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为什么《笑傲江湖》中,岳不群和林平之一开始都是好人,后来就变坏了?他们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变坏的?

51 个回答

先说林平之。

林平之开局,是标准的富二代式的“傻白甜”,在一众镖师的吹捧下,产生自己武功很好的错觉。这也不怪他,他爹林震南也是一样,觉得自己武功在江湖上是拿的出手的,后来看到真正的高手后,才顿觉差之甚远。

《神雕侠侣》讽刺性的结尾,几个三脚猫功夫的江湖小角色在华山论剑。镖局生意巅峰时,林震南大抵是产生类似的幻觉。

林家的教育不错,林平之人很正,不知江湖险恶。初见岳灵珊,就是拔刀相助,然后有了灭门惨案。前期他还一直怪自己多管闲事,才导致了家破人亡。

殊不知,他即使没有误杀余人彦,也避免不了这出惨剧的。谁叫他家是“傻子怀揣着珠宝走在大街上”呢,有野心贪欲的人自然会一拥而上。

林平之是误入江湖的。在他的故事里,最让我感动的是,他在逃难过程之中,饿得难受,想摘果子吃,但因不告而取谓之偷,克制住了。这是人性的闪光之处,也是林平之的骄傲。

那时的林平之虽困顿,但也是闪耀着光芒的、似乎开着主角挂的男主。根据以往的套路,他应该要遇上世外高人,学武复仇,迎娶白富美了。

世外高人是遇到了。是塞北的木高峰。可他并怀好意,跟其他人一样,觊觎着《辟邪剑谱》。更让人意难平的是,他彻底摧毁了林平之的自尊与骄傲。

有个标志性的情节,他迫使林平之叫他爷爷。这对林平之来说,是奇耻大辱。林平之心中黑化的种子,逐渐长出了苗来了。

金庸没有让林平之像游坦之一样,虐到不黑化都对不起自己,而是让他中场休息一下,然后……当然是接着虐。

林平之被岳不群救走,回到华山。金庸没有直接写林平之在华山的日子,因为我们的视野是跟随着令狐冲的。令狐冲在思过崖待了一年,岳灵珊教林平之剑法。

这也是岳不群城府深的地方——与其说是教,不如说是陪——他制造这对青年男女单独相处的空间。

林平之很刻苦,复仇之心急切,但日子多少还是舒心的——教岳灵珊唱山歌,是少年少女的打情骂俏了。

这段中场休息时间太短了,此后金庸就接着虐,简直是不把林平之当人了。令狐冲开挂得到孤独九剑,于破庙中击败嵩山派、剑宗等好手。一年之间,剑法突飞猛进,且来路可疑,林平之没开上帝视角,肯定会怀疑令狐冲是不是私藏了《辟邪剑法》。

几乎华山上下都在怀疑。令狐冲又很听话,不透露风清扬的任何消息,误会就越来越深了。

当然,即使是令狐冲透露风清扬的消息,林平之未必会相信,因为他已不是早期的“傻白甜”了。

再后来,岳不群盗取《辟邪剑谱》。林平之发现真相,知道华山派的虚伪,并不是行侠仗义,而是套路呀。

所以,林平之不可能跟岳灵珊同房的,因为他在心底已认定岳家人都是骗子。他想起自己教岳灵珊唱山歌就会恶心到想吐,想到岳不群就恨不得寝其皮食其肉。

他恨令狐冲的理由,底色的妒忌——凭什么他能开挂,我只能切鸡鸡?

