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如何看待太原理工书记郑强认为就业应「先站岗再择位、先择业再择薪」,「要当将军,必须先学会当士兵」?

据太原理工大学网站消息,日前,学校召开2022年就业创业工作会议,校党委书记郑强指出,要勉励大学生在择业的过程中要遵循学以致用、人岗适应的原则,就业不…

1,104 个回答

进厂打螺丝钉,大概率一辈子打螺丝钉。

起点很多时候决定着终点。

别人有关系在乡镇做公务员只是走个形式。

你如果没背景没关系在乡镇,那就做好一辈子准备在那。

现在企业求职还是看很求职者经历的,所以尽可能尽量把自己的履历弄的好看一些。

进了坑逼单位,也没有什么精力和时间学习的提升自己的,不要听专家忽悠什么从小做起。

当然,如果你家里也比较贫困的情况下,没有什么选择,那还是先想办法工作养活自己吧,穷人是没有多少选择的机会的,这也是最可悲的地方。

现在毒鸡汤太泛滥,把应届生搞的一愣一愣的。实际的职场苦尽甘来只是一厢情愿,实际是先苦只会更苦,比如你刚开始被分配在生产一线,那你面临的是天天倒班、没日没夜地加班,想学习根本没有环境的。

以机械专业为例,如果你第一份工作是结构工程师,那基本上就是天天做办公室,偶尔去生产一线了解一下情况。如果第一份工作是生产工艺,那每天的工作就是在车间。再以土木专业为例,如果第一份工作是在工地天天打灰,每天下班都累的不行,哪有精力去学新技能?

类似的鸡汤非常多,比如领导天天让你端茶倒水是从小事培养你,其实领导就是想让你倒水而已。年终绩效考核的时候领导会考虑你到了几杯水吗?

第一份工作是会严重影响你的生活状态和心态的,假如第一份工作天天把你搞得生无可恋,你还有心思想一想未来怎么样吗?很多应届生看待第一份工作的时候,根本不知道实际职场什么情况,根本没有办法把自己带入那个情景去思考。

鸡汤其实就类似数学建模,把细枝末节都隐去了,职场毒鸡汤就跟你买几本炒股的书,研究一下K线图,就觉得掌握炒股秘籍了,从入场直接快进到入土。

纯属为了完成就业指标哄人。

现代工业的模式是和此前相比已经有了本质的改变:大量知识被封装在工业软件和设备中,操作软件和设备的工程师并不需要理解它们,只需要学习一些通用的基本技术,然后按照说明书做些操作就能完成工作。

原本需要100个懂具体技术的工程师分别在100个一线生产单位进行技术指导;但现在只需要10个懂基础技术的工程师开发出一套自动化程度很高的设备把具体的技术封装在里面,而那100个一线生产单位只需要找几个能照着说明书操作设备的技术工人就可以了。

这时候“士兵”和“军官”之间的通路是切断的,不是说和几十年前一样从基础的手艺练起,可以一步步爬到高级工程师甚至总工的时代了。

极端点讲,现代工业发展只需要两类人,大专生(一线技工)和硕博士(研发人员)。如果到不了硕博士的要求,那么就只能去做一些大专生的活,拿大专生的工资。而一旦开始做后一种没什么技术含量的工作,你猜你是会越老越吃香还是被技术迭代边缘化?

所以为什么很多看起来背景很好的学生就业困难?因为目前工业发展需要的是少量高端人才,而不是大量水平靠得住但不出彩的红利工程师。

工业发展模式如此,这些被夹在中间,培养出来的学生水准高度不够突出,但还比技术工人好上不少的学校,实际上是最尴尬的。

几个给应届生的建议:

1,别听郑强老师的,他的KPI是应届就业率,说白了,你找了工作不管多烂,找到了,他的KPI就好看了,所以他跟你不是利益一体的,他的所有意见是为了他的屁股所代表的立场,而不是你的利益。

2,有些职业赛道的天花板很低,你去了这个赛道“当士兵”,就一辈子是“士兵”。

3,要审慎的对自己能找到的工作进行仔细认真的调研,如果赛道成长性很好,且契合,可以忍受底薪,前提是能学到东西、积累人脉,长远看可以构建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4,越是就业难越不能急,要冷静,不要为了“就业”而“就业”,而是为了人生规划而就业。

5,经济形势不妙的时候,是自我提升的一个契机。

6,视野多往大城市看。

以上。

很多大学连就业培训都是不合格的,还出来指责年轻人好高骛远。

好高骛远的人就是你们制造出来的。

张雪峰讲了一段这样的故事,他说这么多女同学,你将来工作做业务的时候,总有那些油腻的中年男性要跟你吃饭,你不得不吃。他没有说完,他没说吃饭时要你喝酒,你不得不喝,为了业绩,为了kpi要你出卖尊严的时候,你犹豫了。我也不往下说。

