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子为躲捉奸坠亡,家属索赔百万被驳,如何从法律角度解读此事件?

因为配偶出轨而捉奸 导致的闹剧有不少, 但夏明却为自己的出轨 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已婚的夏明与李艳在酒店开房,不料被李艳的丈夫带人“捉奸”,为了躲避夏…

228 个回答

法院判决的逻辑是,捉奸不是导致男子坠楼身亡的直接原因。男子面对捉奸,选择爬出6楼窗户,才是坠楼的直接原因。

退一步讲,即使男子选择待在房间,捉奸者破门而入,男子也不一定会挨打;即使捉奸者因为气愤把男子揍了,男子也只是挨揍,不至于死亡。

也就是说,男子可以选择待在房间,也可以选择爬出6楼窗户,男子意识到留在房间可能会被捉奸在床并且被打,爬出窗户可能会坠楼身亡,还是毅然决然地决定搏一搏,才导致了坠楼身亡这样一个结果。

所以,男子坠楼身亡与捉奸行为之间不具有侵权责任法上的因果关系,捉奸者无需对男子死亡承担责任。

法律不是谁死谁有理。借着本案,说一下怎么合法有效安全的捉奸!

本案是侵权之诉。即夏某家属认为,酒店、李某、刘某及其3位同行好友均存在过错,因此需承担民事侵权责任。

《民法典》第1165条规定,行为人过错行为侵害他人民事权益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也就是说,如果各被告人主观上具有过错,且与夏某的死亡事实之间,确实存在因果关系,那么法院就会根据各方的过错程度来划分责任,并依法酌情判定各方具体需要赔偿多少夏某家属的经济损失。

但是,如果各方都没有过错或有一方没有过错,那么就不需要承担责任。

死者家属的理由很简单,认为:

首先,李某与夏某有先行约定行为,后应当履行提醒、照顾、注意义务。即家属认为,由于夏某是受李某邀请,才到酒店开房的,因此夏某爬出窗外时,李某应当予以阻止,否则就是未尽到义务,故应当承担责任。

其次,刘某及其3位同行好友,堵在房间内并对夏某进行恐吓威胁,导致夏某迫于无奈爬出酒店的窗户并造成其坠楼身亡的后果,故4人均存在过错行为,且其过错行为与夏某死亡结果之间存在因果关系。

最后,《民法典》第1198条规定,宾馆、酒店等经营场所的经营者,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

据此家属认为,夏某入住到酒店后,酒店作为经营者应对住户的安全提供保障义务。可酒店一方却末尽到义务,导致酒店住户以外人员随意进入酒店,并造成了夏某坠楼身亡的后果,因此酒店一方亦要承担责任。


但是,法院经审理认为:

其一,现有证据证明,酒店窗户设计的高度等符合《民用建筑设计统一标准》,且酒店已经在窗户上标识有“禁止爬窗”的警示牌。

意思就是说,酒店一方已经尽到提醒注意等相应义务,但夏某却仍然为之的。

其二,警方调查取证后,认定夏某爬上窗户前和爬上窗户后,李某均有叫其“太危险了、不要上去、要不你下来吧!”

也就是说,李某已尽到提醒注意等相应义务。

其三,经警方证实,夏某在刘某及其3位好友进入房间前,就已经爬出窗户坠楼身亡的。也就是说,由于现有证据证明刘某等人的行为,与夏某的坠楼没有直接因果关系,因此其4人均无需承担责任。

其四,夏某作为成年人,其是自身身体健康第一责任人,其在明知爬上6楼窗户存在坠亡危险的情况下,仍然不顾酒店警示牌与李某的提醒,强行为之,即其系自甘风险的行为。

综上,一审法院依法驳回夏某家属的全部诉求。一审败诉后,家属不服,还想再试一下,于是上诉。但二审法院亦支持一审观点,故作出维持原判的决定。

个人认为,成年人,既然有偷情有夫之妇的胆子,就也要有被原配找上门的心理准备。通俗点,自己爬窗,自主行为,自担分险,这是赖捉奸和酒店都不行!