林平之是坏人吗?并不呀,纵观《笑傲江湖》,林平之杀人不多,他的目标一直很明确就是仇家。后期他之所以让人感到害怕,或当作是坏人,原因是他的疯狂。而疯狂本身,就是让人厌恶的状态。

再说岳不群。

岳不群是坏,这种坏是骨子里的,突破人性的坏。

《笑傲江湖》是有隐喻色彩的小说,以江湖写权斗。因此,岳不群更多是政治人物,而不是江湖人物。他的行为也是政治行为。

华山派危机是政治危机,岳不群为保存华山派处心积虑、隐忍自强,这些都是值得肯定的。华山派因剑、气内斗而元气大伤,导致大派变成小派。

剑、气为何不联手呢?联手的前提要解决一个问题,到底谁说了算,到底坚持谁的路?道路决定一切。

所以,剑、气两派是不可能联手的。剑宗掌权之下,气宗是邪魔外道。

五岳并派是更大规模的剑、气内斗。日月神教是魔教,是威胁正派的存在。五岳要并派——可对抗魔教的远不止是五岳剑派呀,至少还有少林、武当两大门派。

因此,并派的理由一开始就不成立,左冷禅只是借机壮大权势罢了。如果对抗魔教的并派理由成立,为何左冷禅不敢跟少林、武当提呢?很简单,打不过,提了也白提。

正派行事并不比邪教好多少,刘正风一家尽遭屠戮。曲非烟这位看似开女主挂的妹子,也被费彬一剑刺死。

从剑、气内斗中成长起来的岳不群,当然知道江湖权斗的残酷。

他让人感到害怕的地方是什么呢?是利用一切可利用的人,女儿、徒弟等至亲之人也不放过。更确切地说,连自己鸡鸡都能切的人,他还有什么不敢舍弃的呢?

前期岳灵珊卖酒暗中侦查,他就不担心女儿身份暴露,被人杀死?中期他诬陷令狐冲,这位大徒弟可是他一手带大的,跟儿子无异。中后期自宫,便是走火入魔了。

岳不群也没杀多少人,但就是让人感到害怕,也是因为他的疯狂。

权欲令他疯狂,丧失了理性——谁会想待在岳不群身边呢?


链接中是我写的盐选专栏,感兴趣的可以点开看看哦~

10多年前,有一次某个电视台的一个内部会议。说武侠的这个事情。我当时凑巧在座。我说过一句话是武侠世界的隐形规则是武力是合法的权利。也就是说,田伯光是个十恶不赦的淫贼。但要制裁他得有相应的武力。如果升级到欧阳克,那即使是号称嫉恶如仇,生平杀人有数的洪七公对他也只能是稍作惩戒。岳不群和林平之的问题都在这。他们都有自己重要的问题,但是都没有解决问题的武力,作者又不给他们开挂,那剩下的只有黑化一途。令狐冲要不是作者给他开挂。他也不会成为时代的主角,也是一样的,灰飞烟灭。

因为笑傲江湖的正面主角令狐冲,任盈盈,非绝对反派角色令狐冲的亲亲兄弟向问天,亲亲老丈人任我行的道德水准都不咋地

反派岳不群林平之如果不所谓的“变坏”,还怎么做反派?



一.杀人抢劫,快乐分赃

没有马骑就杀老百姓直接抢,没有吃的就吃抢老百姓得来的马——向问天和令狐冲

典型令狐粉骗人

看一下啊,令狐冲粉丝都是怎么不知廉耻,满口谎言的

本人总结的令狐冲粉丝骗人语录及原文打脸反驳如下

(打假系列)