他说男同学,你做业务的,你他喵必须把这杯酒喝了,不喝我不跟你签单。你明明喝不下去了,喝了你就得吐。你把酒喝了,吐了,单签了。他没说的是你把酒喝了,第二天尿血了,把肾快喝出问题来了,你还得喝。中国有很多肾病医院,我舅舅以前是尿毒症病人,因为他我认识了一些病人,做业务的,创业的,他们四十多,五十多的时候肾坏了,孩子还在读书。有一个大叔五十来岁,他就是常年劳累做业务把身体搞坏的,两个孩子,他得病的第二年老婆跑了。

一个这样的病人靠卖西瓜撑着把大女儿送进大学,第二个孩子高考的第二天下午,也就是几年前的明天,他在西瓜摊边脑溢血死了。他儿子高考选择报了医学院,我舅舅的病友们凑钱给他交的学费,后来的事情我也不知道了,因为我舅舅过世了。

我知道张雪峰是为了卖课,我也知道郑强教授是最德高望重的爱国教授,我在搓米问答骂得人可多了,从陈平到张维为,到白岩松。但我没骂过上两个人,我知道他们都有自己的目的和kpi,但这两个人也是真的愿意去表达自己真实目的的人,前者就是我要你读书,后者就是我要你爱国,虽然都有自己的利益在里头。

但是郑教授,孩子咱不能这么教,中国的普通家庭的孩子是真的吃了大苦出来的。如果是高考恢复那一年,你跟大家这么说没错,但现在的你不能这么教大家。因为现在的大学给年轻人跨越阶级的通道明显已经接近关闭了。而大跃进式的学历提升和阶级差异及政策不平衡导致社会的公平度不够已经造成了许多的问题,玩命无所谓,关键是玩了命没有回报呀!

让这么多人考研的不是张雪峰,而是糟糕的就业机会和经济,是逐渐关闭的上升通道,是不那么公平的社会现状。这些事情,不是一句口号就能解决的了的,也不该只有这些孩子来承担!

别的不说,过于高昂的房价总不是人张雪峰造成的吧?那我再问你郑教授,给你在这个时代费劲心力考上了大学,你真的愿意去工厂?为什么不愿意去?是因为大家都知道,工厂就一眼做到头了!

郑教授,您有没有去化工厂看过,我去过,先不谈化学制品对人身体的伤害哈,我以前读研的时候陪导师去化工厂做调研那天我们所在厂房对面的厂房爆炸了,把我们厂房的玻璃震个稀碎,还好没出人命。后来的项目我导师,他老人家再也没跟我们一起下过化工厂,项目结题前别说厂房了再没踏进过那家国企大门一步。

他说要我们自己历练一下,学会独立思考的能力,掌握好现场数据,把握好实践的机会。

嗯,我确实就是那时候完善了独立思考的能力的。

但我不是搞课题研究搞出来的,我师兄弟们在厂房里记录数据和测量尺寸的时候,我就在问车间主任,哈工大毕业的,五十来岁的老实巴交的工程师,他说在工厂车间里干,前途渺茫。怎么渺茫呢?厂里的干部位置都是给那些会跟着LD路线走的人准备的,要靠近LD的,坐办公室的搞行政的最靠近LD,厂房离得太远了,拍MP这种活他也学不会,他就是个搞技术的,实在拍不出口。所以干了三十多年了,还是个车间主任。

张雪峰可能说到这里说完了,但我要说的还没这么简单,我那时候考虑到一个什么问题?

LD也会有孩子,这个老车间主任之所以能看到有人拍着MP往上爬,那是因为那个百废待兴的年代还没觉醒血脉之力。当血脉之力觉醒的时候,一切都是徒劳。后来我坚决不进厂,也不干沾传统行业的边。为什么呀?进工厂无所谓,伤身体也无所谓,拍LD马屁我在跟导师打交道那三年也练的炉火纯青了,给导师唱生日歌我最大声,那又怎么样?上升渠道呢?

都玩过军棋吧?司令有儿子,军长有儿子,师长有儿子,团长有儿子,旅长也有儿子,营长,连长,士兵的儿子怎么办?士兵的儿子当司令,司令的儿子当士兵?站岗放哨没问题,没有逻辑也没问题,但关键问题是逻辑很完善,系统的渠道已接近终极版,你还要人把脑袋别在腰上,这就很有问题。

吃的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天道酬勤,不怕路长,只怕志短。

老骥伏枥,志在千里。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

少壮不努力,老大徒伤悲。

这些是咱们从小学过的,你现在上了直升机,把机门焊死,然后抛一根绳锁让大家抓,大家跟着飞机跑,是会力竭而亡的,不如临渊羡鱼,退而结网。找点别的出路,郑教授,我非常敬佩您的为人,但鸡血莫打,人性莫怪,留的青山在,才可细水长长流!后会无期!

一言难尽聊填报志愿,考研,考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