不过这种捉奸方式,闹出人命也确实给自己惹一身麻烦。

怎样才能合法捉奸取证?

根据司法解释规定,以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或违反法律禁止性规定的方法取得的证据,不能作为定案依据。

捉奸的侵权一般分为名誉权侵权或隐私权侵权两种。

首先看名誉权侵权,如果当事人只是将视频或照片用于举证,在法庭上播放,则属于合法,不属于侵犯名誉权。再看隐私权侵权。只要一天没离婚,在家中捉奸与闯进小三的家或在宾馆等私密空间拍摄有本质区别,“想捉奸可以在自己家装摄像头”。

还有哪些情形可以捉奸呢?

一是根据公众场所无隐私的原则,“打野战”视频是典型的合法证据;二是“车震”视频或照片。

那么,对他人在酒店、办公室、厕所等封闭空间中偷情进行偷拍,属于侵犯隐私吗?虽然不是,但是,要形成完整的证据链条,需要花更多功夫而已。

那如何搜集出轨证据呢?

1 可以在房门口外拍摄连续视频,如果视频能反映配偶与异性进入房间后第二天早上才出来,就能证明其出轨。

2 配偶与他人在公共场合有拥抱、拖手、接吻等亲密动作,相关视频和照片可作为出轨证据。

3 配偶以自己名义与异性租房并付房租、水电费,相关缴纳情况可作为证据。

4 邻居作证。

5 配偶与同一异性频繁而有规律的手机通话记录,尤其是在深夜时分的记录,可作为证据。

6 酒店开房记录,酒店大堂、电梯、走廊处的监控录像,可作为证据。

希望以上,大家用不到。

第一,他自陷风险。

第二,他有辩识风险的能力。

第三,商家已经标注了风险提示。

第四,捉奸队没有进行可能直接致其坠亡的行为。

其死亡与其自陷风险(跑到空调外挂机上去)存在因果关系,其死亡不应由商家和捉奸队负责。

以上是法律角度,以下是感受,

为法官点赞,否则按闹分配按死赔偿,还要法律来干嘛。

常在河边走,哪能不湿鞋。刚刚和当事人碰完头,也是在家里直接把老公和另外一个女的捉奸在床,抓个现行。我当事人很文明,很礼貌,照片也很劲爆。

所以看到这个话题,还是要说一句,男人一定要管住自己的下半身,女人也要对自己的家庭负责,不然,悲剧很容易发生。

镜中人水中月,这些看似美好的东西,其实都是很飘渺的。出轨被抓,被打一顿,被骂一次,何必呢。这次这个男人为了躲避,连自己的命都丢了,又值得吗?

而这个案子中法院的判决没有问题,因为这里面无论是被告的哪一方,应该说都已经尽到了合理的注意义务。至于男子爬床窗躲 避这个情况,不能归责于任何被告方,因为不存在任何强制的行为存在。而且这个男子明知而为之的行为,应该承担对自己不利的后果。

不过我感觉家属方可能会继续申请再审的,毕竟他们的想法估计还是认为被告方们存在一定的责任。

题述案件的判决处理相当正确,家属败诉的原因也很明显:

“捉奸男子”与“案涉酒店”均不存在任何【过错】。

用一句有关过错责任理论的法学名言[1]概括就是:

使人负责任者,非为损害,而系过错,就如使蜡烛发光者,非为火,而系氧气一般。

这话说的多好:不是谁受损害谁占理,要人家负责的前提是人有过错。

反观题述案件:

1.“捉奸男子”仅实施了敲门行为,在其进入房间前“坠楼男子”就已破窗而出,故“捉奸男子”不存在任何过错;
2.“坠楼男子”与已婚妇女开房约会是不道德、不正当的行为,被发现后要承担受到社会谴责的风险,这种风险在其开房时已存在,并不是“捉奸男子”敲门所造成的;
3.“坠楼男子”作为完全行为能力人,在当时情况下,可以选择开门挨骂(或挨打)、可以选择用手机报警,也可以选择向酒店投诉,但其最终却选择破窗而出,属自甘犯险,其不慎坠楼与“捉奸行为”不存在法律上的因果关系。
4.案涉酒店的安全保障义务,以“可预见”为边界。案涉窗台的高度符合国家强制性标准,“坠楼男子”破坏窗户限位装置,强行爬出窗外、自甘风险的行为,不具有可预见性。

基于以上:“捉奸男子”及案涉酒店均无需承担赔偿责任。


题述案件能如此判决,主要是因为“捉奸男子”及案涉酒店都太过“完美”,法院挑不出过错,也就无法定责。

实践中确有不少类案,“捉奸方”“酒店”都被判赔了部分责任:

1.酒店窗台高度不足,被判令担责5%。

案号:湖南省永州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湘11民终1113号

基本案情:(与本案高度相似,个别不同细节如下):

(1)案涉房间位于酒店12层;
(2)捉奸男子及随行好友实施了“踢门”的行为;
(3)案涉窗台高度为0.58m;
(4)案涉窗户内外无护栏,有限位装置但用力时可以打开26cm×96cm。

法院观点:(该案法院同样认为捉奸男子无过错、不担责,但认为酒店未尽到安全保障义务)

根据《民用建筑设计通则》(GB50352-2005)2.0.1民用建设是供人们居住和进行公共活动的建筑的总称。6.10.3窗的设置:……2当采用外开窗时应加强牢固窗扇的措施;……4临空的窗台低于0.8m时,应采取防护措施,防护高度由楼地面起计算,不应低于0.8m;……注1住宅窗台低于0.9m时,应采取防护措施;2低窗台、凸窗等下部有能上人站立的宽窗台面时,贴窗护栏或固定窗的防护高度应从窗台面起计算。从公安部门作出的《坠楼事件调查报告》载明,窗台高度为0.58m,窗内外无护栏,保护措施为窗户本身的限位装置,但该限位装置在用力时,可以打开26cm×96cm。由此可见,酒店的设置具有安全隐患,应承担相应的责任。
被告某酒店的窗台高度设置不符合规定,且没有合理的安全防范措施,存在安全隐患,应承担相应责任,根据证据综合考虑,被告某酒店承担5%赔偿责任,即为40,502.85元。

2.“捉奸男子”身份有瑕疵,被判承担部分责任。

案号:福建省厦门市中级人民法院(2019)闽02民终6193号

基本案情:(与本案大致相似,不同细节如下):

(1)事发于出租屋内,而非酒店;
(2)“捉奸男子”与“被捉男女”这三人,各自均另有家室……
(3)“被捉女子”同样是被告之一。

一审法院未判“捉奸男子”与“被捉女子”担责,认为其均无过错。

二审法院认同“无过错”的观点,但同时认为:

本案中,阳某的不慎坠楼应属于意外事件,虽然高某、上官某在事件的发生过程中没有明显的过错行为,但鉴于阳某的死亡后果给其近亲属带来经济损失,可判定高某、上官某给予适当的补偿。关于补偿标准,本院参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丧葬费的赔偿标准计算,按受诉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的六个月总额计算,即厦门2018年度职工月平均工资7097元×6个月,合计42582元。

并在判决书最后,特地解释了一下,为何本案没有完全按照过错责任判赔,而适用了公平原则:

本院注意到,本案涉案的三个当事人,均各自已婚,但高某与上官某,阳某与上官某均存在不正当的性关系,虽然这种关系属于道德的范畴,但却给本案意外事件的发生埋下了伏笔。
因此,尽管高某与上官某对阳某意外死亡没有法律上的过错行为,但事件的发生给阳某妻子,尤其孩子带来了无法弥补的损失,也给高某与上官某带来种种不便和一定的经济损失。
本案的终审判决也是基于公平理念,在当事人之间分担部分损失的意旨。

