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4 月 20 日 JAMA 发布研究「感染新冠后能获得强于疫苗接种的保护力」,如何从科学的角度理解?

4月20日,美国芝加哥大学研究人员在顶刊《美国医学会杂志》( JAMA)上发布的一项真实世界研究显示:先前有症状的新冠感染能提供与接种mRNA疫苗水平…

103 个回答

写在前面的话:这样的结果为未接种疫苗人群初次感染后的保护时间提供了新的见解,并可能对疫苗接种指南和公共卫生政策产生重要影响。

————正文分割线————


4月20日,美国芝加哥大学研究人员在《美国医学会杂志网络公开版》(JAMA Network Open)上发布的一项真实世界研究显示:

先前有症状的新冠感染能提供与接种mRNA疫苗水平相当的保护力,同时保护力的持续时间甚至长于mRNA疫苗接种。

这项研究包含了在美国6个州共1300个医疗机构内接受新冠检测的患者数据,对超过12万名参与者进行了最长接近8个月的随访,是规模最大的同类真实世界研究之一。

研究在2020年10月1日至2021年11月21日期间进行。

121615名未接种疫苗的试验参与者中,24043人在入组前感染过新冠,中位随访时间约为半年。结果显示:

整个研究期间,24043名原新冠感染者中有98人再次感染。而对照组的97572人中,则有2762人被新冠病毒感染。

通过分析模型对两组受试者的年龄、性别、种族等因素进行调整后,研究人员计算得出了一组确切的保护力数据:

先前感染新冠对防止二次感染的保护率为85%,而对二次感染的中、重症保护率则为88%。

这与此前mRNA疫苗所公布的相关保护力数据几乎相同,值得一提的是,研究人员发现自然感染获得的免疫保护力周期似乎更长。近8个月中保护水平始终维持稳定。

自然感染提供的免疫保护力随时间推移的情况


作为对比,此前大量研究提示全程新冠疫苗接种后6个月,不同技术路线的疫苗均出现保护力不同程度的下降。

研究人员称,这样的结果为未接种疫苗人群初次感染后的保护时间提供了新的见解,并可能对疫苗接种指南和公共卫生政策产生重要影响。

不可忽略的天然免疫

这不是第一个将新冠感染和接种疫苗后的保护力水平进行对比的研究。

此前,一系列实验室研究表明,针对不同类型的新冠突变株,接种疫苗者体内产生的中和抗体滴度要远高于未接种疫苗,但曾被新冠感染过的人。

根据这样的数据,结论似乎是接种疫苗提供的保护力要远高于自然感染。但真实世界的情况似乎并不是这样:

2021年3月,丹麦研究人员曾对该国约50万居民进行了一项观察性研究,在校正变量后计算得出,感染新冠能提供约80.5%的防再感染保护。

而同年8月在以色列进行的另一项回顾性研究则发现,与接种过一剂mRNA疫苗的人相比,同期感染新冠但未接种疫苗的患者,后续感染德尔塔毒株的风险要小13倍。

为何实验室数据会与真实世界情况相悖?德国华裔病毒学家、埃森大学医学院病毒研究所教授陆蒙吉告诉“医学界”,这样的真实世界结果在意料之中。

“基于试验条件和成本等一系列原因,目前全球大多数实验室开展的研究主要针对获得性免疫后产生的中和抗体滴度。”陆蒙吉说,“因此产生了一个认知上的误区,即‘中和抗体滴度’是评估‘新冠保护力’的金标准。”

“接种新冠疫苗可以在不同程度上激活体液和细胞免疫,此外人体还有天然免疫,即非特异性免疫,初次的新冠病毒感染能够激活这一系统,对防二次感染提供保护,但相关研究却较少。”

以色列学者也曾在上述2020年8月的研究中提到,相比于新冠疫苗激发的“抗刺突蛋白免疫”,天然免疫激活产生的“新冠蛋白免疫”反应更广泛。

陆蒙吉进一步解释,“通俗来说,就是疫苗是针对病毒的特定靶点,但效力随着新冠毒株的不断变异而逐渐降低。相比之下,天然免疫针对的新冠蛋白则更为‘广谱’,受毒株变异的影响相对较小。”

这可能也是海外不少国家在年初经历了一波疫情高峰,如今却逐渐趋向缓和与常态化的重要原因之一。陆蒙吉告诉“医学界”,有海外学者认为,在原先接种疫苗的基础上,奥密克戎感染相当于一次免疫加强。