令狐冲助纣为虐,漠视人命,跟着分赃抢劫老百姓得来的物资,粉丝日常在那装瞎,闭口不提。

抬头一望太阳,辨明方向,斜刺里横越麦田,径向东北角上奔去。奔出十余里后,又来到大路,忽有三匹快马从身旁掠过,向问天骂道:“你奶奶的!”提气疾冲,追到马匹身后,纵身跃在半空,飞脚将马上乘客踢落,跟着便落上马背。他将令狐冲横放在马鞍桥上,铁链横挥,将另外两匹马上的乘客也都击了下来。那二人筋折骨断,眼见不活了。三人都是寻常百姓,看装束不是武林中人,适逢其会,遇上这个煞星,无端送了性命。乘者落地,两匹马仍继续奔驰。向问天铁链挥出,卷住了缰绳,这铁链在他手中挥洒自如,倒似是一条极长的手臂一般。令狐冲见他滥杀无辜,不禁暗暗叹息。向问天抢得三马,精神大振,仰天哈哈大笑,说道:“小兄弟,那些兔崽子追咱们不上了。”令狐冲淡淡一笑,道:“今日追不上,明日又追上了。”向问天骂道:“他奶奶的,追他个屁!我将他们一个个杀得干干净净。”
向问天轮流乘坐三马,在大路上奔驰一阵,转入了一条山道,渐行渐高,到后来马匹已不能行。向问天道:“你饿不饿?”令狐冲点头道:“嗯,你有干粮么?”向问天道:“没干粮,喝马血!”跳下马来,右手五指在马颈中一抓,登时穿了一洞,血如泉涌。向问天凑口过去,骨嘟骨嘟的喝了几口马血,道:“你喝!”
令狐冲见到这等情景,甚是骇异。向问天道:“不喝马血,怎有力气再战?”令狐冲道:“还要再打?”向问天道:“你怕了吗?”令狐冲豪气登生,哈哈一笑,道:“你说我怕不怕?”就口马颈,只觉马血冲向喉头,当即咽了下去。马血初入口时血腥刺鼻,但喝得几口,也已不觉如何难闻,令狐冲连喝了十几大口,直至腹中饱胀,这才离嘴。

再看岳不群和林平之对待老百姓

岳不群的华山派常年清苦,岳不群也没仗着武功高搜刮民财,吃人参都是从关外大老远采摘的野人参

林平之逃亡在外,也没有用武功欺辱普通人,甚至不偷百姓的东西

回头看令狐“大侠”的亲亲结拜兄弟向问天

看上老百姓的马直接杀老百姓

三人都是寻常百姓,看装束不是武林中人,适逢其会,遇上这个煞星,无端送了性命。

抢劫老百姓

向问天抢得三马,精神大振

没有吃的,就直接吃杀老百姓抢老百姓得来的马

向问天道:“没干粮,喝马血!”跳下马来,右手五指在马颈中一抓,登时穿了一洞,血如泉涌。向问天凑口过去,骨嘟骨嘟的喝了几口马血,道:“你喝!”

再看令狐“大侠”

高高兴兴跟着分赃

令狐冲豪气登生,哈哈一笑,道:“你说我怕不怕?”就口马颈,只觉马血冲向喉头,当即咽了下去

向问天和令狐冲都是什么玩意儿?

岳不群和林平之要是不“变坏”,到底谁是反派啊?

主角和主角兄弟又是草菅人命又是抢劫分赃。。。

反派难道能特么在那不杀,不偷,不抢,老老实实?

就现在这样,岳不群杀徒弟谋夺辟邪剑谱,还不过是和主角兄弟向问天一样的道德水准呢

向问天什么风评?

豪迈洒脱,真是一条好汉子

令狐冲笑道:“打架倒也不必,向兄既执意如此,小弟自当从命。”寻思:“我连田伯光这等采花大盗也结交为友,多交一个向问天又有何妨?这人豪迈洒脱,真是一条好汉子,我本来就喜欢这等人物。”俯身下拜,说道:“向兄在上,受小弟一礼。”向问天大喜,说道:“天下与向某义结金兰的,就只兄弟你一人,你可要记好了。”令狐冲笑道:“小弟受宠若惊之至。”