当然,有些类似案件的结果及走向却和题述大不相同:

如,在黑龙江省大庆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2020)黑06民终1187号案中:

妻子回家发现躲在窗外缓台的“小三”,遂也进入缓台,在言语辱骂、抡包击打的过程中,妻子失去平衡,不慎坠亡。

法院最终判令丈夫及小三连带承担40%的赔偿责任。[2]

另如,在广东省东莞市第一人民法院审理的(2017)粤1971刑初2374号案中:

妻子敲门捉奸时,丈夫提议“小三”顺被单爬楼而下,过程中“小三”不慎坠亡。[3]

法院最终认定:丈夫犯过失致人死亡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三个月。


最后,用河北省海兴县人民法院(2020)冀0924刑初80号判决书所援引的一句古语结束本答:

古人训语“奸情自古出人命”。[4]

以上。

参考

  1. ^出自德国法学家耶林
  2. ^二审法院认为:关于刘x、王x的行为在本案事件中是否存在过错行为,以及过错行为是否与杨x死亡之间存在因果关系的问题。根据大庆市公安局龙凤分局对刘x、王x的询问笔录能够证实,刘x与王x约会在其家中并反锁家门,事发当时(2019年9月11日晚6时40分许)杨x回家,刘x已从其家门镜看见开门者为杨x,在王x想躲入次卧室藏匿时,刘x未让王x进入次卧室,在刘x用小钥匙卸下客厅纱窗后并授意下王x从窗户钻出去藏匿,王x按刘x授意下进入室外3楼和4楼之间的缓台处藏匿。此时,杨x敲其家门未开,并在使用自家门钥匙开门仍未果的前提下,走至单元走廊楼梯窗户处已发现缓台处藏匿的王x,其让王x出来未果后即进入缓台处,在缓台处与王x发生语言冲突,并骂王x“臭不要脸”,抡背包打向王x,杨x坠楼身亡等基本事实。上述事实在刘x、王x的两份询问笔录之间相互得到印证。基于本案的上述事实能够证实案发当时杨x已发现刘x与王x的私会行为,杨x为维护婚姻家庭正常关系应采取相应适当的行为符合正常人心理状态的,也是符合法律规定的。本案中,刘x与王x主观意识为避免私会行为被杨x发现,刘x授意和帮助王x躲避在危险区域缓台处藏匿,但其授意和帮助行为导致杨x进入该危险区域缓台处行使维护婚姻家庭关系的正当权益,致使杨x坠楼身亡,故刘x与王x的共同行为在本案事件中存在过错,且与杨x坠楼身亡具有因果关系。综上,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的相关规定,认定刘x与王x共同承担本案死亡赔偿金40%的连带责任并无不当。
  3. ^公诉机关指控:被告人王X与被害人胡某存在婚外情关系半年之久,并一起住在东莞市高埗镇低涌村熊屋村6xx号出租屋。2017年2月11日22时许,被告人王x与被害人胡某在出租屋吃饭,王x的妻子邓某敲门欲捉奸,情急之下,王x提议用床单绑住窗口防盗网,让胡某顺着床单爬下四楼离开。后胡某绑好床单,王x在一旁一手抓住床单,一手抓住胡某的手,协助胡某向四楼阳台滑落,在顺着床单爬下楼时,胡某不慎坠到一楼地面受伤(经鉴定,胡某所受损伤为重伤二级),后胡某经治疗后于2017年8月19日死亡。公安机关于2017年2月13日将王x拘传到案。
  4. ^该案判决结果:本案被告人的犯罪起因是妻子出轨被抓现行、犯罪动机是处于极度气愤、犯罪情节为一般情节、犯罪对象特定、犯罪后果较轻、认罪认罚的态度较好、对社会的危害程度并不严重。以上足以认定被告人的主观恶性较小,被害人张某的过错程度极其严重。本院为追求公平正义的社会主义法治价值取向,本着惩罚和教育相结合的原则,判决如下:被告人郭X犯故意杀人罪,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