但陆蒙吉同样提醒,不能将这一结论简单理解为:主动感染新冠病毒相当于加强免疫力。

“对于高危人群和未接种疫苗者来说,即便是毒性下降的奥密克戎变异株,感染仍具有很大的健康风险。这也是早期海外的‘群体免疫’策略备受诟病的原因,当时还没有有效的疫苗,那是一种不得已的做法。”

“而如今最重要的是要提高疫苗接种率,为人群提供基础免疫保护,将感染新冠后的健康风险降至最低。”陆蒙吉说,“在此基础上,未来我们才有可能通过和病毒反复接触,发挥自身的免疫力来克服新冠的长久威胁。”


【本文来源:『医学界』公众号】

参考文献:
[1]Comparing SARS-CoV-2 natural immunity to vaccine-induced immunity:reinfections versus breakthrough infections,medrxiv.org/content/10.
[2]Protective immunity after recovery from SARS-CoV-2 infection,Just a moment...
[3]Rates of COVID-19 Among Unvaccinated Adults With Prior COVID-19,Rates of COVID-19 Among Unvaccinated Adults With Prior COVID-19

因为感染新冠病毒损失很大(死亡率、后遗症率都不低),所以你需要免疫新冠病毒避免感染,而感染新冠病毒可以让你免疫新冠病毒,所以你需要感染新冠病毒。

简化——因为你需要避免感染新冠病毒,所以你需要感染新冠病毒。感染新冠病毒,是美国人的唯一出路。

我们发现,在奥密克戎变种出现之前,自然免疫提供的COVID-19感染保护程度跟mRNA疫苗接种相似。

得,病毒变异一下,这”感染新冠病毒来避免感染新冠病毒“的妙招又没用了,还得继续感染,反复感染。

毕竟病毒本体翻译下就是:全活性未减毒疫苗

理论上讲效果怎么也要比灭活疫苗和减毒疫苗好

首先,知道什么是真实世界研究么?我看来,优势是“真实”,对临床决策更加具有指导意义,但是其实说难听点就是摆烂。

我个人来讲对真实世界研究的可信度,基本看同类题目的队列以及rct研究的结论。我觉得真实世界研究的优势在于根据已有结论进行优化矫正。比如你rct的一个结论,由于限定了很多条件,所以虽然可信度高,但是它可实现转化的能力差,因为现实就是受政治宗教经济等等因素影响的,不是完全根据医学结论来讲的。

而说回这个文章,我不是质疑jama的含金量,我只是觉得有些解读十分的离谱。这个文章的价值不是支持什么狗屁开放摆烂之类的论调。而是提供了一个比较美好的未来猜想,关于新冠的变异到底是不是影响大到这种让人恐慌的程度的猜想。

真实世界研究的混杂因素过于多,一个模型的矫正只是让它显得比较有道理,但是这种结论的可靠性不高,只能提供一个参考。首先得了一次的人,他可能会采取更加保守的策略,而没得的人本身就比较不在乎,所以你很难讲这个保护率接近到底是你疫苗和感染之后真的差不多,还是别的因素综合导致的结果。

当然了,你硬说这个对公共卫生策略有指导意义,勉强也能说的通,毕竟不管原因如何,它结果上来讲,是的确有类似于疫苗的保护率的。这为摆烂政策提供了参考价值(专家都这么说了,你看你看你看)。

但是实际上我们都知道,摆烂的最大影响不是什么个体的得了之后会再得一遍,而是你得了之后,病毒同源重组变异,产生的公共卫生威胁。除非你能证明,这种摆烂导致的病毒变异速度以及危害程度是可以接受的,否则摆烂永远不可取。

算了,我摊牌了,我觉得这个文章很离谱,jama屁股也太歪了。不过黑暗地想想,jama跟美国政府有一万种关系,这种政治性导向的文章,也挺合理的。

在未接种疫苗的个体中,先前有症状的 COVID-19 感染所提供的保护水平是相当的与 mRNA 疫苗提供的保护水平相比,天然免疫提供比 mRNA 疫苗更长的保护窗口。[1]

该研究由普罗维登斯研究网络内的专家临床医生和科学家团队进行,检查了 2020 年 10 月 1 日至 11 月 1 日期间在普罗维登斯广泛的医疗保健系统的 1,300 个护理地点接受 SARS-COV-2 检测的 100,000 多名患者的数据, 2021. 研究人员观察到,在他们能够研究的范围内,先前的 COVID-19 感染对再感染的保护率为 85%,对住院的保护率为 88%,在初次感染后的再感染保护持续长达 9 个月。