所以岳不群也就干了豪迈洒脱的好汉子干的事儿而已


二.大声呼喝,连杀八人

谁敢大声跟老夫说话,老夫就直接宰了谁,这不是死有余辜——向问天和任我行

令狐冲忍不住探头出去,只见大殿中两条黑影飞舞,一人是向问天,另一人身材高大,却是任我行。这两人出掌无声,每一出掌,殿下便有一人倒下,顷刻之间,殿中便倒下了八人,其中五人俯伏且动,三人仰面向天,都是双目圆睁,神情可怖,脸上肌肉一动不动,显然均已被任、向二人一掌击毙。(略)
方证怕他二人多作无谓的争执,便道:“两位师太到底是何人所害,咱们向令狐公子查询,必可水落石出。但三位来到少林寺中,一出手便害了我正教门下八名弟子,却不知又是何故?”任我行道:“老夫在江湖上独来独往,从无一人敢对老夫无礼。这八人对老夫大声呼喝,叫老夫从藏身之处出来,岂不是死有余辜?”方证道:“阿弥陀佛,原来只不过他八人呼喝了几下,任先生就下此毒手,那岂不是太过了吗?”

令狐冲,听见别人名字就生气,直接骂人打人

陆大有笑道:“我想起侯人英、洪人雄两个家伙给大师哥踢得连跌七八个筋斗,还不知踢他们的人是谁,更不知好端端的为甚么挨打。原来大师哥只是听到他们的名字就生气,一面喝酒,一面大声叫道:‘狗熊野猪,青城四兽’这侯洪二人自然大怒上前动手,却给大师哥从酒楼上直踢了下来哈哈。

有人说青城派害了林平之全家,令狐冲打骂他们是在为民除害

然而令狐冲打青城四秀的时候,青城派还没有去害林家,令狐冲就是在无理取闹

事情发展顺序:

令狐冲无理取闹打骂青城四秀→岳不群派劳德诺去青城派道歉→劳德诺发现青城派练辟邪剑法回华山告诉岳不群→岳不群派劳德诺去福州察看动静→岳灵珊也跟去在福州遇到林平之→青城派把林家灭门

任我行和令狐冲都是什么人品?

无理取闹的巨婴吗?

别人对他大声呼喝就直接杀人

听见别人名字就生气直接打骂人



三.好不要脸,孙子王八蛋

双标的要死,贬低别人时各种理直气壮,结果自己也那么干,自己完全不讲武德还要别人讲武德——令狐冲任我行和向问天

又一个典型各种转移话题的令狐粉

拜托,是令狐冲,任我行,向问天自己说的多打一就是好不要脸,孙子王八蛋

是他们骂的,跟这儿怪谁呢?


①令狐冲:多打一好不要脸

令狐冲眼见众人如此狠打,向问天势难脱险,叫道:“好不要脸!

任我行:倚多为胜,不要脸之至

任我行道:“因此你们要倚多为胜。”左冷禅道:“不错,正是要倚多为胜。”任我行道:“不要脸之至。”左冷禅道:“无故杀人,才不要脸。”

③向问天:孙子王八蛋才倚多为胜

左冷禅怒道:“两个打一个吗?”斜身避让。岂知向问天虽作飞腿之状,这一腿竟没踢出,只是右脚抬了起来,微微一动,乃是一招虚招。他见左冷禅上当,哈哈一笑,道:“孙子王八蛋才倚多为胜。

多打一不要脸你倒是别这样做啊

看看群殴东方不败的那几个不要脸的孙子王八蛋

斗到酣处,猛听得上官云大叫一声,单刀落地,一个筋斗翻了出去,双手按住右目,这只眼睛已被东方不败刺瞎。【令狐冲】见【任我行】和【向问天】二人攻势凌厉,东方不败已缓不出手来向自己攻击,当下展动长剑,尽往他身上各处要害刺去。

说岳不群是伪君子,说一套做一套

结果令狐冲任我行向问天不是嘴上说着多打一辣鸡,自己也这么干?

还是说他们仨本来就是辣鸡?

所以这样说是并不是双标+虚伪+搞笑?



再看任盈盈在群殴东方不败战里面又是怎么做的?

