仅如此,互联网资本内部也是不统一的,充满竞争和矛盾的。互联网资本为了更快速,更高效的掠夺利益,就必然会继续砸钱,投人进项目之中。互联网行业的人员也必然不会过得拮据。

这时候我们可以回答问题了,互联网行业什么时候会变成夕阳产业?要么传统行业的资本被瓜分完毕,要么互联网资本内部的矛盾得到缓解。新一阶层开始固化的时候,单一资本在本领域已经没有挑战者的时候,程序员能创造的边际收益也会逐层递减。那么就没有人想要雇佣高级程序员,计算机专业就会变成土木了。

至于那什么裁员,其实和互联网行业,程序员地位一点关系都没有。只是行业的阵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