普罗维登斯研究是同类研究中规模最大的研究之一,展示了将研究人员与大规模医疗保健数据联系起来的重要性,以及相互关联的卫生系统对了解特定公共卫生挑战的影响。该研究的独特之处不仅在于规模,而且在于其广泛的随访期,并且仅纳入了有症状的 COVID-19 未接种疫苗的个体。

“这些数据是帮助我们了解自然免疫的强度和寿命的关键,并使我们能够比较先前感染与 mRNA 疫苗的有效性,”普罗维登斯首席临床官、医学博士 Amy Compton-Phillips 说。“这些结果为未接种疫苗人群初次感染后的保护时间提供了新的见解,并可能对疫苗接种指南和公共卫生政策产生重要影响。”


方法

这项队列研究使用了 2020 年 10 月 1 日至 2021 年 11 月 21 日期间在美国西部 6 个州的普罗维登斯医疗保健系统的 1300 个护理地点接受 SARS-CoV-2 检测的患者的数据。未接种疫苗并出现症状的患者包括在测试时与 COVID-19 一致的。从最初的 SARS-CoV-2 核酸扩增测试 (NAAT) 后 90 天开始,对患者进行后续的 COVID-19 监测,由出现症状的 SARS-CoV-2 NAAT 结果阳性确定。

我们进行了 Cox 比例风险回归,以分析既往 COVID-19 患者(初始检测中 SARS-CoV-2 阳性 [病例])与 SARS-CoV-2 检测阴性患者的无 COVID-19 生存率他们的初始测试(对照),调整年龄、性别、种族和民族(基于医疗记录文件)。患者在研究期间的最后一次初级保健或住院就诊(临床医生使用电子病历和外部数据持续验证疫苗接种状态)或接受 COVID-19 疫苗、死亡或 SARS 检测呈阳性时接受审查。冠状病毒-2。我们将与先前 COVID-19 相关的保护水平计算为 1 减去病例与对照组中 COVID-19 的风险比 (HR)。我们通过计算保护水平的 50 天滚动平均值来衡量一段时间内的保护,并使用 1000 × bootstrap 抽样估计 95% CI。这项研究得到了普罗维登斯机构审查委员会的批准,该委员会放弃了知情同意的要求,因为该研究被认为风险最小。我们遵循(STROBE)报告指南并使用 R,版本 4.1.2(R Foundation for Statistical Computing)进行统计分析。

结果

我们确定了 24 043 例病例和 97 572 例对照;2762 名对照组 (2.8%) 与 98 名 (0.4%) 病例相比发生了 COVID-19()。该显示了病例和对照之间的无病生存率。在生存模型中,发生 COVID-19 病例的 HR 为 0.15(95% CI,0.13-0.18);COVID-19 住院率为 0.12(95% CI,0.08-0.18);对于不需要住院的 COVID-19,为 0.17(95% CI,0.13-0.21)。之前的 COVID-19 与 85% 的针对任何复发性 COVID-19 的保护、88% 的针对 COVID-19 的住院治疗和 83% 的针对不需要住院的 COVID-19 的保护相关。保护在研究期间保持稳定,从初始感染开始长达 9 个月没有减弱。

讨论

在随访时间超过 1000 万天的 121 615 名患者中,与既往未接种过 COVID-19 的未接种疫苗的个体相比,未接种过 COVID-19 的个体感染 COVID-19 的风险降低了 85%。先前调查 SARS-CoV-2 再感染保护的研究发现了类似的结果,与自然免疫相关的保护范围从 80.5% 到 100%。2 - 4这种保护水平与报道的 mRNA 疫苗相似。5先前患有 COVID-19 的患者对 COVID-19 住院的保护为 88%,对不需要住院的 COVID-19 的保护为 83%,这表明自然免疫与对轻度和重度疾病的类似保护有关。正如我们在研究中发现的那样,mRNA 疫苗与对严重 COVID-19 的类似长期保护有关,尽管疫苗相关对轻度 COVID-19 的保护已显示在 6 个月时减弱。

限制包括可能在外部医疗机构进行 COVID-19 检测或接种疫苗,但未检测到的感染应该在病例和对照之间取得平衡。从 COVID-19 中康复的患者的行为可能与没有免疫力的患者不同,这可能会导致混淆结果。优势包括样本量大、随访时间长以及仅纳入未接种疫苗且有症状的 COVID-19 个体。这项研究的结果可能对疫苗政策和公共卫生具有重要意义。

参考

  1. ^以前 COVID-19 未接种疫苗的成年人中 COVID-19 的发病率?https://jamanetwork.com/journals/jamanetworkopen/fullarticle/2791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