对杨莲亭刺右肩,刺大腿,剁手指

盈盈暗想:“我若加入混战,只有阻手阻脚,帮不了忙,那可如何是好?看来东方不败以一敌三,还能取胜。”一瞥眼间,只见杨莲亭已坐在床上,凝神观斗,满脸关切之情。盈盈心念一动,慢慢移步走向床边,突然左手短剑一起,嗤的一声,刺在杨莲亭右肩。杨莲亭猝不及防,大叫一声。盈盈跟着又是一剑,斩在他的大腿之上。
杨莲亭这时已知她用意,是要自己呼叫出声,分散东方不败的心神,强忍疼痛,竟再也不哼一声。盈盈怒道:“你叫不叫?我把你手指一根根的斩了下来。”长剑一颤,斩落了他右手的一根手指。不料杨莲亭十分硬气,虽然伤口剧痛,却没发出半点声息。但杨莲亭的第一声呼叫已传入东方不败耳中。他斜眼见到盈盈站在床边,正在挥剑折磨杨莲亭,骂道:“死丫头!”

岳不群对付左冷禅那两下子和任盈盈的残暴一对比简直不过如此

岳不群刺瞎了左冷禅双眼,令狐冲认为岳不群不够正大光明

岳不群身形之飘忽迅捷,比之东方不败虽然颇有不如,但料到单打独斗,左冷禅非输不可,果然过不多时,他双目便被针刺瞎。
令狐冲见师父得胜,心下并不喜悦,反而突然感到说不出的害怕。岳不群性子温和,待他向来亲切,他自小对师父挚爱实胜于敬畏。后来师父将他逐出门墙,他也深知自己行事乖张任性,实是罪有应得,只盼能得师父师娘宽恕,从未生过半分怨怼之意。但这时见到师父大袖飘飘的站在封禅台边,神态儒雅潇洒,不知如何,心中竟然生起了强烈的憎恨。或许由于岳不群所使的武功,令他想到了东方不败的怪模怪样,也或许他觉得师父胜得殊不正大光明,他呆了片刻,伤口一阵剧痛,便即颓然坐倒。

令狐先生和他老婆,他豪迈洒脱的兄弟,英雄豪杰的老丈人一块群殴东方不败的时候咋不说这话?

任盈盈对杨莲亭刺右肩刺大腿剁手指头,令狐冲向问天任我行好几个人群殴东方不败,闭口不提多low?

岳不群对付左冷禅单打独斗,刺瞎左冷禅双眼就是不够正大光明,又是害怕又是憎恨的?



四.三尸脑神丹,英雄豪杰

任我行逼着江南四友等人吃下三尸脑神丹做他的狗,黄钟公被逼自尽,秃笔翁和丹青子吃了三尸脑神丹。

令狐冲和任我行向问天一块喝酒,令狐冲非常感激利用他的向问天,并且认为手段毒辣的任我行是个大英雄大豪杰。

任我行目光向黄钟公等三人瞧去,显是问他们服是不服。秃笔翁一言不发,走过去取过一粒丹药服下。丹青生口中喃喃自语,不知在说些甚么,终于也过去取了一粒丹药吃了。黄钟公脸色惨然,从怀中取出一本册子,正是那《广陵散》琴谱,走到令狐冲身前,说道:“尊驾武功固高,智谋又富,设此巧计将这任我行救了出去,嘿嘿,在下佩服得紧。这本琴谱害得我四兄弟身败名裂,原物奉还。”说着举手一掷,将琴谱投入了令狐冲怀中。
令狐冲一怔之际,只见他转过身来,走向墙边,心下不禁颇为歉仄,寻思:“相救这位任教主,全是向大哥的计谋,事先我可半点不知。但黄钟公他们心中恨我,也是情理之常,我可无法分辩了。”
说到这里,轻哼一声,身子慢慢软垂下去。秃笔翁和丹青生齐叫:“大哥!”抢过去将他扶起,只见他心口插了一柄匕首,双目圆睁,却已气绝。秃笔翁和丹青生连叫:“大哥,大哥!”哭了出来。
王诚喝道:“这老儿不遵教主令旨,畏罪自尽,须当罪加一等。你们两个家伙又吵些甚么?”丹青生满脸怒容,转过身来,便欲向王诚扑将过去,和他拚命。王诚道:“怎样?你想造反么?”丹青生想起已然服了三尸脑神丹,此后不得稍有违抗任我行的意旨,一股怒气登时消了,只是低头拭泪。任我行道:“把尸首和这废人都撵了出去,取酒菜来,今日我和向兄弟、令狐兄弟要共谋一醉。”秃笔翁道:“是!”抱了黄钟公的尸身出去。
三人又一起干杯大笑。令狐冲心想:“向大哥去救任教主,固然是利用了我,却也确是存了救我性命之心。那日离谷之时,他便说带我去求人医治。何况我若不是在这件事上出了大力,那‘吸星大法’何等神妙,任教主又怎肯轻易便即传给我这毫不相干的外人?”不禁对向问天好生感激喝得十几杯酒后,令狐冲觉得这位任教主谈吐豪迈,识见非凡,确是一位平生罕见的大英雄、大豪杰,不由得大是心折,先前见他对付秦伟邦和黄钟公、黑白子,手段未免过份毒辣,但听他谈论了一会后,颇信英雄处事,有不能以常理测度者,心中本来所存的不平之意逐渐淡去。

任我行什么人?

用毒药控制别人给自己当狗,手段毒辣心地恶毒

令狐冲对他什么评价?

大英雄,大豪杰,英雄行为不能妄自揣测

曾经,令狐冲站在道德制高点上贬低华山派的人忘记了梁发的死

众弟子听得师父答应去福建游玩,无不兴高采烈。林平之和岳灵珊相视而笑,都是心花怒放。
这中间只令狐冲一人黯然神伤,寻思:“师父、师娘甚么地方都不去,偏偏先要去洛阳会见林师弟的外祖父,再万里迢迢的去福建作客,不言而喻,自是要将小师妹许配给他了。到洛阳是去见他家长辈,说定亲事;到了福建,多半便在他林家完婚。我是个没爹没娘、无亲无戚的孤儿,怎能和他分局遍天下的福威镖局相比?林师弟去洛阳叩见外公、外婆,我跟了去却又算甚么?”眼见众师弟、师妹个个笑逐颜开,将梁发惨死一事丢到了九霄云外,更是不愉,寻思:“今晚投宿之后,我不如黑夜里一个人悄悄走了。难道我竟能随着大家,吃林师弟的饭,使林师弟的钱?再强颜欢笑,恭贺他和小师妹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虽然华山派弟子们已经为梁发哭了一场,还挖坑埋了梁发

众弟子回思昨晚死里逃生的情景,当真恍如隔世。高根明、施戴子等看到梁发身首异处的惨状,都潸然落泪,几名女弟子更放声大哭。
众弟子有的生火做饭,有的就地掘坑,将梁发的尸首掩埋了。用过早饭后,各人从行李中取出干衣,换了身上湿衣。大家眼望岳不群,听他示下,均想:“是不是还要到嵩山去跟左盟主评理?封不平既然败于大师哥剑底,再也没脸来争这华山派掌门人之位了。”

令狐冲没有为梁发做任何事,提一嘴梁发实际上不开心的是在吃林平之的飞醋

眼见众师弟、师妹个个笑逐颜开,将梁发惨死一事丢到了九霄云外,更是不愉,寻思:“今晚投宿之后,我不如黑夜里一个人悄悄走了。难道我竟能随着大家,吃林师弟的饭,使林师弟的钱?再强颜欢笑,恭贺他和小师妹举案齐眉,白头偕老?”

但令狐冲至少是有点道德意识,知道梁发惨死了大家把他忘了不好

到了面对任我行的时候,任我行这种恶魔一样的人物却被他看成大英雄大豪杰

华山派弟子千古奇冤


为梁发又哭又挖坟的华山派弟子劫后余生苦中作乐被令狐冲贬低把梁发给忘了

用三尸脑神丹控制别人给他当狗心狠手辣的任我行被令狐冲评价为大英雄大豪杰



总结一下:

令狐冲一方的人(正面主角+非绝对反派人物)实绩:

1.向问天为了抢劫杀了三个无辜百姓

2.向问天和任我行因为对方大声呼喝杀了八个正道弟子

3.令狐冲完全漠视人命跟着分赃抢劫得来的物资

4.任盈盈心狠手辣不择手段残忍折磨敌人杨莲亭

5.令狐冲无理取闹听见别人名字就生气打人骂人

6.任我行心狠手辣用三尸脑神丹毒药控制人给他当狗

7.令狐冲,任我行,向问天嘴上贬低多打一结果自己群殴东方不败

(并未统计全,暂列这些)

丝毫不讲武德,史诗级双标,无理取闹打骂人,抢劫分赃,

肆意残忍折磨人,用毒药控制人,为一己私欲杀人,觉得不爽就杀人

【五毒俱全】


请问岳不群和林平之如果不“变坏”的话,还怎么在笑傲江湖这本小说里做反派?

岳不群一开始设定就是伪君子,以下是详细解读:

搓米问答有一个问题,

也可以参考下。

林平之是从跪木高峰开始突破自己底线,上了华山后黑化的。

林平之一家被余沧海灭门这是他被坑第一次,让他领会到什么才是真正的江湖;

林平之想拜木高峰为师,这是被坑第二次,这时候木高峰也指出了岳不群动机不纯;

被坑了两次,再蠢的人也得长点心了。

林平之说,谁知道岳灵珊是不是受了父母之命故意接近自己?

说明他在华山上一开始就怀疑岳灵珊了,

岳不群派岳灵珊接近他自然是为了辟邪剑谱。

他自己需要华山高深剑法,自然搞定岳灵珊是最优选择。

于是两个人一块儿把令狐冲卖了。

令狐冲可是冒死救过他父母的,他还说要报答。

嗯,挖你墙角来报答。

忘恩负义,就是这时候开始正式黑化了。

林平之在华山内心解读详细版:

岳不群一开始就是坏人的设定,他就是一个伪君子而已,所以不存在刚开始是好人后面变坏的。岳不群是一个极度利己主义者,他可以为了练辟邪剑法,直接自宫,可见此人有多么的狠毒,他连自己都能下的去手,何况是其他人?从他的角度来说,他只不过是想变强而已,但是却依然是个伪君子。

林平之刚始确实是个好人,他有非常悲惨的经历。他小时候家里面就被灭门了,他也从一个富人家的子弟变成了难民,没有办法,为了生存,他只能去学武,他也想报仇。结果他刚入门就被各种欺负,师兄们都看不上他。他的资质也是平平,更比不上那令狐冲。但是岳灵珊对他却非常的好,这让他感受到了温暖。他本来想要努力学武功,然后去复仇,但是奈何资质太低,没有那么强大的功底,况且他也不知道仇人到底是谁,他也很盲目的在寻找仇人。但是有一天他突然知道了真相,他大发雷霆,他没有想到岳不群和岳灵珊都在骗他。他也终于知道了谁是仇人,所以他慢慢黑化了,但是他绝对不是坏人。并不是说跟主角的对立面就是坏人。他也只不过是为了复仇,也为了他自己的利益,他并没有惹到令狐冲,但是令狐冲却要阻止他得到辟邪剑谱。这让他跟令狐冲很不满,所以才会跟令狐冲作对。如果说前期是嫉妒令狐冲,后期是反感令狐冲。他讨厌令狐冲这样正义凛然的表现,他也只不过是想复仇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